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总裁→ 冷少追妻千千遍

冷少追妻千千遍

墨如罂 著 主角:白羽蓉、萧瑟腾 来源:盒子

完结 免费 都市 言情

替男友做三年冤狱,未了出狱当天是他的盛世婚礼…… 同父异母的姐姐婚纱皎洁,面色嘲笑看着她,羞辱她…… 落魄之下,帝国只手遮天的萧少却给了她无尽的宠,哪怕摘心揽月; 后来,也是他给了她无尽的痛…… 刻骨铭心...

68万字 更新:2019/09/23

在线阅读

替男友做三年冤狱,未了出狱当天是他的盛世婚礼…… 同父异母的姐姐婚纱皎洁,面色嘲笑看着她,羞辱她…… 落魄之下,帝国只手遮天的萧少却给了她无尽的宠,哪怕摘心揽月; 后来,也是他给了她无尽的痛…… 刻骨铭心

免费阅读

庄严神圣的礼堂,皎白鲜花布置,满座的宾席都在见证着一场爱情。

“新娘无论以后是疾病还是困苦,是富饶还是穷困你都愿意与新郎携手向前吗?”教父的声线雄浑之中带有不可忽视的庄严。

“我愿意……”

裸露的贝齿,上扬的嘴唇,无不在宣告这场婚礼女主人的心情。

“新郎无论以后是疾病还是困苦,是富饶还是穷困你都愿意与新郎携手向前吗?”同样的话语重复的第二遍新娘浅笑的看着仪表堂堂的新郎,姜络宇。

“他不愿意!”就在大家都注视着新郎的时候,人群中突然突兀的出现了这违音。

沙哑却又坚定的声音很快引起新娘白晓雪的注意,直到那抹脏兮兮的身影狼狈的出现。

“他不愿意!”再一次的重复,女子愕然抬头,与她有着七分像的面孔让其颜色大变!

“白羽蓉?你来这里干什么?”晓雪皱眉,眸色大变。

“宇……”丝毫没有顾忌新娘如同刀锋般凌厉的目光,白羽蓉相信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她一定是被凌迟。

“羽蓉?”姜络宇跨步向前,高端定制西装衬托着男人的精装的身躯,昔日阳光的发型被发胶打定成型,当年稚嫩的脸也让羽蓉感到一阵恍惚。

三年时光,她在监狱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三年青春,葬送在那狭窄的九平米。

在看见男人的一刻泪水在眼中急速打转。

在听见男人那如同三年前一般的温柔呼唤,三年的委屈似乎即可便要宣泄而出。

“老公”妩媚的声音,纤白的手指自然的挽上男人的手臂,恩爱的样子如同万丈强光刺得白羽蓉睁不开双眼。

面前的两人,男人一身挺拔西服,帅气迷人。女人一袭婚纱,漂亮华贵。

踉跄的后退,却险些摔倒。

是啊……

她差点忘了,这是他们的婚礼,这是她爱了整个青春的男人和她有着血缘亲姐姐的婚礼。

心,撕裂般的疼痛,三年来无论是如何繁重劳逸,如何的委屈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

而现在,看着在两人面前如同第三者的自己却觉得卑微的无地自容,明明自己为了这个男人做了三年的冤狱,明明那个男人对她有过海誓山盟……

啪,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打在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上。

“哈哈……姐姐啊!我的好姐姐!”连连摇头,这两句话她说的咬牙切齿,仿佛抽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羽蓉,你姐姐怀有身孕,你不要惊吓到她!”姜络宇大手一挥,已经接近崩溃极点的白羽蓉就这样跌倒在地上。

人群之中议论声一篇,白羽蓉芊芊细指握紧成拳,常年未剪的指甲深陷在肉里,痛吗?她感觉不到。

白羽蓉,你何时如此狼狈过?是被别人叫做私生女的时候?还是被爷爷连同母亲赶出白家的时候。

“我祝你们幸福!祝一个杀人犯和白家千金你们幸福!姜络宇你可知道我在监狱里过的是什么日子吗?18岁我就进了那个肮脏的地方,三年!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白羽蓉死死咬住嘴唇,用尽全力不让自己极度失控,却仍是忍不住的颤抖。

爱情?她没有了!亲情?她也没有了,只有那可怜的自尊,她不允许她的自尊在被践踏!

“小贱人!你胡说什么呢?你就是我们白家的耻辱!”白母唯恐婚礼成为众位眼中的笑柄,故作镇定的站起身来指责。

“是嘛?若不是你的男人玷污了我的母亲我又如何会出生!”白羽蓉通红的双眼带有疲惫的血丝,强撑着地面起身,昂首挺胸,可笑的对峙。

如果不是那个男**性大发在白家做下人的母亲又如何会失了身,在白家人步步紧逼之下,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为了保护她的孩子逃离这里,这些年,母亲受的苦都是拜白家所赐!

“贱人。”白母气急败坏,这是她一辈子最大的污点,那个女人她不会让她好过!那个女人的孩子她也不会让她好过!!!

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教堂,脸上火辣辣的痛告诉着她今日的屈辱!因为监狱里的劳逸原先纤长的手现在也带上了粗茧,捂住被打的半边脸,白羽蓉的嘴角够起了一丝嘲笑至极的笑容。

只是,不知道这笑是嘲笑当时经历过出轨的白母还是在笑自己的幼稚和深情。

“啪!”这一下,喧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个脏兮兮的手快速的扇过白母的脸颊,力道之大,之狠让白母原先保养好的白嫩脸蛋上出现了五个指节分明的手印。

回身,破烂的衣服包裹不住白羽蓉那傲骨的样子。

巴掌大的小脸上灵动的双眼此时还是通红,甚至因为连番的打击惨白。

“你们会遭到报应的。”一字一句,从唇中吐露出来,带有冲天的愤怒。

“你个贱人你居然敢打我母亲!”看到母亲被那个小贱人扇了一巴掌的白晓雪早已按耐不住,整个人冲上来的抱住她的母亲。

“够了!羽蓉这是我和晓雪的婚礼。”冷酷的声音不带有一丝情感,羽蓉的身躯在姜络宇开口的时候便僵硬。

姜络宇就是白母和姐姐对我万般为难和讽刺都不值你这一句话的分量重你知道么?

你知道我连呼吸都是痛的吗?

角落中一个男人眯眼看着白羽蓉。

墨画般的眉,宛如黑曜石一般漆黑深邃的眸,英挺的鼻梁下,一双薄薄的唇,他的眼神如同猎豹,压迫感让白羽蓉很快注意到。

“子言,这人是谁?”男人的声音中带有了一丝的颤抖,尹……是你吗?

“少爷,这位是白家白昊天的私生女,前三年因为杀人入过监狱。”子言的眼神也死死锁住白羽蓉,心中的震惊不比萧瑟腾少半分。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如此想像?尤其是那倔强的样子简直和尹小姐一模一样。

他清楚尹小姐的死亡对少爷的改变有多大,但是他更是亲手验证过了尹小姐已经没有了呼吸了,死人是不会复活的。

侧眼看着少爷激动的样子,也许……这个女子……少爷这样没日没夜疯狂工作折磨自己的样子已经太久了……整个萧家,需要一个人带领少爷走出过去的阴影……

萧瑟腾站起身来,在H市的地位让他起身的一刻便是众人的焦点。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