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山海经之上古密约

山海经之上古密约

苏末那 著 主角:百里鸿烁、百里鸿熠 来源:珊瑚文学

完结 免费 言情

大峳国由百里氏创建,与琅族隔山并存,征伐不断。峳皇和太子相继薨逝,峳皇的幼子百里昊和继位。时年昊和尚幼,遂由其母贺氏辅政。虽然已故太子之子百里鸿煊和百里鸿烁对幼帝忠心不二,且百里鸿煊还屡屡获得战功,保峳国百姓平安。但贺氏太后受佞臣挑拨,依然对百里氏两兄弟心存忌惮。幼帝虽然对两兄弟信任有加,有心扶助,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琅族的新首领明夜枫发现了平原王之女百里鸿熠的真实身份,鸿熠的身世之谜将百里氏推向深渊。此时神秘人发现峳国的皇城邺城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迹象,遂暗中布局,希望能凝聚力量保天下百姓平安。...

70万字 更新:2020/02/14

微信阅读

举报

本站带来了山海经之上古密约小说百里鸿烁百里鸿熠全文免费阅读,大峳国由百里氏创建,与琅族隔山并存,征伐不断。峳皇和太子相继薨逝,峳皇的幼子百里昊和继位。时年昊和尚幼,遂由其母贺氏辅政。虽然已故太子之子百里鸿煊和百里鸿烁对幼帝忠心不二,且百里鸿煊还屡屡获得战功,保峳国百姓平安。但贺氏太后受佞臣挑拨,依然对百里氏两兄弟心存忌惮。幼帝虽然对两兄弟信任有加,有心扶助,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琅族的新首领明夜枫发现了平原王之女百里鸿熠的真实身份,鸿熠的身世之谜将百里氏推向深渊。此时神秘人发现峳国的皇城邺城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迹象,遂暗中布局,希望能凝聚力量保天下百姓平安。大峳国由百里氏创建,与琅族隔山并存,征伐不断。峳皇和太子相继薨逝,峳皇的幼子百里昊和继位。时年昊和尚幼,遂由其母贺氏辅政。虽然已故太子之子百里鸿煊和百里鸿烁对幼帝忠心不二,且百里鸿煊还屡屡获得战功,保峳国百姓平安。但贺氏太后受佞臣挑拨,依然对百里氏两兄弟心存忌惮。幼帝虽然对两兄弟信任有加,有心扶助,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琅族的新首领明夜枫发现了平原王之女百里鸿熠的真实身份,鸿熠的身世之谜将百里氏推向深渊。此时神秘人发现峳国的皇城邺城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迹象,遂暗中布局,希望能凝聚力量保天下百姓平安。

免费阅读

天渐亮,邺城的街道繁忙一片,赶早集的百姓在城门口进出,早市内飘满了食香。

河边支起的茶摊上,人们正在说起昨天镇北侯府的成亲盛况,赞叹镇北侯与侯夫人郎才女貌,又说到了狼族人前来道贺,不免又是一番感慨。

此时的镇北侯府门外,马车离开去往皇宫的方向,太阳升起后,侯府内一片安静,恍若昨夜什么都没发生过。

内院中,敞开的窗户内有风徐徐送入,床榻上,被子被卷曲,呈现了个包子状,枕边露出几缕黑色的秀发。

被子内传来轻唔声,露出一角,被窗外的光亮逼的睁不开眼,随后翻了个身,整个人包裹进了被子内,继续酣睡。

过了会儿后,屋外走廊里传来脚步声。

“鸿熠,起床了。”

微风吹了下床帏,床上的人毫无反应。

屋外的敲门声并没有停止,咚咚咚的拍打着门,锲而不舍喊着起床。

被子下的人终于动了下,但也只是动了下而已,露出了脑袋后,用手翻过枕头后,将自己罩住,不为所动。

“砰”一声,随着门被粗暴推开,少年聒噪的声音持续:“鸿熠,还不起?”

好烦,百里鸿熠皱眉,仍旧不睬他,心想着只要他对自己没法子等会儿就走了。可谁知,身后的人耐性十足,直接走过来,动手拉开了被子。

百里鸿熠缩了缩身子,不肯转身,朝被子被拉走的那一侧钻去,就像个虫儿一样,钻进去后抱住,继续睡。

百里鸿烁看到她这样,气笑了:“真了不起。”说罢,双手拿住被子后用力掀起来,往角落里一甩。

一双手捏住了百里鸿熠的肩膀,直接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百里鸿熠怒了,睁开眼瞪着他:“烦死人了!”

后者咧嘴一笑:“起床了。”可很快他脸上的笑意僵住了,百里鸿熠飞快的爬进了角落里的被子,誓要将这赖床进行到底。

“啪”一声,百里鸿熠的脚被他拉住,后面传来百里鸿烁得意的声音,“我今儿还不信了,非让你起来不可!”

百里鸿熠不服输,继续往角落里爬去,百里鸿烁干脆用力拉了她,把她拉下了塌。

“百里鸿烁你烦人不烦人,我睡得好好的。”百里鸿熠转过身,对着他就是拳打脚踢,气得不行,“你没事做是不是?大清早来我这里找麻烦!”

“大清早,你自己看看外边。”百里鸿烁气乐了,架起她看窗外,“都快中午了,就算是大哥体恤你昨晚太累,说不吵你,好歹你也自觉一点啊。”

百里鸿熠看了看他,蓬乱的头发下,双眸里还是惺忪的睡意:“……”

近距离被注视的百里鸿烁一下有些不自在,他很快掩了神色,推了她一把:“喂,还不起?”

被推开的百里鸿熠有些莫名其妙,她躺倒在床上,侧头看着百里鸿烁懒懒地问:“大哥呢?”

“一早就出门,和新嫂子进宫谢恩去了。”

百里鸿熠嘁了声,翻身趴在床上,眯上眼:“大哥都不在,你还来烦我。”

“我让厨房给你做了好吃的!”少年摸了摸鼻子,掩过一丝尴尬道。

话音刚落,百里鸿熠骨碌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算你还有点良心,那你吃过没有?”

“你说呢?”百里鸿烁哭笑不得,伸手把衣服扔给她,背过身去,“快点吧,我的大小姐!”

“别叫我大小姐!”百里鸿熠撇嘴,抱了衣服转过身,背对着百里鸿烁开始换衣服。

屋内的气氛一瞬安静下来,只有她换衣服的窸窣声。百里鸿熠褪下外衫,披衣时侧了下身看到了百里鸿烁的背影,她喊了声:“鸿烁。”

“嗯?”

百里鸿熠没往下说,笑着系上衣服的扣子,低头时,没有注意到百里鸿烁微侧了下身。

换好衣服后百里鸿熠跳下床拍他肩膀:“好了!”

百里鸿烁却没回头,也不知在想什么,双手握着成拳一直在磋磨:“啊,好了?东西都准备好了,我们快去。”说完后,百里鸿烁快步走出了屋门,一张脸胀的通红。

百里鸿熠:“……”跑这么快,抢吃的!

这么一想,她立马追了上去。

等到偏厅,菜都已经布齐了,百里鸿熠扫过一眼,全是自己爱吃的,满脸高兴得坐了鸿烁对面,“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百里鸿烁否认:“没有啊,你不饿啊。”

“饿啊。”百里鸿熠吃了几口后道,“昨天遇刺这件事,我担心,就晋阳公主这样的胆识,恐怕帮不上大哥什么。太后娘娘怎么能给大哥配这样一桩婚事!”

百里鸿熠一直对这件事心有芥蒂,从太后赐给大哥的喜服到这婚事的对象,都充满了对镇北侯府的恶意。

等她说完,却发现对面那人正盯着桌上的醉鱼走神,百里鸿熠拿起筷子敲了下他的碗,有些奇怪地看着他,“我跟你说正经事,你想什么呢?”

百里鸿烁骤然回神,“你不觉得昨天那个刺客,功夫很奇怪么?”

百里鸿熠闻言不由蹙起秀眉,“开始我也觉得很奇怪,她的招数和武器,以前都没遇到过,不过天下之大,什么旁门左道没有。”

她昨天也想了一宿,但比起妖魅之事,她更相信是这个刺客修习了旁门左道的术法。

百里鸿烁却摇摇头:“不止这些,在你遇到刺客时,我会去找你,并非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引我去的。”

“谁?”

“不知道。那人一身白衣服,轻功不错,我没跟上他。最近发生的这一切,我总觉得有些蹊跷,可又说不上……”

百里鸿熠放下筷子,笑意微敛:“还有春柳她们的死,包括昨天的事,都是在针对侯府,不过,你也别想太多,就算遇到再大的事,只要我们兄妹齐心,总能解决的。”

百里鸿烁看着她,突然笑了:“嗯,你说的没错,只要大哥和你都在。”

偏屋内的气氛和乐了起来,此时的宫门口,面圣完正准备回府的百里鸿煊,面色沉静,似有心事。

坐在他身旁的晋阳微垂着头,有些不知所措,从上马车到现在侯爷一直没说话。

车轱辘不知碾到了什么,轻震了下,百里鸿煊突兀地开了口:“太后看来很喜欢你。”

晋阳像受惊的白兔恍然回了神,轻声回:“承蒙太后圣恩眷宠。当日得知太后赐婚,晋阳也很是意外。”

“意外?”百里鸿煊凝视着她。

“是啊。辽东部地处偏僻,我家父兄又早亡,先皇怜我,封我为公主,其实只是一介孤女。大公子是翩翩君子,晋阳哪里敢高攀。不论在辽东,还是在邺城,世人都以为百里家的大公子,定然会与出自贺氏的女儿成婚,才算门当户对。”说到后来,晋阳轻轻笑出了声,转头看百里鸿煊,“所以,真的要谢太后圣恩。”

百里鸿煊看了她一会儿,神色平静:“娶妻求淑女,这是太后的原话。”

入宫前后,他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尽管他没有表露,但晋阳还是感觉到了,她强撑着笑意:“太后谬赞了。其实,太后为何会选择我与侯爷成亲,我至今也不明白,妾身与太后也只是那日进宫才是第一次见。”

百里鸿煊看向前方:“你既然已经嫁给我,以后就是我百里家的人,我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你只要知道,以后,凡事必当以侯府的利益为先。”

“晋阳明白,若某日可为侯府牺牲,便是老天爷对晋阳最大的成全,请侯爷放心。”她不自觉捂住胸口,如表明决心,亦像是捂住发烫鼓噪的那处。

“那,你可还有想要告诉我的事?”

晋阳怔了下,瞥见马车一角被风吹进来的银杏叶,眼神微闪。

“有,还是没有?”百里鸿煊目不转睛地盯着晋阳问。

“没有。”晋阳忽而抬眸,却不经意和他的目光撞了一起。

面对百里鸿煊深潭般的眼神,晋阳忽然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苍白,趁着马车摇晃之际,轻轻扶了下身子,避开了他的视线:“我只愿做个好妻子,请侯爷务必信我。”

百里鸿煊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语意趋于温和,“我没有不信你。”

可这样的温和神情,在晋阳眼中,似是遏住了她,让她更难以直视他的目光。

马车减缓了速度,似是到了侯府。百里鸿煊转身直接从车厢里钻了出去跳下车,对等在门口的何叔道:“叫鸿烁来我书房。”

说完后,百里鸿煊快步进府。

此时马车才刚刚停下,晋阳从车厢内探出头,看着百里鸿煊的背影,想到刚才的对话心绪难定。

主院里,一抹身影沿着墙壁悄悄靠拢,在接近窗户后弯腰,猫着身子快速溜过,直到蹲住了目的地所在。

主院书房里。

百里鸿煊深皱着眉头,看向对面坐着的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派你去栎城戍边的圣旨可送到了?”

“送到了,大哥回来就心事重重的样子,是因为这个?”

百里鸿煊平时在外不显山露水,此时却毫不掩饰地露出了担心的表情,无非是给他看的。

“大哥不也是我这个年纪去戍边的吗?反正百里家的儿子一定要去军队,并且一定要有军功,才能在朝堂立足。从小就听父王这么说的。”

“你真当是太后给你机会,去建功立业?”

“我知道她没那么好心。不过事在人为。况且,我周国男儿,谁人不盼着有一天,能与狼族交手,狼族犯我大周久已,也好让他们知道,我大周不是好惹的。”百里鸿烁随手翻了翻桌上的簿子,“大哥,你不用担心。”

“一小部分流民滋扰而已,狼族也不敢贸然大军压境,不值一提。”百里鸿煊看向窗外,神色清明,“此去栎城,最大的敌人并非狼族,而是贺氏,虽然此人只是一介武夫,不是什么统领千军万马的人才,但他身后是整个贺氏,去了栎城……”

不等百里鸿煊说完,百里鸿烁接了话:“去了栎城不比得在邺城,我呢,定会收起公子脾性,做好本分,凡事当忍便忍,不当忍的也要忍。”

书房内安静了片刻,百里鸿煊轻笑:“看来不用我多说了。”

“这番话我和鸿熠都会背了,大哥你放心吧,你说的我都懂,如今的镇北侯府……不同往日。”百里鸿烁笑意一敛,却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看弟弟如此,百里鸿煊有些欣慰,他起身从书架上取了一卷纸交给他:“此物是楚地部落的秘传,以水为墨书写,干透之后看不出任何痕迹,需用特别的方法才能再次看到上边的字迹。你此去栎城,太后必会派人监视我们兄弟的动向,你可用此物与我通信,非常安全,切记,不可相信任何人,还有府中,太后也已经安插了人。”

百里鸿烁愣了下,迟疑:“大哥,你是说大嫂?”接触到大哥视线后,百里鸿烁猛地停住,没有继续往下说。

窗外房梁上,百里鸿熠皱着眉头,晋阳公主是太后安插的人手?

屋内,百里鸿烁郑重地收起纸卷,随口道:“大哥,今日我在城中,听到些黄口小儿在唱童谣。”

“童谣?”

“对,城门城门几丈高,三十六丈高。骑白马,坐轿轿,新娘子引来了风萧萧。风萧萧,雨飘飘,荧惑冲日了,心比天还高。”

兄弟二人的脸色同时敛下:“荧惑冲日?”

“昨日平地起大风,又有荧惑冲日之相,按说不过都是巧合而已,可这童谣,分明是有人想大做文章,看似在说公主不祥,却是借公主之名指向大哥你。”

“先是为我赐婚,再是派你戍边,看来太后是准备好了,要动我们家了。”百里鸿煊扭动了墙上的机关按钮,案桌背后的书架缓缓分开,“你跟我进来。”

百里鸿熠抓耳挠腮的想听,然而她没胆子进去。

只好候在半道上拦截百里鸿烁,“大哥刚才在书房里跟你说了什么?”

“去戍边打仗,每个百里家的男儿都要经历的事,当然是嘱咐我不能给百里家丢脸。”百里鸿烁故作轻松,叫人收拾行李,顺手把百里鸿煊给他的剑搁在桌上。

百里鸿熠走过去一把将剑拔出,一道寒光,只见剑身龙藻虹波,异光花纹,肉眼可见,顿时亮起了眼睛。

一看就知道是把绝世好剑!

百里鸿烁忙作势要夺:“你小心我的剑,那是用来上阵杀敌的!”

百里鸿熠一躲,对着他身边的交椅就是一劈,交椅应声劈成了两半,她羡慕得眼睛都要红了:“这剑真威风!”

“幸好你是女儿家,若真是男儿身,我们王府估计都得被你拆了。”百里鸿烁接过剑,小心收入剑鞘,“我走了之后你少惹事,不然可没人替你背锅。”

百里鸿熠看着他不说话,百里鸿烁的叨念声逐渐停下来,他笑着伸手在她面前晃了下,“哎,是不是舍不得我?”

百里鸿熠想起书房内听到的话,此去戍边,前有狼族,后面还有不想让镇北侯府好过的贺家,毕竟是凶险,鸿烁如此,无非是不想让自己担心。

她看着他良久,在心底做了个决定。

“到底怎么了?”见她久不说话,百里鸿烁凑近,百里鸿熠忽然伸手猛地搂住了他,“是有些舍不得,要不你带我一块儿去吧。”

百里鸿烁一下子整个人僵住,拿着剑的手都不会动了,喉咙微干,神情变得认真:“鸿,鸿熠,你真的会想我?”

“那当然了!”百里鸿熠拍了拍他肩膀,“我们谁跟谁嘛。”

百里鸿烁笑起来,想到了什么,眼神逐渐又有些落寞。他们是‘姐弟’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