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国公甜宠惯得娇妻太撩人

国公甜宠惯得娇妻太撩人

檬小濛 著 主角:林白鹿蒋无隅 来源:酷爱书院

完结 免费 宠文 都市

《国公甜宠惯得娇妻太撩人》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的作者是檬小濛,小说讲述的是林白鹿蒋无隅之间的甜宠爱情故事,推荐给大家阅读。...

6万字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国公甜宠惯得娇妻太撩人》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的作者是檬小濛,小说讲述的是林白鹿蒋无隅之间的甜宠爱情故事,推荐给大家阅读。

免费阅读

二当家笑了一声,对台阶上的男人道:“蒋兄弟,我们大哥正在后面盘点人数,先挑一个过来让你过过眼。”

林白鹿感觉台阶上那个男人的目光越过二当家,落在她脸上。

沉凉,锋利,似乎带着探究,如有实质。

二当家回头看了看她,低声喝斥,“还愣着干什么?给蒋兄弟敬杯酒!”

旁边有人端过一个托盘,林白鹿接过,端着走向台阶。

四周很静,甚至可以听到火苗跳跃的声音。

林白鹿在台阶下站定,端起其中一杯饮下,随即又举起其中一杯,浅浅一笑。

她的唇红艳如火,沾着晶莹的酒液,说不出的魅惑。

嫩白的手指握着酒杯,她轻步上了台阶,与男人面对面。

气息温柔如兰,声音轻缓似水,“奴家这杯酒敬您。”

不远处的二当家听到这一声儿都酥了。

还有点儿后悔,这样的美人儿该自己先享受一下。

蒋无隅的眸子一缩,嘴唇微抿,刚要开口。

林白鹿红唇突然凑近他的唇,往他身前靠了靠。

就在两唇即将相接的时刻,林白鹿用极低的声音道:“这酒中有毒,他们要把你和你的兄弟都毒死在这里。”

蒋无隅眸中闪过惊诧。

林白鹿手一抖,杯中酒洒在他的前襟。

“呀,”她佯装惊慌,“是奴不好,奴给爷擦擦。”

她摸出帕子,一边擦一边快速道:“从我被关押的山洞到这里一共有六个岗哨,三队巡逻兵,一队有九人。你有多少人?”

“五人。”他低声开口,声音暗哑。

林白鹿动作一顿,抬眼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中尽是震惊。

她这下可以确定,他的确不是什么官兵。

五个人?!

开什么玩笑!

二当家见她撒了酒,脸色微变。

赶紧又端过两杯酒来,一会儿这女的死了男的还没喝,那就麻烦了。

“蒋兄弟,怎么样?还满意吧?后山的货色只比这个好,不比这个差,你就放......”

他话音未落,忽然眼前寒光一闪,脖子上有点凉。

他缓缓低头一看,蒋无隅手中的长剑不知何时刺入了他的咽喉,鲜血正在喷涌而出。

“你......”

蒋无隅一言不发,他身边的四个黑衣人如同猎豹,迅速杀入这些还没反应过来的山匪中。

林白鹿呼吸微滞,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以一敌百。

蒋无隅低头看着她惊呆的模样,嘴角微微一勾,“怕了?”

林白鹿回过神,垂眸道:“没有。”

蒋无隅低笑出声,“你不是说酒里有毒?为什么还敢喝?”

“我不怕毒,”林白鹿简短的回答。

“你会解毒?”蒋无隅好奇追问。

林白鹿含糊的回答,“算是吧。”

说话间,前厅附近的三十来个山匪已经被杀,血腥气浓郁的让林白鹿有些头晕。

她恍惚又看到前世临死前自己的惨状,身子微微一晃,蒋无隅伸手扶住了她。

他的掌心很烫,贴在她腰间如同烙铁一般,让她立即回神。

“你在发烧?”

林白鹿立即给他把了把脉,“你中毒了?”

蒋无隅微眯了眼睛,“你真的会医术?谁教你的?”

林白鹿觉得他这话有些怪,“这个你别管,我帮你解毒,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还敢跟他讲 条件!

蒋无隅的手下意识一紧,林白鹿吃痛,但她没有退缩,神情依旧坚定。

“让我带你下山?”

林白鹿摇头,“不是我,是和我关在一起的小姑娘,请你送她回城,放在云莱酒楼门口即可。”

云莱酒楼,那是安王名下的产业。

蒋无隅眼中掠过几分疑惑,“你不为自己求生路,反而让我去救别人,那小姑娘是什么人?”

“这个你不用管。”林白鹿谨慎的没有提,“只说答不答应。”

蒋无隅微微点头,“好,我答应。”

“成交。”林白鹿回答得也很爽快,“我在这里给你治,你的人去救人。”

蒋无隅的手下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道:“主子,我留下来保护您吧。”

蒋无隅扫了林白鹿一眼,她全神贯注的仔细为他把脉,眼睛晶亮,红唇紧抿。

“不用,你们去,速战速决。”

几个人迅速闪身走了,蒋无隅问道:“你就在这儿为我治?”

林白鹿看看大厅,“里面去也行。”

蒋无隅点头,走到里面坐下,林白鹿道:“脱一下衣服。”

“什么?”

蒋无隅怀疑自己听错了,气得发笑,“你一个姑娘家,就不顾及自己的名声?”

林白鹿哧笑,“你不脱,我怎么看你的伤口?至于说名声,我不在乎,你要在乎,就尽管反悔。”

“......”

蒋无隅盯着她看了片刻,伸手取下长弓,缓缓解开腰带,褪去上衣。

露出古铜色的肌肤,结实的肌肉线条。

林白鹿转到他身后,看到右肩胛骨上有两个小黑点,正往外冒黑红色的血,还有淡淡的腥 气。

她忽然灵机一动, 把锦帕拿出来绑住眼睛,缓缓睁开,果然!

她看到面前男人身体里,有一枚细针,好在并不太深。

她的眼睛,真的和以往不同了!

“如何?”蒋无隅偏头问道。

林白鹿把锦帕扯下来,手指在他的伤处点了点,“这里面有一根毒针,毒性挺强。”

她心中暗想,这家伙还挺能撑的。

蒋无隅反问,“为什么是一根?”

明明有两个针眼,为什么她那么笃定是一根针?

林白鹿清了一下嗓子,“我要是没这点能耐还治什么啊?你就说想不想治吧!”

“当然,”蒋无隅点头,“你打算怎么治?”

“先把针取出来,”林白鹿毫不犹豫的回答。

蒋无隅深深看了她一瞬,拿出一把匕首给她,“用这个。”

这匕首很特别,黑色刀身,刀尖微翘,刀身上还有繁琐的花纹。

林白鹿握刀在手,把锦帕扯出来遮住眼。

蒋无隅莫名其妙,“你为什么要遮住眼?”

林白鹿坦然回答:“我怕血。”

“!!!”蒋无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