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娇妻萌宝心尖宠

娇妻萌宝心尖宠

唐三小姐 著 主角:陆漫、薄夜寒 来源:掌中云

完结 免费 宠文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结婚三年,薄夜寒为了她的妹妹逼她签下离婚协议书。 六年后,带着龙凤胎回归,她本想安定的生活,却被总裁前夫缠上身。 儿子:“总裁爹地,妈咪有约,要排队哦!” 女儿:“我有爹地了,才不是你。” 搞不定小的,那就先搞定大的。 她想逃,逃不掉,反而一步一步掉进他的温柔乡。 从此,她跟双商超绝的萌宝,成了他又爱又恨的心尖宠。...

24万字 更新:2019/07/22

在线阅读

结婚三年,薄夜寒为了她的妹妹逼她签下离婚协议书。 六年后,带着龙凤胎回归,她本想安定的生活,却被总裁前夫缠上身。 儿子:“总裁爹地,妈咪有约,要排队哦!” 女儿:“我有爹地了,才不是你。” 搞不定小的,那就先搞定大的。 她想逃,逃不掉,反而一步一步掉进他的温柔乡。 从此,她跟双商超绝的萌宝,成了他又爱又恨的心尖宠。

免费阅读

两相对望,气氛正沉默着,陆漫突然勾起冷唇笑了笑:“薄先生,绑架儿童应该受到什么惩罚,需要我来给你普及么?”

她说着,朝门边踏近了一步,高跟鞋在地砖上撞出清脆一声响,双眸里尽是冷漠:“你觉得,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是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

她的话音落下,薄夜寒的面上肉眼可见的冷了几分,逆着光,整个人看上去更加冷寒。

陆漫直视着他,挺直着上半身,身姿傲然,脸上没有丝毫怯意。

她在等候一个时机。

然而下一秒,在她面前的薄夜寒动了一下。

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他全身原本周转的剑拔弩张的恣意气势瞬间敛了下去,就像是锋利的剑刃亮相,转瞬又入了鞘。

陆漫几不可闻的拧了下眉头,手指有些发紧,为他捉摸不透的态度。

刚刚看上去还是满盛怒意的薄夜寒,此刻一脸平静,他也朝着陆漫走近了一步,终于说出了自她出现以后的第一句话:“一年也好,十年也罢,只怕是十秒,你都没有这个本事。”

陆漫的脚后跟抵在地上,抬眼看着再一次近在咫尺的男人,不在他视线内的右手紧握了几分。

“是么,”她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我差点忘了,这可是凉城,谁能动得了你薄夜寒,就算你是杀人放火,想必也没有人敢多吱一声吧。”

“不过,”没等薄夜寒开口,她收起嘴边的弧度,很快再次说道:“薄先生也算是半个生意人,既然是生意人,就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堂堂薄氏总裁绑架儿童,这件事要是闹大了,即使薄先生家大业大不在乎那点股价波动,您的身边人陆雪小姐的感受您总在乎吧?你也不希望她的抑郁症更加严重吧?”

听她提到陆雪的抑郁症,薄夜寒无波的脸上终于现出了几分波动,眸底迅速闪过一丝阴霾:“她的病,是因为你。”

她说了这么多,能让他动容的,也只有‘陆雪’这两个字。

陆漫看着他的双眸眨也不眨,毫不否认的点头:“是,所以把孩子还给我,我会带着她永远消失,绝对不会再打扰到你们的生活。陆雪知道我还活着,想必也不会再愧疚,病慢慢的也就好了。”

她的声线没有丝毫起伏,语气听上去竟像是为了他们在贴心着想。

薄夜寒不怒反笑:“消失了六年,陆小姐模样变了,嘴上功夫也是见长了不少。”

陆漫没有理会他的嘲讽,平静的回道:“该怎么选择,薄先生是个聪明人,应该很清楚。”

她的反应太过平淡,薄夜寒像是觉得无趣,错开了视线,直接越过她走到了不远处的沙发旁。

陆漫可不会觉得他是要放过她了。

“陆小姐一直提到孩子,倒是让我想起了另一件往事。”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

等陆漫回头看过去,他已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身姿笔挺,西装服帖的偎在身上,低人一头的高度,气势上却丝毫不落下风。

她自然知道他指的是哪一件事。

六年的时间,陆漫发现变得不只是她,薄夜寒也变化了不少。

之前的几次见面,她不愿意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此刻不得不面对他,才直面的认识到了他的改变。

从前的薄夜寒是锋利的,有棱角的,在面对她时从来只有不加掩饰的厌恶,所有的温柔都留给了另一个女人。

如今的薄夜寒更加擅长伪装,他收起了所有的情绪,让人更加捉摸不透。

他更强大,更无情,也更难对付了。

这个认知让陆漫的眉头难以抑制的堆起了几抹弧度。

在她留在原地的十几秒,薄夜寒已经点起了一支烟。

寥寥烟雾氤氲在他的周围,他低沉的嗓音也似是染上了几分飘忽不定:“你不是不能生么?”

说这话时,他甚至没有回头。

陆漫的大脑和内心都处于混乱的状态,身体却奇迹般的愈发镇定。

在来的路上,她就预料到这副场景,也有思考要如何应付这个问题。

路上她没有想到最合适的回答,到这一刻,陆漫发现她依旧没有答案。

有什么好说的呢?在面对剥夺成为母亲权利的威胁下,她相信任何女人都不会束手就擒。

只是没必要连累了那个医生,若是被薄夜寒知道了事实真相,他绝对不会放过制造骗局的任何一个人。

陆漫看着他的后脑勺,一直塞在口袋里的右手在那块坚硬的物什上几下摩挲。

她缓慢的朝薄夜寒走近,悄无声息。

薄夜寒背对着她,后脑勺却似是也长了双眼睛,在她走到身侧的一秒,侧首抬眼准确无误的对上了她的双眸:“子宫天生畸形?那么,这个你和乔之南的孩子,又是怎么来的?”

陆漫抵到唇边的话语顿时堵在了嘴里,她的心底有几分意外,但很好的掩饰了自己,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

薄夜寒竟然以为溜溜是她和乔之南的孩子……

陆漫的心里不期然松了一口气。

这样也好,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薄夜寒锋利的目光还停留在她的脸上,她知道,他在观察她的反应。

陆漫敛了敛眉间,露出几分不耐烦的样子,冷声道:“以前的事,我不记得了,也不愿意去想起,现在,你我二人两不相干,只要你把溜溜还给我,我保证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她脸上的不耐毫不掩饰的宣扬,回答的倒是避重就轻,薄夜寒心里冷笑一声,凤眸微眯,声音终于带上了几分愠怒:“若是我不呢?”

简短的五个字,客厅的气氛顿时变了样,原本伪装的温和假象尽数撕去,掀开表面的平静,露出了早已是惊涛骇浪的内里。

陆漫余光不动声色的环顾了一下客厅,一楼能看见的房间不多,倒是二楼几个紧闭的房门值得怀疑。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多一秒看不见溜溜,她的心里就要多悬一分。

手心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沁出一层薄汗,陆漫的目光重新落到了沙发上的男人脸上,声音压得又低又缓,一字一句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薄夜寒蓦地轻笑一声,好整以暇的坐姿尽显轻蔑:“怎么个不客气法?”

他的话音刚落下,便看到面前的陆漫突然的动作。

在部队练就的警觉心让薄夜寒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全身的肌肉紧绷,做好了防守的准备。

再定眼看去,陆漫的手上多了一个黑色的物件,正对着他举起。

那是一柄手枪。

薄夜寒眸底的暗芒微震,视线越过黑洞洞的枪眼直射到陆漫的脸上,面上倒是没有丝毫惧意,只露着些几不可闻的意外。

“把孩子还给我。”

陆漫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冷静的可怕,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紧握着枪的手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抖,枪身已经被捂的温热,却依旧像是一块冰,隔着皮肤一直凉近她的心底。

薄夜寒抿着唇,即使看清了她手中的枪,也没有多大的反应。

不相信她真的会开枪是么?他低估她了,低估了一个母亲为了孩子可以豁出一切的决心。

陆漫冷笑着,缓慢的抬起另一只手,两手举着枪对准了薄夜寒的心脏位置。

看着他一直沉默的嘴脸,她嗓音平静的近乎淡漠,再一次开口道:“把溜溜交出来,否则我真的会开枪。你教过我的,只要我打开保险栓……”

她的手随着话语动作着。

薄夜寒盯着她,高大的身影逆着光,眸底不含半分温度,像是看着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

良久,伴随着枪身上膛的‘咔嚓’一声,他冰冷的声音终于响起:“是么?那你开枪。”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