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总裁→ 婚外妖娆总裁缠爱小甜妻

婚外妖娆总裁缠爱小甜妻

江心月影 著 主角:莫弯弯莫子谦

完结 免费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丈夫家外有家,结婚四年的我,方知一切的幸福都是假象。危急时刻,丈夫用身体护住情人和孩子,而我却因为冲动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两年后,一无所有的我迈出监狱的大门,从此开始我复仇的步伐……...

26万字 更新:2019/02/22

在线阅读

丈夫家外有家,结婚四年的我,方知一切的幸福都是假象。危急时刻,丈夫用身体护住情人和孩子,而我却因为冲动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两年后,一无所有的我迈出监狱的大门,从此开始我复仇的步伐……

免费阅读

“我想再去见见他。”既然被蓝珂撞见,我便不再隐瞒。

蓝珂很是恼火,“那少爷真的值得吗?你在拿自己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命搏!”

我轻轻叹气,低了声道:“我没有办法,我不能看着他就这么死了。”

蓝柯气的在楼梯下暴走,但终是拗不过我,“好,我在陪你这最后一次,如若他还是那个样子,你以后便再也不许见他,乖乖跟我回国,听到没有?”

蓝珂对我下了最后通牒,我虽不想就此离去,也还是点点头,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此行能有所收获。

在蓝珂的陪同下,我们再一次来到关押五少的地方,他还是老样子,神情带着一种叫做颓废的味道,只是头发长了,胡子长了,衬衫褶了,脏了,以前那个意气风发,帅气夺人的大少爷,现在已毫无形象可言。但即便如此,他微抬的眼睛,淡淡睐过来的目光,仍是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迷人。

我在她这种迷人中,带着颓废和探寻的目光注视下,缓缓走过来,在铁窗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他又开始点烟了,吸了一口,才平静的问我:“又来做什么?还想继续听我给你描述我对那女人做的事?”

我深深呼吸,左手也无声无息的附在小腹上,“我来只是想听你说一句真话,用不了半个月,你的案子就要进入庭审,罪名成立,你将面对的就是死刑,我可以没有丈夫,可我腹中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所以,我来是为我腹中的胎儿做最后的争取,看能不能,将他的父亲从死神手里拉回来。”

我淡淡的垂眸,视线所落处是铁窗下面的窗台,自始至终没有看少爷的眼睛。

我为他,为我腹中的孩子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我以为,他听到我怀了他骨肉的消息,会是惊喜的、意外的,但唯独没有想到……

铁窗内,那人半响都没有声音,香烟夹在他修长手指间,可他似乎忘了呼吸,安静的看着我。

许久,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你在开玩笑吗?你本不是易孕体质,又在安全期的体外,如果这样也能怀孕,那么是不是满大街跑的都是我的孩子啊?”

我惊愣愣的瞅着他,他说出这番话时,平静的像是在说,今天早上吃了什么。淡淡的,眉眼都带着几分讽刺,像是在注视着一个怀了别人的孩子,却要让他当接盘手的女人。

一种根本说不出来的痛,被最亲近的人伤到的那种痛,瞬间击中了我的心脏,像要将我生生撕裂开来,我在他这种漠然又讽刺的注视下,身上开始冒出一层层的汗,我的身体开始发抖,强烈又无法言诉的心痛,以及屈辱的感觉,让我再无法呆下去。

我起了身,默默的向外走,然而还没有走出他的视线,没有走出那道门,眼前便突然一黑,在我倒下去的那一刻,一双结实而有力的手臂及时的扶住了我,我听到蓝珂的怒吼,“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你这混账!”

之后的事情我便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已然在医院里,蓝珂守在床边,还有不知何时赶到的陈辉,蓝珂目光担忧,静静地凝视着我,而陈辉就坐在沙发上,表情凝重。

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腹部,蓝珂温声道:“孩子没事,不用担心。”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然而,想到那个无情无义的少爷,我的眼里和心里又都是一片空茫。

蓝珂凝视着我,目光温柔:“等你身体好一些便跟我回去,这是你答应我的,不能反悔。”

我沉默,离去吗?终是舍不得。

陈辉:“回去吧,佳郁让我无论如何,绑也要把你绑回去。老五不值得你这样,即便他真的是冤枉的,他也不应该说那些没良心的话。不要管他,是死是活,都看他自己的造化,死了也是他咎由自取。”

我还是沉默,比起在五少面前的时候,心里竟然还要平静得多,就像那少爷那些伤人的话,都已随风远去,或者是几个世纪前说的,都已伤害不到我。

蓝珂拧紧眉心,“你竟然还不死心?你是要把自己的尊严扔在他脚底下,被他狠狠践踏,你才开心吗?”

我感觉到了,来自于一个哥哥的深深震怒,我茫然的望着这张帅气的却无比愤怒的容颜,我点点头,“我跟你回去。”

应该是死了心了吧,现在的我心头无比平静,竟然没有什么可以在我心头掀起一丝波澜。

蓝珂紧绷的面容缓缓松懈下来,“我马上就订机票。”

他拿出手机开始一系列的操作。

两天后,我和蓝珂已经踏上了飞往中国的航班。陈辉没有一同回来,五少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弟弟,他要在那边继续关注后续发展,等待庭审或者给少爷收尸。

回到军区的那处寓所,佳郁很快带着小公主过来看我,强强也被他带了回来。

佳郁没有当着强强的面骂五少,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他,她只是无比心疼的抱着小公主坐在我床边。

小公主已经开始叨叨话了,红樱桃珠似的小嘴里不时的蹦出“妈爸”,这样的字眼儿。偶尔还蹦出个“姨”字,每到这时,我便含笑摸摸小公主,那小白馒头一般肉乎乎,鸡蛋清一样柔嫩的小手。

小公主黑亮的眼睛看着我,嘴里继续往外蹦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称呼。

夜里,我静对着漫长的夜,心思好像全部被放空,但却仍然会想起那少爷,只不过我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妈妈!”强强将我卧房门推开一道缝,小小的身子站在门口处,似乎想进来。

“强强?”我坐起身形,朝着被我扔下将近十天的小人儿招招手,小人儿便进来了,抱着自己的小枕头爬上床,钻进我的被子里,小手勾住我的脖子,小脑袋朝我肩头蹭过来,“妈妈,强强睡不着。”

“妈妈也睡不着。”我抱了抱小人儿,将他抱在怀里,母子两人,在这冬日孤冷的夜相拥。

“妈妈,干爸真的杀人了吗?”强强在我怀里发出郁郁的声音。

我轻抚着他,很有些硬朗的发丝,低低开口:“或许吧,妈妈也不知道。”潜意识里,我竟还是希望少爷所说的一切都是假话。

强强在我怀里渐渐睡去,我也在困意渐渐来袭时慢慢睡着了,然而,我被梦里那黑洞洞的枪口,以及砰的一声枪响惊醒了。

我陡然睁大眼睛,一时间,不知是在梦境,还是真实的看到了那枪口,听到了那枪声,我只骇然的望着这沉沉的黑夜,瞪着惊骇的眼睛,嘴里沉沉的往外呼着气,被子里,身子底下,已经被冷汗打湿了,之后我再也没睡着。

天亮后,我送强强去幼儿园,路上遇到两个家长,带着自家小朋友,那两个小孩子都跟强强打招呼,有一个还挣脱他妈妈的手跑过来拉强强的小手,“我们一起走吧?”

强强点头。

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至少,在娇娇告诉我,是她命令那些孩子们不许跟强强玩耍之前,我没有看到过这种情景,这说明,娇娇说话算话,她确实交待了这些孩子们不要在隔离强强,这一点我很欣慰,这预示着强强在这边,不会再是被孤立被冷落的一个,他也会有新的朋友和玩伴了。

我跟两个孩子的家长打过招呼,目送着强强和那两个小朋友蹦蹦跳跳的进了幼儿园,感到心头的阴影也跟着少了一些。

手机响起铃音,是律所我的助理打过来的,我离开这么长时间,很多工作都落下了,我告诉她,我马上回去律所,小助理高兴的挂了电话。

到了律所,我变成了转不停的陀螺,整个上午都没有闲下来,甚至没有时间喝一口水,这让我忽略了那些来自于背后的议论声声。

律所的职员们见到我这个五少的女人,难免不谈论起五少,说怎么都想不到那少爷会做出那么下流肮脏、禽兽不如的事,以为他是浪子回头呢,却不想是本性难移,现在可苦了林笑。

这些声音我听得多了,自然就麻木了,也刻意的不去想那人。

去蓝氏公干的时候,我看到了蓝玥。她看着我的目光是同情的,也或者还有一点叫做心疼。

“你还好吧?”她问。

我淡淡的扯起了唇角,“谢谢,我挺好的。”

虽然对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我并不想说些什么,但心里到底是柔软了一下。

我从她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我听到蓝玥的一声轻叹,她又唤住了我,“林笑”

我暮的停住脚步,蓝玥的一声“林笑”里掺杂了一些复杂的情愫在里面,让我心头一颤。

“我知道,你并不把我当姐姐,”蓝玥走了过来,重新站在我面前。

“但我对你的关心是真的。紫兰阿姨曾在我和蓝珂很小的时候,像妈妈一样照顾过我们,我们姐弟对他都有一种感恩的心理,她不在了,你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后人,是我们的妹妹,相信我,我和蓝珂一样,是真心希望你好的。”

蓝玥的话,让我喉头顿时一哽,曾几何时,我也渴盼着家人的温暖,也试想过自己在这世上是否还有兄弟姐妹,如果见了面,他们会否把我当做亲人,蓝玥的话无疑让我感动。

“谢谢,我很开心。”

发自内心的笑,和勉强扯起的唇角总是不一样的吧,看到这样的我,蓝玥终于舒了一口气,她也笑了,走过来抱了抱我,“不要怕,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离开蓝氏,又去了下一处合作方,回来的时候我碰到了莫子谦和林雪曼,那两人穿着同是黑色的大衣,一看便是夫妻或者情侣,郎才女貌,看起来倒也登对。

许是我现在的处境,愉悦了他们,莫子谦神情淡淡,眼中讽刺点点,林雪曼嘴角和眼角都噙着一抹笑,就那么十分玩味的看着我。

我正要上车,林雪曼开口了,“真是可怜,以为是终身有靠呢,到头来被人像猴子一样耍了,这世上的人大多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或者根本是狗改不了吃屎。”

林雪曼说完,手臂插进莫子谦的臂弯,两人就那么旁若无人的带着他们的得意走了。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不要被林雪曼气到。有这种想法,等着看我笑话的人,何止是他们呢,而我却要好好的活着。

车子打着火的那一刻,我胃里一阵翻滚,好半天才平息下来。

回到律所的时候,我意外的看到了,站在大厦门口处低着头,手捏着包包不知所想的爱纱。

这还是爱丽丝的葬礼过后,我第一次见到她。

“爱纱?”此刻见到爱纱,我感到的是亲切,她是我母亲从小养到大的女儿,是她陪伴了母亲十九年,给了母亲十九年的快乐。

爱纱听到我的声音,便抬了头,黑而亮的眼睛静静凝视着我,须臾,迈下台阶,伸出双臂将我抱住了,“姐姐,你没事吧?我在加拿大才听说你的事情,我便飞过来了。”

爱纱叫我姐姐,这一声姐姐,叫得我心头一暖,多少难以言说的滋味涌上心头,我也回抱住她,“姐姐没事。”

下班后,我带爱纱来到了我的寓所,强强强见到爱纱一直没有反应过来,眨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定定的望着他,还是我说了一句:“强强叫小姨。”

强强这才开口。

爱纱弯起嘴角,眼睛灿亮,走过去,疼爱的摸摸强强的小脸儿,又握了他的小手,十分欣喜的说:“强强真乖!”

我去厨房准备晚餐,然而一阵油烟味又让我干呕起来,爱纱听见声音奔了过来:“你怎么了?”

我用手捂着嘴,直到从厨房出来才说:“我没事,我们还是叫外卖吧。”早孕反应有点重,我竟然真的闻不了油烟味儿了。

爱纱一双黑眸仔细的在我脸上搜寻,半天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我怔然,又一笑,“是,想不到你竟然看出来了。”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