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奇幻→ 罐战士

罐战士

士罐 著 主角:迟言、迟步 来源:黑岩

完结 免费 仙侠

因复仇而戴上魔罐的战士,因理念而背叛家族的武者,因疾病而挣扎求存的僧侣,因贪婪而苟延残喘的盗贼,皆是在那无穷尽的层层恶魔阻拦之中,迈向那无人知晓的深渊。...

2万字 更新:2019/07/22

在线阅读

因复仇而戴上魔罐的战士,因理念而背叛家族的武者,因疾病而挣扎求存的僧侣,因贪婪而苟延残喘的盗贼,皆是在那无穷尽的层层恶魔阻拦之中,迈向那无人知晓的深渊。

免费阅读

>夜里,一处装饰的金碧辉煌,由十数位富豪共同出资建造的地下私人角斗场内,在场馆中央顶端安置的白炽灯光猛烈照射之下,伴随着周边观众们的嘶声呐喊,擂台上相距不过数尺,面对面站立,此前素未谋面的两名对手里,比起肥胖的中年男人,相对年轻消瘦的那位,却是在此刻无奈的放下了一双戴有着厚重拳套的手掌。

“穷鬼,你他妈的还敢还手?快把胳膊放下,听到没有,不准反抗,看这儿,看这儿。”耳中传来急促而兴奋的话语,声音都因渴望而变得微微发颤,在决心不再抵挡对方拳脚攻击的年轻男人对面,一张满脸横肉,口中尽是黄牙的丑陋面孔挑衅般的喊着,痴肥的脸上则是恶心的做着挤眉弄眼的夸张表情,惹得周围的观众们兴致更是高涨。

年轻男人对此没有反感的表示,他仅将双手自然垂下,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清空思绪,来准备好去迎接任何的打击与疼痛,而不出他所料,在对面家伙刚刚喊完发泄的咒骂后,自己的肋骨下面就挨上了重重的一拳,尽管已经有着许多次类似的经验,他还是因为骤然降临的剧痛而下意识的弯下了腰。

“妈的,你以为你是谁?”胖男人昂起头怒吼,接着却是在出拳贴近年轻男人的瞬间留下一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低语,“朋友,挨打就演的逼真点,还想不想拿钱了?”

“啪”,话音刚落,胃部的呕吐感还未退去,年轻男人左边的脸颊,则又被凶狠的扇了一巴掌,这使得他脚底不稳,来回摇晃了下,而下一秒,一脚有力的踩踏就印在了他的胸口,把这位为生计所迫的青年直接蹬的向后仰倒,后脑着地,结实的摔在了擂台坚硬的金属地板之上。

“哗”,见到这一幕,角斗场围观席上的观看者们掌声雷动,雄性的咆哮,雌性的娇呼,不时夹杂着几声尖利的口哨,此起彼伏的回荡在场馆内宽阔的空间中。

“打得好,就该让贱民知道自己的位置,看他们还敢妄图挑战与生俱来的命运。”围观席上,一位衣着华贵,吼声中气十足的男人愤慨的叫嚷道,而随着他这声格外清晰的呼喝,又是令场中爆发出了新一轮的大笑。

刚将对手彻底打倒,场中央的肥胖男人高举起右臂,向着擂台的四个方向分别转身招手致意,他额头汗津津的,缘于很少做体力运动的缘故,就算是白打一个不能还击的对手,这一会儿的时间也是使他感到了些许的劳累,不过望着躺在地面上,如同一条死狗般不再动弹的年轻人型沙包,肥胖男人却是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焕发了不少。

“这个木桩是从哪里找的,你们主办方要负责,不是说好了他不准动手的么?刚才可是把老子吓了一跳。”

潮水般的欢呼尚未消退,而离下一场格斗开始的时间却是还有着数分钟的间隔,擂台上,喘着粗气的肥胖男人脸上笑意缓缓的消失,他眉头皱起,压低嗓子,转头对着一旁随意倚在擂台边绳上的裁判冷冷的说道,在明亮灯光的照射下,隐约可见在肥胖男人脸部鼻梁的左侧,有着一道轻微的红色擦伤痕迹。

“刚才那个情况是意外,天知道是怎么回事。”被问到的裁判背部向后一用力,借助边绳的弹性直起了腰,抖了抖手脚,懒散的答道,“这小子干了已经有段时间,此前他可是一直是挺老实的,从来没出过今天这样的差错,但你无需动怒,本斗技场对于这类突发情况,向来是有着专门的惩罚措施,一会儿等到把这家伙拖下去后,定然会去好好的教训他,让你满意。”

这位说话的裁判嘴里叼着一根吸管,言谈间有点含糊不清,他头上戴着个棕黄色的鸭舌帽,而帽子下方的外表看起来则是出人意料的年轻,从光滑的下巴以及略带稚气的容貌来看,此人的年纪顶多只有十七八岁,但在这个年龄却是能够一直在这一掷千金的地下角斗场内,担任着常年如一日的主裁判职位,着实是令许多初来乍到,对此地不够熟悉的客人感到意外。

“哼,算你识相。”肥胖男人冷漠的答道,不去理会裁判语气里轻微的嘲讽,他将一只光洁的皮鞋不留余力的踩在了身下侧身紧闭着双眼的青年额头上面,并且紧接着又把那只皮鞋的鞋跟用力下压,使劲的转了几个来回,直到将鞋底之前在场馆外踩到的些许污垢,全部都印压到了脚下这名木桩的苍白脸孔之上。

恶劣的行为,裁判想着,但他对此只是无趣的瞥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手,而在几声清脆的击掌声后,从擂台的边缘,顿时便翻身跃上了四名体格魁梧的大汉。

肥胖男人见状只好抬起皮鞋,不过在下场前,他却又是猛踢了地上年轻人的头部一脚,而四名大汉则是一言不发,直接走上前将一动不动的青年,一人负责一个手脚的从擂台上贴地拖了下去,并快步走进了观众席侧面一处黑暗的通道之中,而在他们沿途路上经过的地面,则是留下了从那个年轻人身体里渗出的一串鲜红血迹。

总共挨上了约莫有上百拳,却还是能够勉强维持着清醒的青年,脑袋在晕晕沉沉间,仿佛是看到了一位腰间挂着剑鞘,拥有着一头自然垂下的紫色长发,身形苗条的少女从他的身旁悄然走过。

不过就在与青年擦身而过的瞬间,紫发少女却是忽然给了凄惨的他一个怜悯的眼神。

是那位刚才在休息室独坐在角落里的女孩子,青年恍惚般的想道,而在更远处,白光闪耀的擂台上方,另一位身形庞大,全身穿戴着金甲的持刀武士却是早已站在了那里,等待着即刻后要与少女进行的激烈交锋,与之前肥胖男人和青年娱乐性质的打斗不同,这名武士是要与紫发少女来一场真正的决斗,不死不休。

于是十来秒后,全场的观众沉寂,而下一刻里,却是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这是她从黑暗的通道内现身了吧,人气还真是高,青年为了分散注意力,胡乱的想着,而正如他所料,此刻斗技场的观众席上,帽子,酒杯,钞票,等等,均是被不停歇的抛往了空中,在两位高级战士的生死交战前,怎样热烈的气氛渲染都是毫不为过。

而至于刚才还被打的像猪头一样,全身都布满了伤口的年轻男人,现下却已是无人理会,甚至在数分钟后,少女与武士激烈的战斗便是会抹除掉观众们对于刚才的青年本就所剩无几的记忆,而几位大汉在把他拖到了通道尽头的出口处后,也是放下了手,任由他一人平躺在地面上,嘴角不停的溢出鲜血。

通道里,一位穿着如管家模样的老人走近青年,在后者的面前随手丢下了两张随意涂有红黑色颜料的卡片,之后便直接转头离开,而青年在觉察到老人的这个举动后,仿佛是如梦初醒般,他艰难的撑开了高高肿起的眼皮,接着便猛然一手伸出,抓紧了近在咫尺的那两张卡片,好似生怕它们长了腿,会自己跑掉一样。

青年低声的说了句话,但除了他本人外,根本没人能够听得清楚,随之他苦笑了下,而这下子的轻微动作却是引得他接连的咳嗽了个不停,每一次的咳嗽都带着吐出了一摊鲜血,染红了面前凉意透骨的地面,与在手指间的那两张用命才好不容易换到的报酬。

迟言静静的等待到自己的身体吐完了这次该流的血,才终于慢慢的爬起了身,他单手撑地,另一只手则拾起泡在血液中,已经被完全浸透了的卡片。

他的眼神忧虑,心下则是忐忑不安着,被弄成这样,这货币卡还能不能用了,而对于自己吐血的状况,他却是不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这种伤势已然经历过不少次了,就算是再多出这么一次吐血,也应该是不会怎样,何况他马上就要去做一件收益极高,风险却也极大的事情,身体的这点健康隐患,短时间内实在是没必要去关注。

这名青年,他的名字叫做迟言,摇晃着独自站起了身,扶着通道走廊两侧的栏杆,一瘸一拐的走出了这栋建立在地下,埋葬了许多条孤魂野鬼的斗技场,身影逐渐隐在了建筑外弥漫的雾气之中。

………………………………

………………

“哥哥,你又这样,快去厨房把菜盛满了,这回可得多夹点排骨进去,刚才的肉都被你一人抢光了。”老旧木制餐桌的一边,一位扎着个马尾,全身上下瘦骨嶙峋,干瘪的几近有些像是个骷髅,外貌令人惊悚的女孩子正在故作埋怨的说着,而虽然她的话里有着责怪的含义,但声音却是轻快得很。

“哪有,你看错了吧?又污蔑我,唔…好啦好啦,别闹,我这就去。”小桌子的另一边,女孩子的对面,便是刚刚出了斗技场没多久,鼻青脸肿尚还未消的青年。

尽管想发扬本性,偷个懒省下多走到那厨房的几步路,然而在最疼爱妹妹泪眼朦胧的注视下,迟言还是又一次的决定了妥协,只见他端起桌子上一个不剩多少菜肴的盘子,顺便把自己吃干净所有米粒的饭碗摞在上面,便步履蹒跚的朝着厨房处挪了过去。

《触摸深渊》是由星合联盟公司独家制作并发行的一款神经联网游戏,该游戏属于团队闯关类型,以精心设计的关卡,高难度的挑战性而著称。

玩家们在游戏世界中需要不断的进行探索冒险,组建团队,完成任务,直至达成最终的目标,到达深渊的最底层,而由于目前游戏尚还没有玩家能够做到这一点,因此第一位到达最底层的玩家将不仅能够获得无与伦比的荣誉,并且星合联盟公司的全体工作人员,为了感谢该玩家在此过程中的艰辛努力,也允诺会完成此位玩家所提出的任意一个愿望。

迟言手里拎着个菜勺,脑子中却是想起了游戏介绍书里开头这些冠冕堂皇的文字,虽然对获得这危险游戏的什么荣誉他并不感冒,但星合联盟的承诺却是极为珍贵,故而才打动了他,“今天吃完这顿,下一顿可就不知是什么时候喽,唉。”

迟言叹了口气,嘴里嘟囔着,无精打采的把好不容易才能吃到一次的排骨炖菜从铁锅里拨进盘子,由于不大专心的缘故,手里的金属勺子在这期间结果没好气的刮擦到了锈迹不少的铁锅表面,令其发出了刺耳的滋滋尖声。

“不过若我万一能够侥幸活着回来,那时候就不要说是吃饱饭,就连身上的债务,妹妹的病,和……”想到这里,盛菜时自顾自嘀咕着的迟言,脸色瞬时阴沉了下来,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他拿着菜勺的那只手悬停在空中,用力的握紧,手指的皮肤都透出了青白色,但下一刻,他却又是轻微的摇了摇头,卸去了手掌的力道,无所谓的继续做起了盛菜的动作。

“很久之后才需要考虑的事,现在还是不要费心琢磨了。”迟言摇了摇头,刻意扯动嘴角,苦涩的笑了下,使自己的脸色回归到平常的状态,而随后他迅速装好了盘子里的食物,默默的往回走去,那里的妹妹还等着他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