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末段爱情

末段爱情

丧心病狂的瓜皮 著 主角:韩江阙、文珂 来源:长佩文学

完结 免费 都市 言情

温柔小O和渣攻离婚后重新找到真爱A。有生子 ——这一次,不要破镜重圆,要走向新生。 韩江阙X文珂。本文较多二设 计划于本周六17/8入V,当天更6000字。谢谢大家嘿嘿! 一周五更,周一周四休息,其他时间有变化微博请假。...

8.7万字 更新:2019/08/21

在线阅读

温柔小O和渣攻离婚后重新找到真爱A。有生子 ——这一次,不要破镜重圆,要走向新生。 韩江阙X文珂。本文较多二设 计划于本周六17/8入V,当天更6000字。谢谢大家嘿嘿! 一周五更,周一周四休息,其他时间有变化微博请假。

免费阅读

文珂夜里做了一个梦。

梦见一头长颈鹿把脖子伸得很长,正不知疲倦地向远方的旷野眺望着。

不知过了多久,旷野尽头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那少年独自一人,逆光向他奔跑过来。

他努力想要看清少年的脸,但烈日突然直直从头顶照射下来,刺得他闭紧了双眼。

身边的金色麦浪摇曳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像海一样将他淹没。

“文珂,你在吗?”

一道低沉又陌生的声音在文珂耳边响起,他猛地惊醒过来。

……

……

“做噩梦了吗?”躺在他身边的男人摸了摸他的额头:“小珂,你冒冷汗了。”

“卓远。”文珂把脸像以前那样埋进身边男人的胸口,他的Alpha身上的信息素像以往那样包围了他。文珂觉得安心了些,喃喃地说:“真奇怪,我又梦到长颈鹿了……”

“又梦到了啊。嗯,那可能你上辈子还真是只长颈鹿吧。”卓远敷衍地笑了笑,下拍了拍文珂的后背:“乖,再睡一会吧,等会我们还得去医院。”

“嗯。”文珂先是应了一声,随即却又忍不住抬起头,彷徨地问:“卓远,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好不好?”

“小珂,咱们之前都说好了的。”卓远手指搭上文珂后颈敏感的腺体,力道既像是抚慰,又像是施压,平静地道:“听话。”

文珂身体下意识地一抖,他顺从地垂下长长的睫毛:“那我再睡一下,等会就起来给你做早餐。”

很少有Omega能违抗自己的Alpha的意志,即使标记了六年之后才被要求离开,是一件多么违背天性又残忍的事。

清晨,卓远还在熟睡的时候,文珂已经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了。

卓远在海外读的大学,只喜欢吃美式早餐,文珂就像往常那样把全麦吐司放在烤箱里设置好时间,然后一边煮黑咖啡一边煎培根。

只有在卓远出差的时候,他才会煮点自己爱吃的粥。

婚后六年,他习惯了凡事以卓远为先。

一切都准备差不多之后,文珂才去洗手间里洗脸收拾。他懒得开灯,寂寥的天光之中,他的脸模模糊糊的,也看不太真切。

卓远以前夸过他的眼睛,说他有一双温顺的小狗眼,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文珂想,温顺两个字,倒像是形容他的个性多些。

文珂吸了口气,用手指将镜子上的薄雾抹去了。

镜子里的人看起来很憔悴,右眼角下有一点小小的红色泪痣。

他已经28岁了,除了天生白皙细腻的皮肤之外,这张脸好像一直都没什么大优点。

他是分化得非常晚的那种Omega,因为晚发育,所以腺体的评级很差,信息素的味道也非常淡。

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吸引人的Omega,这一点在成长的岁月中其实文珂也渐渐认清了。

更何况在这个年纪还没能成功为卓远生育,因此迎来被抛弃的结局,好像也并不能说是意外。

去H医院的路上,文珂跟卓远问起自己做的app提案的事,卓远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地道:“开发的事我不好一锤定音,拿到公司先给项目部看看吧。而且你也不是专业的,别抱太大希望。”

其实两个星期前卓远也是这么说的。

但文珂没有追问下去,他转过头看着也起了一层雾的车窗,用手指在上面有些寂寞地写了几个无意义的字,指甲划过玻璃发出了很轻的声音。

“到了。”

卓远在医院停车场踩了刹车,脸上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个称得上有点灿烂的笑容。

文珂想,他应该是真的很想和自己离婚。

……

文珂在医院做了好几个检查,这一套流程他很熟悉。

但即使如此,在腺体检测仪的细小探针直直刺入他后颈的腺体时,他还是疼得瑟瑟发抖。

卓远结婚后,卓家特别着急生育的事,每年都要他来做两三次检查,当然每次结果也差不多,他还是那个腺体评级E级的Omega,他受孕的可能太低了。

他从最开始的沮丧,到麻木,慢慢地也习惯了这样的打击。

Omega的评级并不是永远固定的,文珂也听说过很多Omega被标记之后,在Alpha信息素的带动下可以慢慢升等。

卓远为此不是没有努力过,刚结婚时他的每个发情期卓远都在尽职地彻底标记他。

然而几年后他仍然还是个E级,卓远大概也累了。

是他没能改变命运,成为幸运儿中的一员。

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卓远没太在意,只是草草地看了一眼就走到走廊外面打电话去了。

这次毕竟和以前不同,这次并不是要检查他的受孕能力,而只不过是法律规定的Alpha与Omega离婚前的例行检查。

文珂又等了一会儿,才和卓远一起被专科医生单独叫进去会诊室。

“标记了六年了?”

医生低头看着打印出来的报告,虽然是这么问了一句,但显然也没真的要听答案,匆匆地把报告往下翻,看着看着忽然皱起了眉毛:“你这两年从家庭诊所拿了这么多抑制剂?”

文珂下意识地扯了一下袖口,盖住了手腕内侧的好几个针孔,但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卓远已经略微不安地欠起了身,解释道:“公司特别忙,海外业务得亲自过去盯着,有时候就没及时赶回来。”

医生没回答卓远,而是抬头严肃地看了一眼文珂:“报告我看了,情况不是很好。都被标记六年了,但是这两年抑制剂打多了信息素又弱得不行,你如果这个时候做标记剥离手术,等于是把Alpha六年的信息素通通都抽出来,乍一下会有太强的应激反应。”

“所以身体上有两个负面状况,你术前我得跟你说明白了,除了其他普遍的事项,你要特别注意两点。一是手术做完了生/殖/腔会很疼,术后第一个发情期太难熬。第二个是你是E级Omega,这次标记剥离了,不仅下一次标记会很痛苦,而且,如果再发生什么事,你的身体也撑不了再多一次的剥离手术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文珂脸色有些苍白,点了点头:“我明白。”

“那你们再好好考虑一下,如果还是决定要做,就去柜台办手续,我明天上午有空。”

医生说着把检查报告递了过来。

卓远还是去柜台办了手续,文珂本来以为他会再和自己商量一下的。

他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沉默地低下头跟在卓远的身后。

相识十多年,结婚六年,卓远没对他说过重话,没对他甩过难看的脸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始终都很难反抗卓远的任何决定。

……

下午的时候,卓远说是公司有事就又出门了。

文珂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坐了很久,然后才用电脑在网上又查了一遍标记剥离手术,一个字一个字看其他Omega在网上写手术的过程有多痛不欲生。

被标记过的Omega只会对自己的Alpha发情,因此当一对AO夫妻离婚时,Alpha留在Omega身体里的标记必须被剥离,Omega的人生才能回归自我。

通常来说,被标记得越久,经历剥离手术时越痛苦。

Omega的腺体是十分脆弱精细的器官,为了保护腺体本身的官能,麻醉要非常谨慎地实用,止痛的需求就要往后排了。

这些东西文珂已经看过很多遍了,第一遍看时吓得够呛,现在重新看倒也没什么感觉了。

他对着电脑屏幕发呆了一会儿,又从自己文件里找出他做的app提案。

这个文件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改了多少遍了,像是每一个字、每一个图片素材都栩栩如生地长在脑子里一般。

几个月前,卓远有了开发一款约会app的想法,文珂鼓起勇气和他提出自己想要做一份提案的想法,卓远很勉强地答应让他做来试试,但是也没多应承别的。

但他算是从自己的Alpha手中得到了这次宝贵的机会,几乎是没日没夜地查资料、作图、调研,最终才呕心沥血地做出了一款提案。

但是他还没等到卓远的公司看过自己的提案,就先等来了离婚——

现在想想,其实卓远大概早就有了想法,连带着让他试试提案的事,也是敷衍应卯的。

离婚的事,卓远是一个月前和文珂提的,理由是觉得没有感情了。

文珂只记得自己懵了。

那时候就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他看着卓远,但又好像看不清楚卓远的面目,只能看到卓远一张一合的嘴唇,洁白的牙齿。

他的痛感很钝,无法撕心裂肺地流泪,只像有人用刀背闷闷地敲击着心房。

本该有很多话可以说,很多问题可以问,但是他却最终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其实不该是这样的吧。

他们的婚姻走到这一步,是不是因为他太软弱无用,没有为自己争取过。

或许他应该做点儿什么,哪怕只是无谓的尝试也好,做点什么吧。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