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9330小说

9330小说

锦儿 著 主角:傅明月白少华 来源:笔尚

完结 免费 短篇 虐心

白少华傅明月是主角民国一九三七年小说在哪看?小编带来锦儿的民国小说9330小说傅明月白少华在线阅读:明月爱白少华的代价是失去自我、失去至亲、失去骨血、最后失去一条手臂。当他扣下扳机的那一刻,她笑着说:“真好,我终于不欠白家了。白少华,从此你我互不相欠,恩断义绝!”...

5万字 更新:2019/03/31

在线阅读

白少华傅明月是主角民国一九三七年小说在哪看?小编带来锦儿的民国小说9330小说傅明月白少华在线阅读:明月爱白少华的代价是失去自我、失去至亲、失去骨血、最后失去一条手臂。当他扣下扳机的那一刻,她笑着说:“真好,我终于不欠白家了。白少华,从此你我互不相欠,恩断义绝!”

免费阅读

次日。

傅明月在酸痛中醒来,身边的位置早已冰凉空无一人。

肩甲处的白色纱布已经被血红渗透,床单上全是血迹斑驳,触目惊心。

前来伺候的丫鬟小青见此,吓得脸都青了。

傅明月只是淡然一笑,道:“无事,别害怕,少爷人呢?”

小青立即愤愤不平道:“少爷一大早就出去了,出门前还去了老爷的房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老爷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少爷也没回头。”

傅明月想到老爷子身体状况,顾不得身体的酸痛,让小青替自己梳洗。

换上玄色的高领旗袍,就连披肩也选的玄色,确定不会露馅才去看老爷子。

白老爷子不傻,昨晚南苑的动静那么大,又怎会不知道白少华对她做的事?

看到她瘦得只有巴掌大的脸,白老爷子心中难免亏欠。

“明月,是白家欠了你,若是我去了,你就别管白少华那臭小子了,趁着年轻,自寻出路去吧!”

傅明月心头一震,摇头苦笑:“您一定会好好的,长命百岁!我是您的孙媳妇,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哪都不去,老爷不许胡说。”

白老爷子看着她认真又坚定的样子,眼头一酸。

“我老了,这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哪天我不在了,没人可以替你作镇,那臭小子就不拿你当回事,到时候苦的,还是你自己啊!”

傅明月却全然不在意,淡然道:“我不苦,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傅明月不但是白家少夫人,还是胆识过人扛过枪支的女强人,谁敢不拿我当回事?”

白老爷听得欣慰又心酸,只恨自己的孙子不懂慧眼识人,这么好的姑娘不珍惜。

将来,有得他后悔的。

眨眼,半月有余。

自那晚后,白少华就人间蒸发了般,寻遍整个京城都不见踪迹。

直到这日下午,小青急匆匆地跑进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少……少……少爷回来了!”

傅明月有一瞬的失神,随后一颗心抑制不住地颤抖,激动地往屋外跑去。

他总算是回来了!

小青反应过来时,傅明月已经冲出了屋子,她暗道不好,赶紧慌忙追出去:“夫人,夫人……”

傅明月的心早就飞到白少华身上了,跑得极快,小青愣是没追上。

她拨开下人们看过去,一声“少华”还未出口,便感觉全身血液都被凝固了,怔在原地无法动弹。

白少华亲昵地挽着一个女人,而让傅明月惊恐的是,那女人像极了冰儿。

看到傅明月,白少华牵着女人的手,一步步朝她走来,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薄唇轻启:“她叫如芳,以后她就是西苑的主人。”

傅明月有些颤抖,问:“什么意思?”

白少华笑意扩大:“意思就是,我要娶她为……平妻!”

“平妻”二字在傅明月大脑中炸开。

片刻,她才反应过来,愠怒截然而起:“白少华,我还没死,何来平妻之说!!”

白少华却不以为然:“你是不是忘了一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已经当了白家少夫人三年有余,膝下无子,我不休妻都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有什么资格说不!?”

傅明月来的时候有多激动,此刻就有多失望,甚至绝望!

女人却在这时候娇滴滴地开口:“少华,姐姐似乎不太喜欢我,我也自知自己身份卑微,不敢奢求进白家的门,可……”

说着,女人把手放到肚子上轻抚,语气更是卑微娇软:“可孩子是无辜的,若是不能认祖归宗,要跟着小芳回到万花楼里,日后出世为奴为娼,那我还不如现在就死了好。”

白少华牵起女人的柔荑,像个心肝宝贝似的,放在胸口处,轻声哄道:“别担心,我已经替你赎身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白少华的女人!”

傅明月瞪大眼睛不可置信,这女人竟然是青楼女子!

他竟要她与这女人共侍一夫!!

这是对一个正妻而言,最大的羞辱!

也是对她人格的羞辱!

傅明月气得胸膛都要炸裂,怒吼道:“我不会同意的,我决不允许她踏入白家大门!”

说着,她红着眼直接喊人:“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打出去!”

白少华咬牙道:“谁敢!!”

两人僵持不下,下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傅明月多年的隐忍在这一刻爆发,再吼:“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白家!”

白少华顿时从腰间掏出手枪,对着天说:“今天谁敢动她一根毫毛,我白少华让那个人横在地上!”

傅明月笑了,他竟然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如此羞辱于她!

如若今天她吞了这口气,那她傅明月将会在整个京城再无立足之地!

不管是自尊心,还是与生俱来的骄傲,都不允许她低头。

“好,很好!你们不敢动手是吧?”

傅明月环顾一圈,见所有的佣人都退避三分,目光胆怯,冷笑道:“我亲自动手!”

语罢,她转身就去拿了花匠用的扁担,一步步朝女人走去。

女人开始慌了,没想到傅明月真的这么烈,她赶紧躲到白少华身后:“少华,救我!”

白少华手里的枪立即对准了傅明月,所有人大气不敢喘。

傅明月目光无惧,丝毫不畏惧,脚步不作停顿。

白少华突然有些慌了,出声制止道:“傅明月,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开枪!”

她脸色不改,置若未闻,一步一步朝他们走近。

白少华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怒吼:“该死的,我让你站住!”

傅明月依旧手握扁担,缓步前行。

白少华的手紧了紧,心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却依旧给枪上了膛,做最后的抗争:“傅明月,你当真不怕死吗?”

所有人的心都在提着嗓子眼,傅明月却面容无惧,任由着白少华的枪口抵住她的胸口。

她兀自勾起嘴角,声音决绝:“白少华,除非今天我死在这,不然,这个女人休想进白家的门!”

语罢,她一手举起扁担,还没打下去,白少华就扣下了扳机。

“嘭——!”子弹打入血肉的声音。

傅明月垂眸,子弹直接打到她的旧患上,枪口依旧冒着白烟。

这个男人用同一只手,开枪打了她两次,都打在同一个部位上!

剧痛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状况,傅明月抬眸问他:“白少华,你当真如此恨我?”

“对,我恨你!我恨不得你立即去死!”

听到回答,傅明月就连肩甲的痛都感觉不到了。

她兀自勾起嘴角,惨笑出声:“呵,呵呵……呵呵呵……”

傅明月一边笑,一边掉眼泪的样子,看得人莫名心慌。

白少华只觉心口一窒,莫名地难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