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耽美→ 我家总裁脑子有坑

我家总裁脑子有坑

小鹿姐姐 著 主角:何煦、顾沉 来源:书耽

完结 免费 都市 霸道总裁 言情

曾几何时,顾沉也是何煦的盖世英雄,踏着七彩祥云将他迎娶。何煦万万没想到他与顾沉的婚姻只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顾沉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白月光。何煦在经受了接二连三的伤害之后终于醒悟,可顾沉却后悔了,失去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经对何煦爱的入骨。追妻火葬场情感缺失渣后期忠犬攻X温吞隐忍软弱后期刚毅双性受...

28.7万字 更新:2019/09/19

在线阅读

曾几何时,顾沉也是何煦的盖世英雄,踏着七彩祥云将他迎娶。何煦万万没想到他与顾沉的婚姻只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顾沉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白月光。何煦在经受了接二连三的伤害之后终于醒悟,可顾沉却后悔了,失去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经对何煦爱的入骨。追妻火葬场情感缺失渣后期忠犬攻X温吞隐忍软弱后期刚毅双性受

免费阅读

这是一家名为“暗格”的酒吧,在繁华商务区一栋大厦的地下,负两层。

酒吧规模在B市算是较大,摆设布置独具一格,墙角多处挂着可怖的兽首装饰,不经意间看到甚至有些诡异的感觉,第一次进来的客人内心多少会感到一丝恐惧,但随着高亢刺激的音乐,忘我抒发的激情,在酒精的催化下释放全部的情绪,以及情、欲。恐惧心理早抛到九霄云外,他们尽管纵情投入另一个世界里。

“别,别在这里……”

何煦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道纠缠在一起的赤条条的影,屏风隔着,酒吧里光线颇暗,不时投来一道光,打在正忘情欢爱的人身上,借着光何煦能够清楚地看到他们正在进行的事。

他并不感到惊奇,这样的激情戏码几乎每个晚上都在上演,见怪不怪。

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不论如何搭配,只要能排解心理和生理的寂寞,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抱在一起。

何煦离那两个人只有几米远,不料正激情奋战的男人一抬头,何煦和他对上了面,神色立马有些慌乱,稍微有点尴尬,端着托盘赶忙走开了。

何煦是酒吧的兼职酒保。本职工作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行政,朝九晚五,工资比菜市门口水果摊的人还要低,也就算是一件“体面”的工作,可这份“体面”的工作,薪资根本就是支撑不起他和祖母的生活,光是两人才吃饭都是问题。

可“体面”的本职工作却不如在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赚的多。

所幸工作时长很人性化,这也让何煦有了兼职的时间,他在这家酒吧工作时间段是晚上8点到凌晨。对于身体而言,每日都是精疲力尽,却在长年累月中慢慢成了习惯。

疲累,也是能够成为习惯的。

何煦调了一杯酒,酒杯透过光,闪着妖冶的色泽。和酒吧的环境相辅相成,及其贴切。

他正要端去给卡座上的客人,却忽然伸过一只手,举起那杯酒,一饮而尽。

来人是个大约25岁左右的男热,身高体壮。看清那张脸的时候,何煦忽然一愣,是方才上演激情戏的主人公。

“酒不错。”男人嘴角提着略带邪性的笑意,用不可名状的暧昧眼神打量着何煦。

何煦尴尬一笑,礼节性地道了谢就想绕着走开,男人却挡住了去路,“好看吗?”

何煦顿了顿,他不确定男人指的是什么:“什么?”

男人扑哧一笑,“是不是比某些片子还要精彩?”

他双目不曾从何煦身上移开过半秒,从始至终一直用那暧昧的眼神打量着,上下游离,最终停留在何煦那张清秀白皙的脸上。

何煦生来白净,面容清隽,眉眼阴柔,是素净自然又宁静的美。

听闻男人言语,那张白玉般的脸拧紧眉心,笑意全无:“客人您觉得满意就好。”

男人哈哈大笑,挑眉道:“可惜了,我还真有点不满意,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他盯着何煦,看着何煦白皙细致的颈部上滚动的喉结,下身一阵燥热。

何煦道:“您是对酒不满意还是人不满意呢?酒不满意,我这就给您再调一杯,要是对人不满意,那不好意思,这个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

男人的注意力全在那一张一合的朱唇之上,心里涌起一股子欲念,想要咬住那片唇瓣,吮吸其中甘甜,若是更下贱一些,那张嘴若是含上自己那物,什么感受不得而知,光是想想就让人头脑发胀燥热不已。

眼前这个人,长了一张比女人还好精致的脸,双眼澄澈,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着实不搭。

如同白兔误入狼窝里。

他在欢爱之时,对这样一张脸惊鸿一瞥之后,对身下的人再也没有任何欲望,脑中浮现的,全是何煦那张稍微有些慌乱的脸,在酒吧摇曳的灯光里格外的引人神往。

“您还有事吗?请让开。”

男人倒真没有再为难他,何煦端着酒走了。看着那身段,背面的线条,酒保制服下那比女人要细的腰肢,挺翘的臀部走路时不经意间的扭动,并不刻意,却总能令人浮想联翩,巴不得立刻扒光。

男人饮了一口酒,眯着眼睛笑得狡黠。

他是狩猎者,阴险狡诈的狩猎者。而这个尤物一般的猎物是极少遇到的,但凡一遇到,便会激起斗志,势必要将其拆吃腹中,吃干抹净了才好。

何煦拍了拍脸,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像刚才那种搭讪的情况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所以他并不是太在意,只是那个男人的眼神看着真让他不舒服,犹如秃鹰死死地盯着猎物一般。

让人心里发毛。

他上了一趟卫生间回来,洗了把脸,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但是已经有了点困意。

回到吧台的时候,同事便叫他送酒到A包厢。

敲开门三下,何煦说了句打扰便推开门进去,环顾了几眼却没发现人,自顾自地把酒放下。

从背后传来低低的笑声,包厢内本就昏暗,那一笑阴森诡异,吓的何煦汗毛直立。

扭头一看,是他!

他缓了口气,道:“你好,酒送到了。”

男人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端详着何煦,就算在如此黯淡的光线之下,这个人的轮廓依旧是好看的,精致的下颔,细致的脖子,锁骨……全都吸引着他。

“你调的?”男人发声。

“是的。”

他饮了一口,然后皱了皱眉,“这味道有点怪,怎么有酸味?”

何煦感到奇怪:“这酒不可能有酸味的。”

他声音清润,如同丛林深处的清泉般,男人闭了闭眼,一副享受的模样。若是这个声音在他身下叫唤,会是这样一副光景,真想迫不及待地体会一番。

快了,很快了。

秃鹰在上空盘旋,地上的兔子仓皇乱跳。

有趣。

“有的,你尝一口试试?”男人说。

何煦狐疑,并不肯喝那递到嘴边的酒,“那我给您换一杯吧。”

他实在是快应付不过来了,自小嘴就笨,也不会和人交流,性子内敛又怕事。特别是前来这里消费的客人,管事的千叮咛万嘱咐,不可怠慢客人,不可与客人起冲突,任意进来的每位顾客,都不是他这种小角色得罪的起的。

是了,“暗格”是一家只接待特殊群体的酒吧,这个特殊在于有钱的,有权的。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

所以何煦做事一向小心翼翼,客人有需求随叫随到,不敢马虎。

“不必了,再来多少都是这个味道,你要是不信,喝一口?”

见何煦犹豫不决也不说话,他继续说道:“你们这儿的调酒师也就这个水平么?这种酒也敢拿来给我喝?你自己尝一口,再重新送一杯过来。”那眼神不容置疑,不容反抗。

何煦不多事,也怕事。咬咬嘴唇,还是接过那杯自己调的酒饮下一口。

奇怪,是有点酸味。

这个酒他调了很多次,并没有这种味道,他内心还是有点怕身边这个男人对他刁难或者责备,投诉等。

何煦道:“实在抱歉,是我的错,现在马上给您换。”

何煦转身就要走,男人抓住他的手腕,那如莲藕般白皙的手腕,细细的,似乎一用力就能扭断。

“不必了,火候不足,知道我这一个晚上消费了多少?你们就这种服务?”男人口气严肃了些。

何煦内心有些慌,维诺地道歉:“对不起,酒的消费给您抹去。”

“你来了多久了?”男人问,手上加重了力道,何煦手腕一阵疼痛,嘴里不禁发出声音,眉头紧皱。

“请你放手。”他说。

不知是不是手上的痛感的缘故,为什么头越来越晕乎乎的,眼前也愈发的模糊起来。

何煦甩甩头,想要提起精神来。头却越来越晕,视线也变得很弱。他想挣脱掉男人的手,却使不上一丝丝力气。

怎么了?

为什么身体变得好奇怪,他踉跄了一步,脚下变得轻飘飘的。

头晕目眩,身体无力。

他努力抬起头去看那个人,那张脸却逐渐变得模糊起来,唯独挂唇边那个笑容,他却看得真真切切。

那是野兽的得手后残忍、阴狠又满足,且带着强烈占有欲的笑。

何煦感到有湿湿热热的吻落在锁骨之上,衣服被扒开,裤子褪下,肌肤裸露在外的冷意袭来,直击心脏。

他要是没意识到自己在遭遇些什么,那未免也太愚蠢了。

内心深处是那样的恐惧,惊慌失措。

他想挣扎,却使不上力气。他想喊叫,却始终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

眼角溢出热泪。

怎么办,好害怕,有没有人来救我……

救命……

意识在惊恐中逐渐丧失,何煦晕了过去。

……

纤长浓密有些微卷的睫毛如蝴蝶的羽翼抖动着,何煦缓慢地睁开眼,便被强烈的光入侵,他半眯着双眼,入眼的是一盏精致的灯,待适应了光线之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那是一间宽敞的卧室,空气中飘着好闻的花香,扑鼻而来。风吹来,令他精神不少,神志也逐渐恢复。

头还是很疼,何煦感觉整个头部像个铅球一般重。

他动了动手指,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是被人抓着的,转眼一看,才发现床边的人,握着他的手睡着了。

这是……

感受到手上的动静,那个人也醒来了。

他抬起头,对着何煦微微一笑。

“何老师。”

何煦脑子里一片空白,六神无主……

是他。

居然是他。

何煦万万想不到,此生居然还会再见到这个人。

顾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