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总裁→ 婚外妖娆:总裁缠爱小甜妻

婚外妖娆:总裁缠爱小甜妻

江心月影 著 主角:莫弯弯莫子谦

完结 免费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丈夫家外有家,结婚四年的我,方知一切的幸福都是假象。危急时刻,丈夫用身体护住情人和孩子,而我却因为冲动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两年后,一无所有的我迈出监狱的大门,从此开始我复仇的步伐……...

14万字 更新:2019/02/22

在线阅读

丈夫家外有家,结婚四年的我,方知一切的幸福都是假象。危急时刻,丈夫用身体护住情人和孩子,而我却因为冲动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两年后,一无所有的我迈出监狱的大门,从此开始我复仇的步伐……

免费阅读

“那又怎么样,我们早就不是谁的谁了。”

心里明明一直在担心着他,我却还是淡漠出口。

高乐蹙眉,用十分伤感的眼神望着我,我却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

莫子谦失踪的蹊跷,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陈丽嫣带着他们的女儿和财产去了美国,他也不曾出现。

就好像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妈妈。”

半夜,强强穿着睡衣,光着脚丫来到我的卧房,他小身子爬上床,在我身侧躺下了,小脑袋枕着我的肩膀,小胳膊搂着我的脖子,“妈妈,我梦见爸爸了,不是干爸爸,是莫子谦爸爸,我梦见他来看我了。但是他身上流了好多的血,好吓人哦。”

强强也做了这样的梦吗?我一瞬间惊愣,将身旁这小小的人儿揽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强强不怕,乖,不会有事的。”

是在安慰孩子又像是在安慰自己,对莫子谦,我真的很担心很担心。

我正搂着强强睡的迷朦的时候,手机铃声急遽地响起,我正沉在莫子谦浑身是血的梦魇中,被那铃声骇到,心脏急遽跳动,似乎要跳出胸腔,我爬起来,将远远放在床头的手机拾了起来,“喂?”

陈辉低沉的声音在这个天际刚刚发白的早晨响起,“笑笑,有件事情跟你说,希望你保持冷静。”

“什么?”

我预感到了一丝不好,陈辉他话里有话,我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攥紧了黑色的手机,那一刻,急促跳动的心脏好像是歇跳了。

“莫子谦,他现在在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生命垂危。”

手机从手中坠落,摔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啪的一声。

“妈妈!”

我听到强强的惊喊,小人儿已经被刚才的手机铃声惊醒,此刻就小胳膊撑着床,瞪着一双大眼睛惊恐地望着我。

“没事。”

我胡乱安慰了一句,下床拾起落在地板上的手机,匆匆去了温逸如的卧房。

“温姨!”

我急切地叩门,而后不等温逸如说话,我已经推门而入了。

温逸如似从恶梦中醒来,一脸惨白,额头挂着汗珠,手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声音虚弱,“笑笑?”

“莫子谦有消息了。”

看到温逸如这样子,我心头一痛,但莫子谦是她儿子,他的事情还是要告诉她的。

温逸如沉静的双眸陡然睁大,“他……”

所谓母子连心,温逸如一定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她脸色越发白的吓人,双目震惊不安,一只手护在胸口处,生怕我的嘴里说出不好的消息。

“他……他在重症监护室。”

我不忍心看到眼前的女人痛苦,可莫子谦的消息却还是要告诉她,她是他的亲生母亲,她有权力知道。

温逸如陡然合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眼神已变的坚定,“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明明疼到骨子里,可却如此按捺自己频临崩溃的情绪,这就是温逸如。

我默然无声的从她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十几分钟之后,温逸如出了门,她没有叫我,一个人让司机载着她去了医院。

我坐在卧室的床上,心怀浓重的忐忑和不安。强强爬到我腿上,担心地问:“妈妈,是爸爸生病了吗?”

我将强强搂住,额头贴着他的,嗯了一声。

强强忽地哇的大哭起来,“妈妈,强强不要爸爸生病,强强要爸爸。强强要爸爸!”

我被强强哭的心碎,也越发没神。我把他放下地,“乖,去穿衣服,我们去医院。”

强强很快穿了衣服出来,我也已经把自己收拾好,我们母子很快来到了医院。

让我意外的是,重症监护室外,站着两名警察,莫城站在外面,眉眼郁结,一筹莫展,吴娟抓着一个警察的衣服大哭,“子谦,子谦怎么会这样!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虽然并非是莫子谦的生身母亲,吴娟对莫子谦的爱到是真的。

陈辉也在,他见到我带着强强过来,便大步走了过来。我看着他高大的身形走近,双手不由自主地捏紧,我很怕从他嘴里听到不好的消息。

陈辉平静地吐了一口气,目光直视着我的眼睛,“我有个同学在警队,他告诉我,莫子谦消失的这段时间,是打入了一个贩毒集团,警方用他提供的线索,成功地截取了那些毒品,将那伙犯罪分子抓获,不过,那幕后大头,也就是胡也明,却跑了。”

我震惊无比地呆愣在那儿,莫子谦他什么时候成了警方的握底?

陈辉道:“这件事情还有很多内情,我过后讲给你,莫子谦现在昏迷不醒,你可以去看看他,不过医生可能不准许。”

陈辉说完,让开身形,可是我却没有迈动脚步,我的脑子里乱纷纷的,无数个迷团笼罩在头顶,让我眼前一片迷雾。

视线里,被吴娟抓着衣服的警察正耐心地解释,“阿姨您别急,莫先生的事,我们队长会跟您和叔叔亲自解释。您先耐心等一下。”

说话间,重症监护室的门被人打开了,温逸如和一个中年警察走了出来。中年警察面色沉重,温逸如的眼睛里有哭过的痕迹,心情极度低落。

强强唤了一声奶奶。

温逸如正要走过来,却被吴娟一把抓住了胳膊,“是你?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知道子谦出事?”

吴娟回头瞅了一眼莫城,咬牙切齿道:“就知道你们有联系,一定是莫城告诉你的是不是?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吴娟抬手就是一个耳光锢在温逸如的脸上,温逸如猝不及防,被打的低叫了一声。

强强大叫了一声,“奶奶!”撒开小腿便跑了过去,小人儿伸着小胳膊挡在温逸如面前,愤怒地质问吴娟,“你为什么打我奶奶,你是坏人!巫婆!”

强强的意识里,打人的都不是好人,都是童话故事里的巫婆,尤其是吴娟,她曾给强强留下极不好的印象,现在又亲眼见她打了最最疼爱自己的温奶奶,强强十分生气。

吴娟一看到强强,越发来气,“是你这个小杂种!你给我滚开!”

见她骂强强杂种,我正要过去跟她理论,莫城已经一把攥住了吴娟的手臂,“你够了,不是我告诉的逸如,是她自己过来的,还有,别再骂强强杂种,他是子谦的儿子,是我孙子!”

莫城一向温文尔雅。即使是气的浑身发抖,他也不会动手打人,或者出口成脏,只用愤怒的眼神警告吴娟。

吴娟哼了一声,“你说没叫她,她怎么知道子谦出事,警方不是有保密的吗?”

“他没叫我,是我自己过来的,你不用疑神疑鬼,我和莫城早就是陌生人。”

温逸如声音虽然隐忍的发抖,但却并没有因着吴娟的一巴掌而对她怒目相向,吴娟养大了莫子谦,而且视如已出,温逸如对吴娟是心怀感激的。

吴娟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莫城对温逸如垂下目光,“对不起。”

温逸如什么都没有说,只牵起了强强的小手,向着我这边走过来。

这场闹剧终于收场,而我,还怔怔地站在那儿,两条腿像灌了铅,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脑子里的迷雾一团接一团,我不停地想着,莫子谦为什么会给警方当卧底,他不是和胡也明沆瀣一气吗?他不是一直畏惧胡也明吗?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逸如低了声线道:“子谦还昏迷着,医生不允许家属进去探望,我刚刚也是托了人,你们先跟我回去吧。”

温逸如说完,牵着强强的小手,顾自走了。

我茫茫然地跟在温逸如的身后,离开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温逸如始终神情忧郁,强强坐在她身边,懂事地用小手在温逸如被吴娟打过的半边脸颊上,轻揉着,“奶奶,还疼吗?”

温逸如摇头,轻轻地将强强揽进怀里,“不疼了,奶奶看见你,就什么都好了。”

春日的街头,大片的樱树绽放着美丽的花朵,而我脑子里的迷团却一团接着一团缠绕在一起。

佳郁打了电话过来,她对莫子谦的事也很是震惊,她说:“真是想不到,莫子谦竟然做了警方的卧底,想来那度假村的事,也是他早就策划好的,就为了取得胡也明的信任,拉胡也明上钩,再让他功败垂成,狗急跳墙,铤而走险,然后一举被警方抓获。”

佳郁的一番话让我如梦方醒,虽然只是她的猜测,但却不无道理,佳郁挂了电话,我默默地望着车窗外,思绪一浪接着一浪。

回到温逸如的寓所,我带着强强去餐厅用餐,温逸如直接上了楼。强强一边吃着饭,一边掉眼泪,“妈妈,爸爸会死吗?”

我无言,只是默默地用手抚抚儿子的头。

强强却流着眼泪扑进了我怀里,“妈妈,我知道,在加拿大那个穿大公鸡衣服的人,还有穿孙悟空衣服的人,在元宵节灯会上,让我猜灯迷的那个叔叔,他们都是爸爸扮的。”

轰的一下,我的脑子一下子炸开。

强强抱着我的腰,在我怀里,流了一脸的泪:“妈妈,他们穿的衣服不一样,可他们都是爸爸。我记得他手指的温度,他们穿的衣服不一样,脸也不一样,可他们手指都有一样的温度。后来那个孙悟空没有。”

我愣愣地任强强在我怀里流泪说话,脑子里已是一片空白。强强心思敏锐,却没有想到,如此敏锐,连莫子谦手指的温度他都记得。

是太过渴望了吧,所以能清楚地分辨这样的细节,我恍然想起,在温哥华的街头,当那个孙悟空装扮的男子跟我要了一百加元离开后,我们再遇到的另一个穿孙悟空行头的男子,强强站在那人面前,却忽地哭了。

他说,他以为是爸爸。

是碰到了那人的手,却没有感知同样的温度吧!

我震惊地搂紧了小人儿,胸口翻涌着十分复杂的滋味,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三天后,我接到了陈辉的电话,他说可以进去看望莫子谦了。我带着强强来到医院。走进重症监护室的时候,莫子谦还在沉睡,原本俊秀的容颜,苍白无色,全身插满管子,除了心电图像显示平稳之外,看不出一丝生存的迹象。

我在床边坐下,默然垂泪,一切都是为了我和强强吗?所以他铤而走险,替警方做了最危险的工作,所有的一切,冷漠或者绝情都是你的伪装吗?

强强手里拿着几副画,站在莫子谦的床边,眼睛里含着一汪泪珠,“爸爸,你看我画的好吗?是不是很像你?”

小人儿把手中的画一张一张地摆在莫子谦的床边,罩着大公鸡行头的莫子谦,孙悟空装扮的莫子谦,戴着猴子面具的莫子谦,他们都是手指有着同样温度的莫子谦。

强强一边流着泪,一边说:“爸爸,其实强强早就知道他们都是你,那天强强睡着的时候,去看强强的也是你。”

我的脑子又是轰然一下,莫子谦什么时候去看过强强?

强强转过头来,“妈妈,其实,那天晚上爸爸去看过我,但是我闭着眼睛没敢睁开,我怕我一睁眼,爸爸就走了。”

我闭了闭眼,想起那天,强强在睡梦中弯着唇角,一副做了美梦的模样,想必就是那个晚上,莫子谦去看过他吧?

可是我竟然不知道。

我胸口忽然塞得难受,起身,快步走出了监护室。我站在走廊上,手撑着墙壁忽然忍不住哭出声来。

“你现在知道了吧,谦哥一直在为了你和强强努力。”高乐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谦哥为了保护你和强强,故意疏远你们,和陈丽嫣亲近,又冒着破产的风险和胡也明合作开发度假村,另他放松警惕,成功打入胡也明的的暗黑组织,帮着警方做卧底,就是为了早日让胡也明被警方绳之于法,早日让你和强强回到他身边。”

我的脑子一片昏沉,那一刻一阵天旋地转,我的身子贴在了墙上,才没至于让自己倒在地上。

莫子谦,我终于知道了你的良苦用心。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