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你好吗,林医生

你好吗,林医生

冬時 著 主角:向晚、林译白 来源:晋江文学

完结 免费 宠文 言情

众人皆知,向晚喜欢林译白,明德中学校草,高傲骄矜,外貌出众,成绩优异,却从来拒人于千里之外。 人人笑看这场声势浩大的倒追,向晚会败兴而归。 直到某日,回家途中,向晚像往日一样对某人赞美轰炸—— “林译白你好帅啊!” “你穿衬衫怎么这么好看啊!” “林……”   还没说完,就被按在道旁的树上,堵住了嘴巴。   好久,林译白才放开小脸爆红的向晚,撂下一句:“吵死了。”...

9万字 更新:2018/12/21

在线阅读

众人皆知,向晚喜欢林译白,明德中学校草,高傲骄矜,外貌出众,成绩优异,却从来拒人于千里之外。 人人笑看这场声势浩大的倒追,向晚会败兴而归。 直到某日,回家途中,向晚像往日一样对某人赞美轰炸—— “林译白你好帅啊!” “你穿衬衫怎么这么好看啊!” “林……”   还没说完,就被按在道旁的树上,堵住了嘴巴。   好久,林译白才放开小脸爆红的向晚,撂下一句:“吵死了。”

免费阅读

车子里的空间原本就十分狭小,林译白这样凑过来给向晚系安全带,两个人就离得更近了些。

男子特有的气息几乎是顷刻间扑鼻而来,那种淡淡的清冽的香气,并非刻意为之,却让人欲罢不能。

心头痒痒的。

他一向没有轻重,这个爆栗疼得向晚眉头紧紧皱着,脸颊涨红,那模样像个气得跳脚的小孩儿。

此情此景,明知林译白其实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向晚仍旧忍不住多想,一时间也变得有些扭捏。

男子却全然不同,他系完安全带又好整以暇地坐回自己的位子,神情淡淡地看着方向盘,低声问她:“你家在哪?”

向晚忸怩不答。

林译白有些不耐,修长的手指已然拧钥匙打火,蓄势待发:“怕我?”

向晚不知所谓地摇摇头。

林译白目视前方道路,看起来没有一丝杂念,“说吧。”

路边霓虹光影流转,不时透过半敞的车窗打进来些,映在男子轮廓分明的侧脸上。分明是五彩颜色,却让他平添些禁欲的气息。

让人不敢直视。

向晚这才报出一串地址。

车上的空气很清新,和林译白身上自然的清冽香气不一样,这是特意放的橘子味空气清新剂。在闷热的夏季,显得格外沁人心脾。

向晚在这个香气中迷迷糊糊,不自觉地想了好多事情。比如他们的从前,比如现在,她为什么坐在他的车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玄妙。原本以为此生再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两个人,竟然鬼使神差般的,又遇到了一起。

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那玄之又玄的——缘分?

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她看着窗外,情不自禁地问出来:“你为什么要送我?”

……

好久好久,都没有回应。

久到向晚以为林译白没有听见,想要再说一次的时候。才听见他和平时不太一样的,略略有些喑哑的声音:“你很笨,不安全。”

他说这话时,是一本正经的。

果然,连说话方式都和以前一样,证明他还是林译白,从来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

向晚暗暗白他一眼,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心里骂他一通,犹觉得不解气,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讽刺他:“那我真要谢谢你了呢。”

她说完这话,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终于吐了这口恶气,原本因为酒精而有些迟钝的脑子这时也灵便了这些。她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几乎脱口而出:“哎,不对呀,你怎么会在那间酒吧?”

还没等林译白开口,她又想到了刚才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继续问:“刚才那个电话是你打过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间酒吧?你是不是特意来找我的?”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子听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只是余光扫她一眼,不置一言,全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看着前面的路况,继续认真地开自己的车去了。

向晚这一大串话说出去,却连个回音也没听着,心里觉得憋屈,不由得生出些些怒气。借着酒劲儿也发作起来,也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直说:“你这个人,还是那么讨厌。”

或许是太过直白,这回倒是终于吸引到林译白的注意,他趁着红灯的功夫,终于肯正眼瞧她,看起来对向晚的话颇有些不满:“为什么?”

向晚也不畏惧,直言不讳:“你看你那个刻薄的样子,跟你说话你不是爱答不理,就是一阵冷嘲热讽,我跟你讲啊,你这样是没有朋友的知道吗?”

她一喝完酒,连话也多起来,原本就是个小话痨,这时喝了酒,在林译白面前,像是有吐不完的槽。

林译白听了向晚的话,认真咀嚼了一番,眉头微微蹙起,好看的侧颜还是没有一丝柔和的弧度,他微微偏过头:“这样么?”

向晚丝毫不给面子地当即点点头。

也许是她的回答太过简单粗暴,一直到车子停在向晚家的楼下,林译白再没和她说过一句话。

并且像是将心思全投入到开车里去,全然没有想理她的意思。

车停在向晚家有些老旧的小区里。这里算是老城区,住在这儿的大约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到了现在这个时间点儿,整个小区连个人影儿都见不着。连灯光也只剩下寥寥几家。

车外的环境静谧安然,悠悠几声蝉鸣传进来,车子里的氛围一下子更加安静了。向晚有些无所适从,她低着头,匆匆说了句:“到了,那我先走了。”

其实这样说着,她的手按在车门的开关上,却还是没有开门,似乎在等着他接话。

“嗯。”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的小插曲,让他心里不快,这时林译白仍是看着车窗外,一眼也没有看向晚。借着点点月光,从向晚的方向看去,竟有些落寞的意味。

她不知怎的,脱口而出:“那个,你要不要上去喝杯水?”

……

话一出口,才觉得有点不是味儿,这话怎么听都像是□□裸的勾.引。她有些不好意思,试图说点什么补救一下:“我,呃,楼道的灯坏了,我有点儿怕黑。对,太黑了。”

林译白微不可查轻笑一声,看她一眼,又将唇边笑意敛了去。这个笑容很短促,若不是她一直看着他,根本不可能捕捉到。他睨了向晚一眼,拔下车钥匙,淡淡撂下句:“走吧。”

向晚这时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刚才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暗夜深深,孤男寡女……这岂不是一点就着?完了,这回林译白肯定误会了。可是,他还真的跟上来,要送她回去,莫不是……莫不是真的想跟她发生点儿什么吧?

身娇体小的小女子悄咪咪抬眼瞧了瞧面前走着的男子,她刻意走得慢吞吞,跟在后头,和他保持些距离。她警惕性很高,要和危险物种之间保持可逃生距离。

走着走着,林译白突然停了,似乎是在等她。

向晚摆摆手:“你走你的!”

林译白干脆转过身来,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拉过去,抬眼看了看面前的楼宇,说了声:“带路。”

向晚暗搓搓把自个儿的手从林译白手里挣出来,看来,刚才还不是安全距离。

她租住的小区很小,很快就到了自家楼门口,楼道灯坏了的事确实不是她胡诌,可能有些年久失修,原本声控的灯一到了晚上就开始不停地闪。

前一秒还陡然亮堂,下一秒就黑灯瞎火。让人着实有些受不了。向晚上次从KTV回来的时候就实实在在给自己做了好一会儿心理安慰才敢走进门去。

尽管天色很黑,不过两人距离颇近,林译白察觉到了向晚的恐惧,很自觉地伸手去拉她。

向晚看见林译白伸手过来,总觉得是在暗示她,她这时要是真拉上了一会儿可更不好让他走,说不准就会引狼入室……

她坚定地在心里否定了这个可能,全装作没看见那只伸过来的手,装出一副懵懵的样子:“走啊?”

这样的老式小区,楼层最高只有七层,是不安装电梯的。向晚住在四楼,就跟着林译白一层一层爬上去。

刚走到二楼,原本一闪一闪的楼道灯,熄灭后就再也没有亮起来过,整个楼道一下子变得漆黑又空旷。空空荡荡,像是一个未知的世界,不知道有什么,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向晚攥紧了自己的衣摆,这个场景,让她实在有些害怕。

尽管心里畏惧,她的眼睛还是不自觉地四处看,像是防备着周遭的一切。

幸好,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

向晚前后左右环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低下头,准备看着点儿脚下的楼梯,以免自己踩空。

不看还好,一看,竟然发现地上一大团黑色的不明物体,并且正向着她移动。向晚的脑子一下子几乎停止了运转,与此同时,那团东西竟也一下子向着她扑了过来。

伴着一声响亮的尖叫,向晚本能地扑向走在前面的林译白,惊声喊着:“啊!林译白!什么东西啊!”

原本以为只要能贴近男子找点儿安全感,不想,这一扑,却稳稳被林译白接在怀中。

他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照向那团想着向晚扑过来的黑影。

向晚躲在林译白怀里,牢牢地搂着他,一动也不敢动,更别说看那黑影儿一眼了。

林译白见向晚真的吓着了,抬起的手顿了顿,还是揉揉她顺滑的发丝,低声安慰:“是猫,不用怕。”

黑暗中,这个透着隐隐温热的怀抱成了唯一避风的港湾。向晚窝在林译白怀里,甚至微微地抖着。

正说着话,二楼一户人家的门开了,灯光从他们家里照出来,终于让楼道里不那么黑得渗人了。出来的是个看着年过六旬的老大爷。他一出门,一眼就看见正紧紧相拥着的林译白和向晚,有些不大高兴:“出什么事了,弄这么大动静?”

林译白略为歉意地解释了一番,大爷才摇着头回去。一边关门,一边自个儿暗暗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唉,真是伤风败俗!”

两人终于是一路有惊无险地走上了四楼。

一直到站在四楼的台阶儿上,向晚还是有些平静不下来,尽管知道是只猫,仍旧觉得不住地后怕。幸好今天阴差阳错叫了林译白上来,要是只有她自己,保不准今儿个就命丧于此了。

第二天,全S市都会知道,她在这儿被吓死了,被一只猫吓死的。

可是转而这种后怕就被纠结代替了,向晚翻着自己的手包,半天也没找到开门的钥匙。倒不是找不着,只是这个时候找到了反而更麻烦,林译白在这儿,她到底让不让他进呢?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