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红豆思南国苏浅炎子昂

红豆思南国苏浅炎子昂

牛奶糖 著 主角:苏浅、炎子昂 来源:掌中云

完结 免费 短篇 虐心 言情

传闻炎家少帅生性凶残,杀人如麻,娶了六个如花似玉的妻子,却没有一个活过了第二天。苏浅就嫁给了这样一个恶魔。可洞房花烛夜,她才发现,原来恶魔,是她曾经的挚爱……他羞辱她,折磨她,将她的自尊踩在脚底下践踏,可直到她彻底离开的时候,他才发现,所有的恨,都是因为挚爱……...

6万字 更新:2019/01/19

在线阅读

传闻炎家少帅生性凶残,杀人如麻,娶了六个如花似玉的妻子,却没有一个活过了第二天。苏浅就嫁给了这样一个恶魔。可洞房花烛夜,她才发现,原来恶魔,是她曾经的挚爱……他羞辱她,折磨她,将她的自尊踩在脚底下践踏,可直到她彻底离开的时候,他才发现,所有的恨,都是因为挚爱……

免费阅读

苏浅拿着银票,匆匆的回到了苏府。

叫来了上海城最有名的西洋大夫,交了钱,大夫终于同意用最新船运过来的药,给苏父治疗。

处理完这一切,苏浅只觉得浑身累的几乎没了知觉,浑浑噩噩的回到少帅府,却得知炎子昂还没有从夜上海回来。

想到炎子昂和林曼曼今日在夜上海亲密的样子,苏浅的眼神不由暗了暗。

少帅府里的孙妈见苏浅这样,有些于心不忍,忍不住轻声宽慰道:“少夫人,您不要灰心,咱们少帅虽然性子看着冷些,但其实骨子里是个极其温柔的人。”

苏浅想到当年那个对自己嘘寒问暖的军人少年,嘴角也不由带了几分笑,“我知道的。”

“少爷啊,就是个性别扭,所以才让人误会。”孙妈絮絮叨叨的,一说起自家少爷来就停不住嘴,“包括之前那些什么死了六个新娘的事也是,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也不知道少爷为什么要故意散布出这样的流言来。”

孙妈原本是在自言自语的抱怨,可不想苏浅听见这番话却是脸色一变,猛地抓住她,“孙妈,你说什么?什么叫做之前那六个新娘,都是谣言?”

“少夫人,您还不知道啊。”见苏浅一脸迷茫的样子,孙妈赶忙解释,“城里面传闻我们家少爷克死了六个新娘子的事,都是假的!是少爷自己放出去的风声,就是想要吓跑那些向来攀结姻亲的人!”

苏浅呆住,“可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也不知道啊。”孙妈摇摇头,“少年自从三年前重伤离开府里一段时间后回来,整个人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死都不愿意接受老将军的指婚,甚至还故意散步出克妻的谣言,就是为了让人不要把妻子送上门来。老将军为了这事儿和少帅吵了好几次,问他为什么不肯结婚,他只是说,他在等一个人。”

孙妈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可苏浅却是越听脸色越白。

三年前……

那不就是炎子昂和她分手的时候么?

他说她在等一人,难道就是她么?

苏浅突然间只觉得心如刀绞,可还来不及细想,就听见孙妈继续道:“可就在一年前,少帅也不知道是突然想通了什么,说不会再等那个人了,我原本以为少帅只是说说,可后来看见他去您家求亲,我才知道,少爷是真的想通了。”

张妈说的一脸欣慰,可苏浅却只是觉得胸口一痛,近乎踉跄的倒退一步。

她知道炎子昂所谓的想通,不是真的放下了。而是对她彻底失望了。

彻底认清了她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所以不再等待她回头,而是直接将她娶回来,尽情羞辱。

苏浅不敢想象,在最开始的那两年里,炎子昂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在等待,也不敢想象他到底是有多失望才会变成如今的残忍。

她光是想想,都只觉得心如刀绞,突然只觉得一口气没提上来,一股血腥味从胸口漫出。

“噗!”

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苏浅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少夫人!”

等苏浅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送来了市里面的洋人医院。

负责她的,正是父亲的主治医生,一名姓张的华侨。

张医生站在床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苏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是肺癌晚期,已经没有几个月好活了。”

听见张医生的话,苏浅却是丝毫不吃惊。

关于她的身体,她早就在三年前,就已经知道了。

也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她三年前才会选择和炎子昂分手。可她却是没想到,在和炎子昂分手后没多久,父亲竟然会生意破产,重病缠身,为了父亲的医药费,她才不得不嫁做人妇。

只是造化弄人,谁会想到,娶了她的,竟然就是当年被她所抛弃的“穷兵小子”。

“你既然知道,就不应该那么操心。”张医生见苏浅如此,原本生硬的脸也不由缓和了几分,微微叹息一声,“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这一年来,作为苏父的主治医生,他看着苏浅为父亲的医药费奔走,也的确是有几分同情的。

苏浅听见张医生的话,无力的扯了扯嘴角,正想询问父亲的情况,可不想这时候——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护士惊慌失措的进来,“张医生,不好了!三号床的苏先生突然急发血症,失血过多失去意识了!”

听见小护士的话,苏浅脑子里轰的一声。

三号床,苏先生,那不就是她的父亲么!

大脑里一片空白,她顿时也顾不得自己虚弱的身体,猛地起身一把抓住张医生的胳膊。

“张医生,求求您!”她满脸是泪,声音都在颤抖,“求求你,救救我父亲!”

张医生的脸色此时的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苏父的这病症,最怕的就是急发的血症,唯一治疗的办法,就是输血,可是他们在上海城的医院血的库存并不多,都是为军人和高层所保留,他也做不了主。

“不是我不想救你父亲。”张医生为难的看着苏浅苍白的脸,“只是我们这里的血,真的不够。”

苏浅身子一颤,但不过一瞬,她就再一次抓住张医生的胳膊,毫不犹豫的开口:“用我的血,用我的血来救我父亲!”

张医生先是一愣,但随即露出焦急之色,“你疯了!你这身体,怎么可能能捐血!”

如果苏浅是一个健康的人,张医生的确会用这个法子来救苏父。但偏偏苏浅的身体本来就已经脆弱到了极点,只要稍微抽取一点血恐怕都会有生命危险。

“没关系的。”苏浅明白张医生在犹豫什么,可她的目光依旧坚定无比,“反正我已经是将死之人,还不如用我的血,救活父亲!”

张医生看着面前女人恳求的目光,刚想拒绝,可苏浅却是更用力的抓住他的胳膊。

“求求你了,张医生,”泪水从她的苍白的脸上颗颗滚落,卑微而又恳切,“求求你,救救我父亲。”

看着苏浅如此,张医生到了嘴边拒绝的话,顿时就说不出口了。

“好吧。”他终于松口,“我答应你。”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