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离人心上

离人心上

董珂 著 主角:徐初月薛曜 来源:七猫

完结 免费 穿越 言情

郑业成、胡意璇主演,芒果TV热播剧《离人心上》同名小说,同步更新中!】书主要讲述患有失眠症的不得宠公主与追查兄长死因的冷面将军因缘际会,展开了一段甜蜜又虐心的浪漫故事。...

44万字 更新:2020/08/01

在线阅读

郑业成、胡意璇主演,芒果TV热播剧《离人心上》同名小说,同步更新中!】书主要讲述患有失眠症的不得宠公主与追查兄长死因的冷面将军因缘际会,展开了一段甜蜜又虐心的浪漫故事。

免费阅读

从宫门到薛府,沿街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红绸飞花,彩车徐徐而行,伴着一路笙箫鼓乐,好不热闹喜庆。

一骑快马迅速靠近,骑手是一个俊朗少年,满面风尘劳顿之色。少年直奔送亲队伍正中的花轿而来,跟在轿外的四喜嬷嬷眼神倒好,远远看到少年过来,忙示意随行侍卫让路。少年停了马:“皇姐今日大婚,我特来送亲。”

花轿内,桃幺满面愁容地看着昏迷不醒的初月。突然听到外面的声音,顿时喜出望外,掀开轿帘喊道:“顺王爷,您可终于来了!”

徐星辰满心满眼只有躺在轿内软榻上的初月。她穿着火红的嫁衣,美极了,但凤冠霞帔衬得她脸色越发苍白,连胭脂也遮不住,她还瘦了好多。他不过有事离京了几天,就听说皇姐在宫里遇刺。他快马加鞭地赶回来,半途却又听说她昏迷不醒,父皇竟然将她赐婚给了薛曜冲喜。

星辰钻进轿子里,握住初月的手。她脉搏平稳,只是虚弱了些,倒摸不出有什么异样。他皱紧了眉头问桃幺:“你再详细说说,皇姐遇刺是怎么回事?”

“就是公主那天不小心睡着了,梦到有刺客来金雀宫杀她。公主让我们俩分头逃跑,我本来想去搬救兵,可是一路上谁也没碰着,后来我见到公主的时候她就已经这样了。御医说不知道为什么公主一直昏迷不醒,大概是因为反噬快要来了吧……”

星辰掏出一本册子,册子上排列着十二时辰,后面画着十二支生肖的图案,大部分都已经被朱笔抹掉,只剩下四个:子鼠、寅虎、午马、亥猪。“皇姐再上一次改变梦境是什么时候来着?”

桃幺想了想:“那应该是公主梦到四喜嬷嬷掉井里了,就救了她。后来有一天大约午时反噬就发作了,那天我到处都找不着公主,最后发现她跑去马厩把一大盆粮草都给吃了,吃完还疯跑了十里地才醒过来……”

星辰气得差得摔了手里的册子:“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还有这出?!”

“是……是公主不让……”

星辰恨恨地将册子上的午马抹去:“也不知道这一回会变个什么……我得想法子叫醒皇姐,要是在进薛家门之前就醒了,或许还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星辰瞥见初月枕边有一个小木盒,伸手取过来打开,里面放着一本《关山纪事》。皇姐晚上不睡觉,向来最喜欢读一些情情爱爱的玩意儿,好打发漫漫长夜。他想到离京前最后一次见到初月时,她就是抱着这本书,满脸陶醉:“我发现呀,全南桑的情爱话本都比不上这本游记。这位关山先生四处做生意,每到一处就写下当地人文,介绍给他的未婚妻,读起来比任何才子佳人的故事都要令人心动。”

星辰灵机一动,翻开书一字一句地读了起来:

“晚晚吾妻,江淮的蚕丝品质上乘,做的衣衫卖得最好,因着这份好,引得各地商贾往来贸迁,我亦不得不离家而去。渡船南下时,霸陵两边的杨柳,像极了你的眉目……”

初月的眼睛动了一下,仿佛要醒转过来。桃幺惊喜地喊:“公主有反应了!您快继续念!”

星辰觉得牙都快酸倒了,强忍着不适继续读下去:“……然在我的心里,你的眼睛才是这世间最美的三月……”

轿子突然一停,鼓乐戛然而止。司仪拖着长音:“薛府到——”

轿外薛曜迎上前来,四喜嬷嬷看得心花怒放:这驸马不仅是南桑战神,还生得仪表堂堂,和公主甚是般配啊。

司仪又喊:“吉时到,请新娘下轿——”

花轿里静悄悄的。四喜嬷嬷戳了戳司仪,讪讪一笑:“新娘还躺着呢,下不来。且让老奴将公主抬出来。”

“慢着。”轿帘被掀起,探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星辰走出来挡在花轿前。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薛曜:说什么南桑战神英俊神武,怎么看都是个奸诈猥琐之人。

“薛将军,不是说冲喜吗,这敲敲打打了一路,皇姐一点好转都没有,连薛家的门都进不了,冲的哪门子喜?这就是天意说这喜事压根儿不该办了。你们且在此候着,本王这就回宫面圣,让父皇收回成命。”

外面是星辰在说话吗,他怎么听起来很生气的样子?初月隐隐约约听到有声音,却无力睁眼。我在哪?我不是遇到了刺客,替英雄挡了一镖……后来发生什么了?

“顺王爷说她进不了我薛家的门?”薛曜丝毫不惧,踏出一步。

“皇姐根本就没见好,怎么能进你薛家的门!”

“既然她自己不能进门,那就本将军来!”薛曜伸手一推,星辰觉得他手下似有千钧,完全招架不住,被趔趄推出几步。回头一看,薛曜掀开了轿帘,一探手把初月捞出来,横抱在怀里,径直往薛府大门走去。

星辰忙追上去,情急之下将初月的盖头扯落一半,露出莹白如玉的半张脸。薛曜皱眉:“婚是皇上赐的,初月公主现在不仅仅是你的皇姐,更是我的夫人,还请妻弟自重。”

初月头晕乎乎的。什么赐婚,什么夫人?她用尽全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抱着她的这个陌生男子,胸膛倒是十分结实,长相似乎也很俊朗,这双眼睛,和英雄的眼睛一样的亮……她在心底嘿嘿地笑:难道我在做梦,这就是我梦里的夫君?

眼前突然一黑,被盖头再度蒙上。头顶传来薛曜冷冷的声音:“夫人身体抱恙,喜宴另改他日,妻弟送亲到此即可,请回吧。”

“皇姐!”星辰还想再追,却被人拉住。回头看到是他的近身护卫秦一霄,紧皱着眉头摇头劝他:“王爷,皇命难违。此时众目睽睽,你若动手就是你理亏。公主现下昏迷不醒,料想薛将军也做不成什么,不如回去从长再议。”

不妙,这一切似乎有点太真实了,不像是在做梦?初月想动却动不了:怎么莫名其妙地就被赐了个婚?

听得大门吱呀一声在身后关上,这人抱着她左拐右拐地走了半天,感觉是进了后院。难不成真要送入洞房?徐星辰你再不追上来,你姐姐我的清白就没了!初月心乱如麻,身子却提不上劲,又怕被对方发现自己醒了,心一横,索性继续闭着眼睛装死。

薛曜进了屋,把初月放在婚床上。新房里张灯结彩,四处一片火红的喜庆,和初月的嫁衣融在一起。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掌心也是一手的红,肩头的伤口刚才又裂开了。

天色转暗,下人进屋点起灯来。薛曜把初月的盖头掀开。她一动不动地躺着,双眼紧闭,在融融的烛光下像睡得恬静,让人很难想象前两天夜里她张牙舞爪的样子。

晚风拂过,吹落了一片花瓣。花瓣飘进了屋,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初月额头上。

初月觉得额头痒痒得厉害,暗暗咬紧牙关:徐初月你可千万要忍住,天上落刀子也要忍住!千万不能让他看出来你已经醒了,不然……不然你今晚就要被人洞房了!

薛曜本想帮她把花瓣拿掉,看到自己一手都是血,又收回手来,俯低了身,轻轻地吹出一口气。呼吸拂在脸上,初月觉得更痒了,却偏偏不能动,忍得辛苦,不禁在心里痛骂:吹吹吹,吹你个大头鬼啊吹!

花瓣又飘了起来,打着旋儿,颤巍巍地落到了地上。薛曜又站着看了一会,转身出去了,临走前交代:“别吵了她休息,留人守在门外就好。”

初月听到四下没了动静,又等了一阵,才小心翼翼地睁开眼。这个杀千刀的,好端端的吹什么吹,害她差点露馅。想她冰清玉洁的一个姑娘家,被这个登徒子抱了一路,现下还被撂在、撂在他床上……

初月觉得一股热度从耳根烧了起来,羞愤地坐起来,探头望出去。门外有个人影守着,吓得她立刻又缩回床里,大气也不敢出。这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她盯着头顶大红的床幔发呆,觉得还有些头晕,闭上眼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又过了几个时辰,初月渐渐醒过来:牙怎么这么痒?她抬手摸过去,却摸到两颗长长的门牙。初月吓了一大跳,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扑到铜镜前。铜镜里映出来一个怪东西,额头幽幽亮着金光,嘴里呲着两颗白花花的大龅牙,毛茸茸的尖耳朵一动一动,脸上还长着几根胡须。她扭头看看身后,屁股上慢慢地冒出一根长尾巴,悠闲自在地摆动着。

这回是……变了个老鼠?初月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子时刚过,一轮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映出屋里一片狼藉。家具上布满了牙印,桌上的喜饼果子等也被咬得七零八落。雕花木床下,蹲着一个长着长尾巴的身影,怀里抱着一条床腿啃得入迷。只见漫天木屑纷飞,床腿眼看就要断了,才意犹未尽地松了口。

这屋子里已经没有什么可啃的了。初月把房门推开一条缝,鬼鬼祟祟地探出头四下张望,见守在门口的下人早已睡去,并未惊醒,立刻悄无声息地溜了出去,迅速跑远了。

初月在暗地里四处乱窜,兜着从新房被褥下掏出来的枣儿、花生,一路咔哧咔哧地啃着,掉了满地的渣。牙还是痒得厉害。她抽动鼻子四处嗅了嗅,突然眼前一亮:那边有磨牙的好材料!

这屋子里面没有人味儿。初月蹿了进去,径直奔向角落的一个大木箱。木箱里装了半箱竹简,初月乐不可支地钻了进去,张嘴就啃。一卷卷竹简牺牲在她口下,到箱子里只剩了厚厚一层木屑,初月撒欢乱滚了一通,满意地磨了磨牙,窝在箱子角落睡了。

薛曜一边和白里起说话,一边推门走进书房:“这个顺王爷,听闻向来温顺纯良,颇得皇上喜欢。可他今日为了初月公主,竟然像是要抗旨的样子,这和传闻中的可不一样。”

白里起一边点灯一边随口道:“听说顺王爷和公主是一块长大的,向来很亲厚,皇上赐婚这事来得突然,他有些不满也难免。况且他不过是嘴上说说,也没有真的抗旨……咦,这地上怎么有木屑,莫非是进了老鼠?”

“书房本来就招老鼠。估摸现在都已经丑时了,天亮了再说吧。我今晚就在书房歇了,你先下去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