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你与时光皆过客

你与时光皆过客

倾颜 著 主角:宋韶曼、顾北承 来源:微小宝

完结 免费 都市 短篇 虐心

宋韶曼以前有脾气:顾北承疼她的时候。 后来,她为了钱离开他,她在他心里变成了最可恨的女人。 再次为了钱,她跪在他跟前求他。 他毫不留情地践踏、折磨她,终于忘记他曾经深爱她。...

6万字 更新:2020/02/13

微信阅读

举报

匹克小说网推荐你与时光皆过客倾颜,宋韶曼顾北承在线无弹窗,讲述了:宋韶曼坐在病床旁,双手小心翼翼捂住奶奶瘦骨嶙峋的手掌,“奶奶……你一定要醒过来……我只有你了……”一见到熟悉慈祥的面容,宋韶曼就忍不住热泪盈眶。种种委屈同时涌上心头,宋韶曼再也绷不住,将头埋在手腕上,放声大哭。顾母不能得罪,顾北承更不能得罪,她……该怎么办?宋韶曼以前有脾气:顾北承疼她的时候。 后来,她为了钱离开他,她在他心里变成了最可恨的女人。 再次为了钱,她跪在他跟前求他。 他毫不留情地践踏、折磨她,终于忘记他曾经深爱她。

免费阅读

宋韶曼心知肚明,如果她跟他玩“情/趣”,现在就应该松手了。不然,会激怒李文剑。

上次包厢内的经历并不愉快,宋韶曼怕激怒李文剑后,他事后翻脸不认人,不给钱。

柔若无骨的手掌覆上苍老、枯槁的手背,宋韶曼软言相求,“李总,我想被你打。就像上次那样,用皮鞭。狠狠的。我一直都不敢告诉别人,我喜欢这样。”

“真的?”李文剑停住动作,满怀期待又十分猴急地望向宋韶曼。

两害取其轻。

与其跟李文剑做,不如被他打。

至少皮肉伤,仅仅是皮肉痛。

李文剑手指往软处搜刮,满意地退出,“那我可就要好好满足宋小姐的心愿了!”

粘稠的触感散去,宋韶曼略略松口气。

听到李文剑解皮带的声音,她再次绷紧神经,不敢懈怠丝毫。上次的地方,瞬间发烫,似乎提前预知即将落下的狂风骤雨。

李文剑膝盖抵在床沿,整个人还是站着的。他是俯瞰瑟瑟发抖又有意迎合他的宋韶曼的。

其实他不傻,知道自己年纪大,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宋韶曼不是爱钱的人,她心里想的一定是青梅竹马的顾北承。她委身于他,不过是为了钱。她的颤抖是真,笑脸却是假。

但这不影响他此刻的快/感。

他享受女人的臣服,更享受迫不得已的屈服。

握住皮带一端,他正空中甩了几下,观察侧躺在眼皮子底下的宋韶曼。觉得被子碍眼,他喘/着粗/气,“宋小姐,别害羞。”

李文剑没挑明,但宋韶曼知道她的意思。

勉强保持嘴角的弧度,她在他令人发毛的注视下,一点点扯开堪堪蔽体的薄被。

凝香的白玉徐徐展露,李文剑只觉气血上涌。明明体内的血液叫嚣着快点,可他没有催促宋韶曼。他觉得宋韶曼这股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害羞劲儿,更够味儿。

严格来说,更合他的胃口。

薄荷绿的被子褪到脚踝,酝酿许久的李文剑终于爆发。

常年玩这个游戏,他下手快、准、狠。

看到睡衣附近漾开红色的痕迹,整个人洇染在白皙如玉的皮肤上,李文剑瞬间被快意覆灭。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有强烈的成就感,仿佛他还是意气风发的有志青年,而不是垂垂老矣的伏枥老骥。

“唔。”

宋韶曼没估准李文剑的力道,痛得喊出声。好在她及时咬住下唇,没有发出特别激发兽/欲的声音。才一秒,她就尝到了唇齿间的咸腥味。

李文剑全身发软,颤巍巍捏紧皮带,继续扬臂。

“啪”宋韶曼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用手包住皮带。

拽住皮带的瞬间,手心像是着了火。

宋韶曼咬紧牙忍着火辣辣的疼痛,还要挤出笑脸应对将将变脸的李文剑。

“李总,我趴这儿,您打了,应该不会再怕我反悔了吧。李总,您应该知道我的境况,我不知道担心您不守信用,我是害怕。您能不能先给我钱。”

眼里的怒火渐渐熄灭,李文剑露出似怜爱似诡谲的笑容,“宋小姐说的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自古以来的道理。”

李文剑腾出右手,从包里翻出一张支票,“五十万,定金。今晚你服/务得好,还有五十万。要是你想长期合作,我更不会叫你吃亏。”

李文剑的确是名震一方的富商,但是他老婆管得紧,他能挥霍的钱并不多,花在女人身上更少了。身份、地位摆在那儿,塞到他跟前的女人数不胜数。宋韶曼再特别,他都不至于这么砸钱。这一百万,顾母出了五十万。往后他真包/养宋韶曼,顾母都会出资一半。

说到底,顾母不是心疼顾北承每个月花在宋韶曼身上的钱,而是不给宋韶曼留在顾北承身边的机会。

当然这些,李文剑不必说给宋韶曼听。既有损他的颜面,又于事无补。

宋韶曼松开皮带,颤抖着接过支票,小心翼翼地塞到枕头底下。

身后半跪的李文剑面色阴沉,俨然不悦。宋韶曼不得不陪笑,“李总,实在是我不懂事,扰了您的兴致。您是要继续,还是要我自罚呢?”

即使不清楚爱施/虐的李文剑有什么把戏,她也能料到不是什么好事。

可她都收了五十万,还有资格去抗议?

两个五十万,够她撑两个月了。

熬过今晚,她可以睡一个多月的安稳觉了。

只希望……结了婚的顾北承,可以真正放过她,不要再拿奶奶威胁她。

重回顾北承身边,宋韶曼其实就死心了。哪怕她偶尔看着静止不动的顾北承会心存幻想,但她的理智最终会回笼。那晚在病房,她哭着喊他北承哥哥,求他带她走,是真的动摇了。可惜他已经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北承哥哥了,他毫不犹豫地拒绝她的请求,同时掐灭了她死灰复燃的心火。

彻底掐灭。

李文剑见宋韶曼泪眼涟涟服软,哪里还有怒气。

眼底再次染上笑意,他捡起落在宋韶曼身侧的皮带。抬手之际,手背的骨头划过她的腰侧。

下巴抵在枕头上,宋韶曼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即将来的腥风血雨。

“砰”,忽地一声巨响,吓得她心肝肺全都颤了两颤。她下意识往声源望去,角度不好,她只模模糊糊看到个人影,便滞住了呼吸。

李文剑震得肚腩上的肥肉晃荡,他不爽地回头怒吼:“老子不是说了,谁都别来打扰我吗?”

顾北承面沉如水,阴鸷的目光掠过宋韶曼赤裸的后背和纤细的长腿,最终锁定怒火中烧的李文剑,“李总,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