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女配她总想踹掉男主

女配她总想踹掉男主

彧南茜 著 主角:李煜姝周鹤轩 来源:若初

完结 免费

李煜姝前世谨听佛主的话一心向善,不与人争不与人斗。最后她夫君被人抢走了,小命也没保住。这一世李煜姝可不再信那狗屁的言论,她可不管什么周鹤轩还是王鹤轩通通都得给她靠边站。她的人生信条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让他生不如死。小剧场: 前世那个把她娶到家里当摆设,还把女主领进门天天在她面前亲亲我我的狗男人这一世竟然当着大家的面维护她。周鹤轩:“我夫人胆小不经吓,大家可别欺负她。要是我夫人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心慈手软。”李煜姝:呵,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好好跟你过日子,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1万字 更新:2020/07/11

在线阅读

李煜姝前世谨听佛主的话一心向善,不与人争不与人斗。最后她夫君被人抢走了,小命也没保住。这一世李煜姝可不再信那狗屁的言论,她可不管什么周鹤轩还是王鹤轩通通都得给她靠边站。她的人生信条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让他生不如死。小剧场: 前世那个把她娶到家里当摆设,还把女主领进门天天在她面前亲亲我我的狗男人这一世竟然当着大家的面维护她。周鹤轩:“我夫人胆小不经吓,大家可别欺负她。要是我夫人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心慈手软。”李煜姝:呵,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好好跟你过日子,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免费阅读

仲夏天气,到处一片火热。周府内一个身穿袭淡紫色的长裙,外披冰紫色薄纱的妇人正在写字。她的长发用一根银簪挽起,雅致的玉颜上雕刻着精致的五官,一双澄澈的紫色眸子,小巧精致的鼻子,如樱桃般薄如蝉翼的双唇泛着莹润的水色。这么看过去简直就是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美人是李煜姝,是大理寺少卿周鹤轩的夫人,嫁给周鹤轩有两年了。

她的屋里放着两个冰盆,可能是丫鬟雪儿知道她怕热特意多放了一盆。

李煜姝五官精致面色却有些苍白,鼻子上出了一层细汗。雪儿以为李煜姝是热的,就想拿扇子给她家夫人扇扇风。还没等到她拿着扇子走过去,就见她家夫人手里的笔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紧接着身子也往后歪去。

雪儿吓得丢掉扇子跑了过去,及时扶住了快要倒地的李煜姝。她用力的抱着李煜姝的身子:“夫人你怎么了?”

李煜姝正在写字突然感觉头昏眼花,浑身无力,她感觉自己快要摔倒时雪儿跑来扶住了她。李煜姝摇了摇头用虚弱的声音说:“雪儿扶我去床上躺着吧。”

雪儿吃力的把李煜姝扶到床上,她为李煜姝脱了鞋:“夫人是不是太热了,我拿扇子给你扇扇。”

几个月前李煜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时不时的就感觉头晕,有时腹痛,胃里还犯恶心。她起先也以为是天气热导致的,后来她慢慢的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更严重了。

李煜姝闭着眼睛回想了和周鹤轩成亲这两年的光景,当年李煜姝对周鹤轩一见钟情,他长相英俊身材挺拔。那时周鹤轩还只是一个六品大理寺右丞,她是内阁学士家的小姐,周鹤轩的官位她父亲自是看不上的。

后来她以死相逼她父亲终于同意了这门亲事儿,她以为她下嫁过去周鹤轩肯定会对她好的,她肯定会过上美满幸福的日子。谁知道成亲当日就开始了她的苦逼日子。

周鹤轩不喜欢她,他是受了她父亲的施压才答应娶她的。这两年里他也从一个六品小官升到了三品,可见周鹤轩的野心与狠心。

李煜姝自认长的不错,大家也都夸她容貌姣好,可是这些在周鹤轩面前仿佛不值一提。他根本不被她吸引,成亲当晚他就按照传统行使了一下作为夫君的权力,让她从一个女孩蜕变成了一个女人。

自那晚后周鹤轩就再没有在晚上留过她的房间,她就是他娶回来的一个摆设。李煜姝哭过闹过她为了嫁给他都以死相逼自己父亲了,为什么他就这样子对她。她不服啊,不服。

那时候周鹤轩对她说,既然她要嫁过来,那就得受着,他说这都是她自找的。

李煜姝闹了几次周鹤轩不搭理不说,还让周府的下人白白看了笑话,自那以后她就认命了。

再后来周鹤轩纳了一房小妾,也是个官家之女。小妾叫许南烟人如其名是个江南美人,听说许南烟还曾救过周鹤轩一命。周鹤轩都未通知她这个原配夫人就把人给领进府了。这无疑不是打李煜姝的脸啊,她一个千金小姐哪里受的了这种委屈。

李煜姝在周府的种种委屈又不敢写信告知家人,她的父亲年纪大了告老还乡了,她也不想因为她的事儿让母亲父亲操心。再说她父亲已不在朝中为管就算想管怕也无能为力。李煜姝整日的郁郁寡欢,从一个活泼的姑娘,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深闺妇人。她的身体也在这一年里每况愈下。

周鹤轩不知是故意要气她还是真的喜欢那个许南烟,他一下朝回来就带着许南烟在她面前亲亲我我秀恩爱。这种滋味真是令李煜姝痛不欲生,她每日以泪洗面。她在府里就是个多余的存在,她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三个月前李煜姝就发现她的身子大不如从前了,每到夜里就觉得身体疼痛。她悄悄出去找了郎中,郎中把过脉后说她是中毒了,而且中毒已久无法医治了。

李煜姝当场就崩溃了,那天她一个人坐在路边又哭又笑,中毒已久这是多么残忍的一个事实啊。。周鹤轩是有多想让她死啊,他竟偷偷让人给她下毒。是了,她霸占了周夫人的位置,他肯定是想让许南烟做他的夫人的吧,他肯定是厌恶极了她。

他既然要让她死,那她就如他的意好了。她没有把中毒的事情告诉雪儿更没有告诉其他人,也没有再找郎中。

她就当不知道自己中毒,每天还是老样子该干嘛干嘛。直到今日突然晕倒李煜姝就知道自己时日怕是不多了。她看着还在为她打扇子的雪儿,眼泪就流了出来:“雪儿,别扇了我不热。”

雪儿跪在地上握着李煜姝的手,她已经好久没见过夫人哭了。自从大人带了妾室入府后夫人再没哭过:“夫人,你怎么哭了。”

这府里就她和雪儿两人相依为命,雪儿是李煜姝从小的丫鬟。她和雪儿的感情很深,如今她快死了,不知雪儿以后可怎么办。

李煜姝越想胸口越难受,直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雪儿吓得大哭,她拿着帕子慌乱的在李煜姝嘴边擦着:“夫人你吐血了,我去找郎中,我去找郎中你等着我。”

雪儿起身就要往外走,李煜姝抓住可她的手虚弱的说:“雪儿……别去……我快不行了。你留下陪我吧,也让我走的安心些。”

雪儿跪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夫人,你别吓我你别说傻话,你走了,我怎么办呀。夫人,你不会有事的。”

李煜姝感觉喉咙那里不舒服似乎有血在往上涌,她刚张开嘴就又吐血了,这次比上次吐的更多。她感觉自己快不行了身体越来越无力,趁着自己还有气儿就把要说的话跟雪儿交代了。

“雪儿,我走后你就拿着我的首饰盒子走吧……找,找一个……对你好的人过日子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