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凤归四时歌

凤归四时歌

闻情解佩 著 主角:锦言萧煜 来源:落初

完结 免费 虐心 言情

“四个皇后都死了,那是她们愚笨,本宫如果坐上那巅峰之位,定当铲除永宁宫那老妖孽,叫她生不如死,化成白骨任人践踏。”   命运多舛,我最终逃离不了后宫的杀戮,如若善良多情不是真正的出路,便让我剑斩蒺藜,踏出一条冷漠无情之血路。...

66万字 更新:2020/06/20

在线阅读

“四个皇后都死了,那是她们愚笨,本宫如果坐上那巅峰之位,定当铲除永宁宫那老妖孽,叫她生不如死,化成白骨任人践踏。”   命运多舛,我最终逃离不了后宫的杀戮,如若善良多情不是真正的出路,便让我剑斩蒺藜,踏出一条冷漠无情之血路。

免费阅读

醒来时,梦已迟。

锦瑟殿内,黑色锦缎换去,又是当日初见时的紫色,神秘而幽暗。

锦缎飘荡间,闪现出一人影,纤巧端秀,锦言慢慢走过去,赫然看到赵荣华拿着一把银剪子,将这些紫色锦缎,剪得丝丝缕缕,脚下已被紫色锦缎的碎片缠绕,她不曾回头,可是依然问道,“温昭仪将你要走,称了你的心,也罢,留你一日,迟早会是我的劫数。”

锦言摘掉落在身上的碎片,缓缓说道,“这锦缎本无错,错只在不合你心情。”

赵荣华手持银剪,转过头来,眼神毒辣,脸上无半点血色,是从地谷爬起来的女鬼一般,“世人都以为后宫女子多寂寞,错,我并不寂寞,我每日都在争斗,与她人斗,与自己斗,我很累,可是我不会放弃,如果要我选择一种死法,我宁愿自己是累死的。”

锦言退了一步,她看着赵荣华的脸色,想了半晌还是开口,“你不该服毒。”

赵荣华笑起来,初始不过是狂笑,到最后却又微弱起来,“我不该吗?为什么不说当初我不该去兰若轩?为什么不说当初我不该带你回锦瑟殿?我不悔,只是我不甘心,这一切都太快了,我所想的与人争斗的计谋都没有用上呢,叫我这么死去,我真的不甘心。”

“有人逼你?记得你曾说,这是温昭仪拿婕妤之位相与你的,她也算是你的凭仗,今日你服毒自杀,她怎可袖手旁观?”锦言心存疑惑。

赵荣华身形不支,摇摇欲坠,锦言将她扶在椅榻上,只听她一声冷笑,口角已溢出鲜血,“不知谁向太后吹了风,太后懿旨,要彻查丽贵人之死,矛头直指我赵媚儿。而此时我父也因牵扯本朝大案而下狱,昨夜有人来对我说,如果我自尽身亡,就算是畏罪自杀,太后也会赦免我父,并给我存几分颜面,准许以婕妤之位下葬。”说到此,赵荣华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自嘲道,“去兰若轩之前,我也想过后果,只是没有想到,死了到得了那婕妤之位,你说可笑不可笑?”

锦言用帕子给赵荣华擦拭了嘴角,“昨夜是谁来对你说此事?”

赵荣华摇摇头,呼吸开始有些困难,“我不能说。”

“既然你死也不能说,看来此人在宫内地位非常,也罢,你有什么心愿未了,如果我将来有机会,定将尽力为你实现。”锦言拿起一床锦缎绸被,为赵荣华盖在身上,赵荣华看起来极冷,浑身颤抖着,嘴唇已经由发白逐渐转为发紫。

赵荣华拉起锦言的手,塞给她一样东西,不准她现在看,说道,“我不会看走眼,你注定要在后宫争斗一生,拿着这个,这里面的秘密早晚会被揭穿的,还有,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将这个交给你,连晚晴也不能说。”

未等锦言说话,晚晴从外面跑进来,在赵荣华面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说道,“主子,您交代给晚晴的事,晚晴都已经办妥了。你走得安心一些吧,晚晴没有辜负你,那人说了,即便太后变卦,也会出手救您父亲一命。”

赵荣华凄惨一笑,只是那笑容已经是无力而悲怆,眼睛缓缓闭上,费尽全身气力说道,“你带她去找温昭仪,她会护你们周全。不过千万要记得,如果太后是吃人的老虎,那她就是抓人的狸猫,这后宫谁也不要相信,对人交了心等同于交了命。”

赵荣华说完这话便没了声息,晚晴又磕了三个响头,拉起锦言来就朝外奔了出去,从锦瑟殿的侧门穿出去,迂回弯折,终于到了另一处宫殿,惊鸿殿。

锦言拉住晚晴,有些犹豫,还是问出此话,“这后宫凶险,你我从锦瑟殿到了惊鸿殿,自会有人发现,难道不怕有人追究吗?而且你是赵荣华的近身宫女,旁人难道不会说你……”

“说我不忠心侍主?”晚晴尖着嗓子说道,“这后宫规矩之多,也难免有疏漏之处,赵荣华在宫里只是个不起眼的妃子,不会有人注意这些的。”说罢,她看到锦言脸上面无表情,也知道的话并不能让人信服,只好压低了嗓子,一字一句说道,“我只是想活下去。”

或许当真从晚晴嘴里听出此话,锦言也有些难以接受,活下去,自己忍受这么多,不也是为了活下去吗?

惊鸿殿在御花园南侧,靠近一座假山,从一旁看还以为是隐在山石之间的宫殿。惊鸿殿内多是种植海棠,宫殿并不显得富丽堂皇,而是淡雅细致,只是宫殿内放置的上好物什才显出主人家的胸怀来。

晚晴拉着锦言奔进了惊鸿殿,扑地一跪便说道,“娘娘,我家主子已经仙去,临终嘱咐奴婢们来投奔您,主子说她与您相交一场,您定会看在她的薄面上护奴婢们周全。”

锦言只是在锦瑟殿见过温昭仪一面,那时她宫纱白裙,出尘脱俗,如今她一身红衣,炫目多人,眉眼已不是淡韵,而是浓烈的红妆,叫人看起来朝气欣然。

她轻笑,吩咐身边宫女安顿下晚晴,并留住锦言,与她轻谈。

“我本想过些时日,再把你要进惊鸿殿,只是没有想到天算不如人算,这一切来的竟是这般快。”

锦言也有些唏嘘,“自从进宫以来,我每到一处,必引起纷争杀戮,我有些怕了。”

“怕?这才是开始,后宫征途漫漫,何处是尽头?只有当自己埋身地下,或许才是真正平息的哪一天吧。”

“难道不累吗?”锦言有些茫然。

温昭仪似是听到什么可笑之言,“累?后宫女子多的是寂寞?怎么会累呢?”说完也有些失落,打起精神来说道,“锦言,你无需再有顾虑,如果你认为自己引来杀戮,那么便这般想来,你本是澄瑞宫正主,你与这后宫是解不开的缘,无论是宫女还是皇后,你注定要进宫,无论以何种形式,不是吗?”

锦言再次问出心中疑虑,“你已是昭仪,慢慢度日,也会登上妃子之位,何必要用计谋?”

温昭仪冷笑一声,说道,“皇后三年必死,而后宫也是三年选秀填充后宫。上次选秀已是三年前,这次册封皇后,太后不过认为皇后出身低微,所以才免了后宫选秀。三年后,便一定会再次选秀,那时我已是容颜衰老,而后宫人才济济,怎么可能再有机会做贵妃?”

“做贵妃也不一定会有表面的那般荣光呀。”锦言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而劝慰。

锦言看温昭仪此刻言辞凿凿,想起晚晴说的那句我只是想活命,心里泛起一股酸意。后宫的女人,无论卑微,谁曾真正有得到一丝快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