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极品豪婿萧京

极品豪婿萧京

发表时间:2020-02-14 16:30:22 来源:匹克小说

《萧京周曦芷》极品豪婿萧京主角萧京周曦芷小说完结章阅读,讲述了:给萧京定了性质之后,犹豫了下,又怕萧京跑去投诉,于是眼睛一转,便走向旁边的同事小刘。同事小刘是个刚来的小姑娘,青春活力,卖东西非常卖力的介绍,此时正在卖力的给一对情侣介绍戒指。老吴原本以为这对情侣没有什么购买意愿才推小刘出来接待,但在小刘介绍之后,显然已经意动。但这时候她也不好意思把小刘踢开,可此时另外一边萧京已经招手示意人过去了,那就是一个极好的借口了。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极品豪婿萧京小说

周曦芷心里已经认为萧京是问那位今夕老总同学借钱才买得起,不然怎么解释的了萧京会有三十多万?

周曦芷心里百感交集,看来还是自己先前说的话太绝了,不然萧京又怎么会为了急于表现自己跑去借钱买这么贵的项链?但同时心里又有点讨厌萧京这样为了讨好自己去借钱。

“喜欢就好。”萧京笑了笑。“钱的话你放心,都是我的私房钱,而且今夕也预支了我的工资。”

“私房钱?工资?”周曦芷更觉得荒谬,萧京的每个月生活费是多少她是一清二楚的,萧京负责烧菜做饭,每个月也就两千块钱包含买菜钱,就算不吃不喝三年,也存不了三十万,那剩下的总不能全是他预支的工资吧?他的工资能有多少?这得预支多少个月的钱才补的了剩下的钱?

何况每个天做的饭菜,周曦芷都是有份吃,那价格都是实实在在的,萧京就算剩下也不可能有多少钱,全靠工资预支这三十多万吗?

“反正不是偷不是借,我对今夕有突出贡献,所以奖励了我一笔奖金,我趁机预支了而已,都是小钱,胸针造型独特,做工精致,我觉得很符合你的气质,所以忍不住就买下来了,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既然你都要求我改变,你不应该用以前的眼光来看我。”

萧京一边开车,一边轻声说道。

这话让周曦芷身子一颤,萧京这时候给她的感觉像是前晚他说着要改变的那样,有着一种截然不同的陌生的感觉。

“难道......他一直都隐藏着本性?”周曦芷心神震荡,一瞬间错愕起来,心里开始百般思绪。

可是一个人隐忍三年,为了什么?三年里本性丝毫不泄露半分,任由他人嘲笑怒骂,这份心性真的是一个年轻人有的吗?

周曦芷忽然纠结起来。

“哦对了,还有几天就到了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萧京随意的说道。

萧京的话把周曦芷拉回到了现实,她有些迷茫的看着萧京,不知道萧京想说什么。

结婚纪念日?

这个对周曦芷来说非常陌生的词,三年来根本没有和萧京过过任何一个节日,这个结婚周年纪念日如果不是萧京提起,自己根本不会记得,他想做什么?

“十月七日,是我们的周年纪念日。”像是知道周曦芷已经忘了,萧京特地提了一下日子。“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十月七日?那不是三天后吗?

周曦芷愣了下,下意识问道:“你想做什么?”

“惊喜当然不会现在说。”萧京转过头对周曦芷眨了眨眼睛。

周曦芷沉默。

她不太习惯这样和萧京说话,更不太习惯萧京忽然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她能真的感觉到萧京正在变化。

“这礼物......太贵重了。”犹豫了下,周曦芷看着手上精美的胸针,正想开口拒绝。

“贵重的意义是分人的,对我来说不值一提。你喜欢收下就好,不要有任何负担。如果不喜欢,也可以丢掉。但是你不能拒绝我送你礼物,怎么说都是夫妻,夫妻间送点小礼品合情合理,我也没有任何逾越的要求,你不需要担心太多。”

仍然是不紧不慢的语速,萧京柔声的开导着周曦芷。他知道周曦芷骤然间很难接受他的变化,所以他需要给她一个理由去慢慢接受,礼品的事情萧京确实是随意买,随意送,心意真,但如果周曦芷确确实实不肯接受,他也不会太介意。

“丢掉?”周曦芷忽然觉得很无语,三十几万的东西居然说丢掉,简直了。

“我暂时收下,之后我会帮你去退掉。三十多万呢,这钱乱花也不能这样。”周曦芷说道,像是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她将手上的胸针装好,也感觉这胸针不再那么烫手了,内心小小的虚荣一动,她又把盒子打开,细细观赏起来,嘴角露着开心的微笑。

萧京余光观察到她这点,笑了笑,也不说话。

车子很快来到了今夕大厦。

此时已经是傍晚,到了下班时间,今夕大厦里许多人正下班往外走。

周曦芷看到心里有些担心:“要不明天吧,现在人家都下班了......”

萧京笑道:“没关系的,都只是些外围员工,核心员工可没那么早下班,现在也算是刚起步,你见过哪家公司刚起步这么早下班的?”

“这倒是......”周曦芷想了想,还是整理了下资料,准备下车,结果发现萧京还是稳稳的坐在驾驶位。

“你不去?”周曦芷问道。

“我去干什么?我已经下班了。”萧京耸耸肩道。

“你......”周曦芷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这家伙劝自己来试试的,结果这家伙居然不陪着自己上去?“好歹是你老同学,你不帮忙引荐一下?”

“放心上去吧,我还有事。你直接上去找陈栩就行,陈栩是今夕的总经理。”萧京说道。

周曦芷撇撇嘴,好不容易对这家伙有点改观,没想到又这样,算了,自己去就自己去,本来就没奢望这家伙。

提着文件,周曦芷深吸了口气,便朝着今夕走去。

看到周曦芷走进今夕大厦之后,萧京松了口气,随即眼神一变,整个人气质顿时生变,变得冷冽起来,他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他当然是想和周曦芷一起上去,这是一个难得的改变周曦芷对自己看法的机会,自己帮助周曦芷搞定那五千万款子,周曦芷不管如何都不可能再对自己像以前那样了,毕竟在她眼里千难万难的事情,结果到他这里却轻而易举,尽管在周曦芷视角里,不是他出的钱,但这个事怎么也和他有关,多少得承他的情。

她努力三年,却到头来不如一个三年来的废物,这个怎么也能让她对自己重新审视。

但可惜,萧京看不到周曦芷那精彩的表情了,因为他有了更重要的事情。

萧京径直来到了车子不远处的一个紧闭的铺面门口,在铺面门口的角落坐着一个乞丐。乞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身子瘦骨嶙峋,正靠着墙眯着眼,像是在睡觉。

萧京来到他面前,蹲下。

在二人的中间地上,摆着一副残局。

萧京神情严肃的看着棋局,好一会儿才出手执红棋走了一步。

乞丐眼都没睁一下,脚像是睡麻了伸缩了下,恰好碰到棋子。

萧京看着那棋子被推到的位置,神情更是精光一闪,随后起身离开。

回到车前,萧京靠着车,深吸了口气。

乞丐并不是普通的乞丐,而是千木道的情报网络中的一员。而棋局也不是普通的残局,而是一道信息。

信息上讲百木道已有人出山来到了夏市,要来找他。

这是个不好的消息,因为小白才说过云门也出动了人要来抓他,这百木道也来人,岂不是被两个门派夹击?

最后变动的信息则是,萧京像寻求千木道的帮助,想找门主帮忙,结果回复却是门主仍然失踪。

门主是萧京的师父。

在萧京下山入赘周家前就已经失踪,那时候萧京还不放在心上,下山后更是没空和千木道联络,本想着师父会不久后就自己回来了,毕竟以前也不是没有先例,自己这个师父总会一声不吭的离门出走,然后又一声不吭的回来。

可这次看来,师父却好几年都没有回过山门,甚至音信都没有传回来过,这就让萧京不得不神情凝重了。

“师父难道会遭遇不测?”萧京脸色沉重,想到了最坏的可能性。

 

但更疑惑:“以师父的能力,不应该啊,即便是云门门主出动,也未必能抓住师父,可师父为什么迟迟不回山门?”

  • 天猪 | 连载

    入赘三年,受尽屈辱。忍辱负重,终一飞冲天,昔日受过的辱与骂,百倍奉还。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