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醉后方知酒浓

醉后方知酒浓

七懒 著 主角:沈希瑗、陆淮臻 来源:栀子欢

完结 免费 都市 虐心

洛城内谁不知道陆淮臻,那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传闻他风流多情,却好似冷心薄情。可就偏偏这样一个人,多次救她于水火之中。她以为那是爱,可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有情?等到真相掰开的时候,才知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多的不过是利用下的伤害。她说:“他就像一坛烈酒,开封时迷人心神,恨不得沾尝一次,可贪婪越多却烈的封喉,恨不得一坛喝尽,方罢一醉方休。”...

18万字 更新:2020/02/14

在线阅读

洛城内谁不知道陆淮臻,那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传闻他风流多情,却好似冷心薄情。可就偏偏这样一个人,多次救她于水火之中。她以为那是爱,可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有情?等到真相掰开的时候,才知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多的不过是利用下的伤害。她说:“他就像一坛烈酒,开封时迷人心神,恨不得沾尝一次,可贪婪越多却烈的封喉,恨不得一坛喝尽,方罢一醉方休。”

免费阅读

“别那么客气啊,咱们是朋友不是?而且你要谢的,应该是胳膊往外拐的何令冉才是。”

于欣说到这,目光瞥向对团团一脸子殷勤,有些不忍直视的自家儿子。

小令冉正叽叽喳喳的说他妈的辉煌事迹,灵活的耳朵似乎听到有人说他,瞬间动了动,朝他妈的方向,准确无误的看了过去。

“妈妈,你在叫我吗?”

一听自家胖儿子的声音,还有他那泛着无辜,眨着的双眼,于欣朝他呵呵敷衍的笑了下。

可小令冉显然没看出他妈的敷衍,顿时回以最灿烂的笑容。

如果不是她家儿子太胖,于欣会觉得她的儿子长的很不错,至于现在吗,她默默收回了目光。

“应该的,但也要感谢你愿意替我们出头。”

沈希瑗笑着点头,听着她语气虽然恶劣,但看着小令冉的眼神却满是溺爱,她哪里还不懂?

“没事,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是不知道,当初我为了我家胖冉,面临这种事情多了去了,什么熊孩子熊家长没见过,各副嘴脸轮番上场都面临过。”

“这倒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不能怂,否则这些家伙还以为你好欺负的,还不知道怎么搭梯上天呢。”

于欣越说越激动,最后似乎觉得不好,看着沈希瑗盯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我性子就有些大大咧咧,并没有什么坏心,你别介意啊。”

沈希瑗摇头,同样笑着说,“你这性子很好,我很喜欢……”

甄女士在身后照看这两个孩子,看着小令冉看着前方,又凑到团团面前,乐呵呵的说,“沈洛,你说咱们的妈妈会不会也成为了好朋友啊,你看看她们把天聊的多好啊!”

团团听闻,果真抬头看去。

见走在前头的两个女人有说有笑,明显是把他们这两个孩子给忘了,小脸倒是很平静。

“会吧,妈妈有朋友,也就不孤单了……”

他低着头,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小声,小令冉只顾着看前头两个女人的互动,并没有注意到团团的话。

倒是时刻注意着他们的甄女士,听到团团这么懂事的话,心里又涨又酸的难受。

但不可否认,她很高兴,因为此生有这么乖的孙子,即使生活艰难了些只要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倒是比什么都来的知足。

与于欣约定改天请她跟小令冉到家吃饭,就与她们告别了。

几人回到家中,天色已经黑沉了下来。

沈希瑗挽起衣袖去做晚餐,甄女士就去阳台收拾晾着的衣服,而团团,倒是听话的坐在沙发上不乱跑。

甄女士收拾好衣服进来,看着他穿着沾满灰尘,脏兮兮的衣服,坐在那里不动,诧异了几秒,倒是很快了然了。

若是以往,团团可爱干净的不行,绝对不容许自己身上有一丝半点的脏乱。

现在这样,八成是知道自己做错了,正寻思着认错的法子,导致连爱干净的毛病也顾不上了。

她觉得有些好笑,抱着衣服走到他面前,将一堆衣服放在他旁边的沙发上,边折叠着,边出声安慰道:“你妈妈如果生你的气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处罚你的,不要怕,身上脏兮兮的,姥姥带你去洗澡好不好?”

哪知团团却摇头拒绝了,他偷偷瞥了一眼厨房,有些垂头丧气的垂下眼眸。

“姥姥,我不怕妈妈责罚我,我就是想到,因为我没有爸爸的原因,才会跟别人打架,我怕妈妈现在知道了,心里会因为这个原因伤心难过……”

长长的睫毛覆盖在他漂亮的眼眸上,低落的模样,让人不由得心生怜爱。

甄女士被他的话,说的心里软不行,直恨不得将他搂进怀中,抱着不松手。

她慈爱的看着团团,柔声安慰道:“傻孩子,你妈妈很坚强的,只要你好好的,她就很开心了。”

“可是她很辛苦……”团团说到这,突然抬起头看向甄女士,一扫之前的失落,明亮的望着她,“姥姥,我们给妈妈介绍男朋友吧?”

甄女士一听,惊的拿衣服的手一抖,有些惊讶的看着并不想是在说假话的团团。

她赶忙将衣服放在沙发上,走到他面前坐下,“团团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姥姥,我听何令冉讲,他爸爸虽然对他不好,却总是会保护他跟他妈妈,不让他跟他妈妈受人欺负,以前我总想,只有我跟姥姥还有妈妈就好,可现在我觉得,这样还不够,我还小。根本保护不了你跟妈妈。”

“我不想让别人欺负你们,我也想要有一个爸爸,保护我们。”

他的奶声奶气的语气中,明明含有不舍,却决定将话说完,这可把甄女士给心疼的不行。

还不等甄女士说什么,他又继续软软的说道:“之前在丽城,有位尚叔叔对我特别的好,说要给我做后爸,可最后却不了了之了......”

这信息量有些大,甄女士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所以说,你妈妈这么急匆匆的回来,是在躲避那个尚叔叔?”

她话虽说是在问团团,可自己却确信了六七分。

可团团那时候还小,哪里懂这些,不知道的摇了摇头,不过将他所知道的告诉了甄女士。

“妈妈没说讨厌尚叔叔,只说了要回到咱们真正的家,就带着团团回来洛城了。”他如实的说道,可又半点疑惑的说道:“可是妈妈没有跟尚叔叔说我们要回来的地方是洛城,也没有不让我跟尚叔叔说。”

要说甄女士听完,半点也不吃惊,那肯定是假的。

那天沈希瑗说要回来,她还以为是想家了,孩子在外待了几年,甄女士自然也是想念的紧的,因此也没多劝说。

哪知现在听到团团的话,才知道,她哪里是想家,逃避才是真的吧!

可即使知道了缘由,甄女士也不可能声张,毕竟现在她知道了团团是陆淮臻的孩子,她年轻的时候,好歹也跟过沈希瑗的爸爸经过商,自然也知道商场上的心计。

陆淮臻能从个个精明的陆家子孙中脱颖而出,其中的手段跟魄力,绝对不是别人可以轻视的。

况且整个洛城谁不知道,陆家四爷,是个心思缜密,手段毒辣的人。

要是让他知道,沈希瑗怀了他的孩子不报,并且独自养到这么大,谁知道这阴晴不定的人会做出什么来。

甄女士皱眉想了一通,团团半晌没等到甄女士的回应,歪着脑袋盯着她,“姥姥,你怎么想呢?”

被他稚嫩的声音一掺和,甄女士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看着他还在等她回应的认真小脸,她伸手揉了揉他是脑袋,“这事还也要你妈妈同意才是,我们要慢慢来,不能急的,知道吗?”

“好。我们一起给妈妈找爸爸。”他听话的点头,眼中没有任何的排斥。

沈希瑗将饭菜端出来,就见她们俩个脑袋挨着脑袋,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

晚间洗好澡,回到房间,床上被窝里隆着一小团,她将走过去将被子掀开,就见穿着小熊睡衣的团团,正缩成一团躲在了里面。

看着他白净的小脸,因为躲在空气稀薄的被窝里,憋的小脸红润,头发乱糟糟的,在他眨着泛着水雾,可怜兮兮的双眸,到是有些惨兮兮的惹人怜惜。

可沈希瑗却对他这副模样变现了最明显的无动于衷。

“沈团团,你躲在里面干嘛?妈妈不是告诉过你,被窝空气少,会闷死人的,不能将整个人都躲进去吗?”

团团被训,眨着水汪汪的眼眸自,越发的可怜起来。

他爬起身,站在一旁,低落的垂下脑袋,嚅嗫的说,“对不起妈妈,我知道错了。”

沈希瑗也不是要真的责备他,听他认错态度很好,声音也软了下来,“睡吧,明日还要起来上学,明

日上学才不会没有精神。”

团团听言,却没有动,而是两只手指交缠在一起,蹉跎的在原地挪步。

顾着拉好被子的沈希瑗没有察觉到,只是将被子弄好后,也没见他过来,有些不解的扭过头。就见团团一脸纠结,犹犹豫豫的模样。

见他这副摸样,沈希瑗哪里还会不解,分明是今天事,他还没有释怀。

“过来,坐在妈妈身边。”

听到沈希瑗的叫唤,团团没有半点犹豫,里面屁颠屁颠的走近,两条小短腿很有劲的爬上了床,一小段距离,都被他挪动这屁股,跟她挨的很近。

他那点子小心眼,沈希瑗哪里看不出,却到底没有揭穿他。

而是任由他挨着自己,看着他憋红的小脸,嗫嚅着小嘴,明显有些欲言又止。

“是有什么话想跟妈妈,说吧,什么事?”沈希瑗看着他,平静的问道。

团团一听她的询问,一直蠕动的唇瓣,终于弱弱的说道:“妈妈,我知道错了,以后都不会跟人打架了,你不要生我的气。”

听清楚是这个缘由,沈希瑗内心软绵的不行,她看着团团干净的双眼,轻摇了下头。

“我并没有怪团团,是妈妈不好,让你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没有一个爸爸……”

盯着他与陆淮臻相似的五官,她内心是真的愧疚,毕竟不是团团的父亲不要他,而是她根本没有向陆淮臻提起过团团的存在。

团团最怕的就是沈希瑗会因为他的话难过,现在听出她语气中对自己的愧疚,立马抱住了她的手。

靠在她的手臂上,抬起头看向了沈希瑗,清澈的眼眸,带着落寞与无措。

“……团团不要爸爸也可以的,但是团团知道自己不可以那么自私,毕竟团团现在还小,根本没能力保护妈妈,只要有了爸爸,就没有人敢欺负妈妈你了,团团也不会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了。”

他稚气童声的话,传进她的耳中,起先沈希瑗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可等他说完,她就只剩下震惊跟错愕。

几乎是下一秒,沈希瑗就伸手抱住了团团的双肩,将他整个人掰过来明对着自己。

“沈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团团被突然掰过来面对沈希瑗这张严肃的脸,眨了眨眼一时有些呆怔。

可沈希瑗听完他这番话,真的被他懂事的模样惊吓到了。

所以才有她这么失态的动作与问话。

见团团被她吓到,还是一脸懵懂的看着她。

沈希瑗只好放柔声音,换种问法询问,“是不是有谁在你耳边说什么了?团团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她声音一柔,团团被吓跑的理智也回笼了过来,听清楚她的问话,否认的摇着小脑袋。

“没有人跟团团说什么,只是小令冉说,他的爸爸虽然讨厌,却会保护他跟他的妈妈,所以我也想有一个爸爸来保护我们。”

奶声奶气的话,带着童真跟单纯。

害怕团团被谁说了什么伤害到的沈希瑗,见团团那双干净到不掺和一丝杂质的眼眸,心里一阵阵刺的难受。

她想,可能是今天那些人说的话,刺激到了团团,所以他才会生出这种想法来。

可饶是如此,沈希瑗也没想过要嫁给谁,更何况,她也不想跟谁组成家庭,将对团团的爱分走。

毕竟有这么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就已经是上天给她最好的优待了。

将他的小身板搂进怀中,沈希瑗低头亲了亲他的发顶,温声的说道:“不需要爸爸,咱们现在就很好,妈妈还要等团团长大,保护并且养我,现在我还没老,还能再养团团十几年。”

“可是妈妈……”

团团还没说什么,就被沈希瑗打断了。

“现在不需要爸爸,乖团儿,咱们现在不讨论这个问题了,现在我们该睡觉了。”

她拉开被子,拍了拍让出来的那边床位,让团团快点躺上去。

可这小家伙就是不动,小脸还显露出,特别的严肃。

沈希瑗无奈,伸手弹了下他的额头,团团被弹的一疼,胖嘟嘟的手捂住了脑袋,葡萄般大的黑色眸子,盯着她满是控诉。

他的眼眸不比陆淮臻深不见底,不可探究,反而是清澈的能让人一眼望到底。

她被他看的心都快化成一潭春水了,这语气也难免一软再软下来。

“……行了,妈妈若是要找新爸爸的时候,绝对第一时间谁也不说,只告诉咱们团团。”

团团一听,皱巴巴带着可怜的目光,终于露出了笑意。

虽然清楚妈妈需要一个新爸爸,但听的出,妈妈会在带亲爸爸来的时候,会让他先喜欢,才会将新爸爸拎回家,他心里就告诉的不行。

毕竟这样子,妈妈无疑是告诉了他,外人则是比不上他来的重要。

这也证实了,即使有了新爸爸,他也是妈妈心里的第一人,这占第一的位置,谁也抢不走。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