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总裁→ 霍少的娇妻有点甜

霍少的娇妻有点甜

楠杏 著 主角:金浅浅、霍权霄 来源:原创

完结 免费 宠文 霸道总裁 言情

二十岁的金浅浅因家里破产不得已攀上兰城第一权富霍权霄,寻求保护伞。 当情敌有危险时金浅浅主动请缨护情敌周全,所有人都在夸她大度识体,霍权霄撕掉她的面具,逼她露出真面目。 “我白吃白喝养着你是为了让你给别人冲锋陷阵?” 金浅浅娇笑,“哦,我才没有那么伟大,我是担心江小姐因为你有个三长两短,比如缺胳膊断腿要赖上你,我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离婚后,金浅浅骂他混蛋,霍权霄一点儿也不生气,哼笑,“你还住在我的户口本上呢,想搬出去,你没有这个本事!” 我爱你,蓄谋已久。...

4.4万字 更新:2019/07/22

在线阅读

二十岁的金浅浅因家里破产不得已攀上兰城第一权富霍权霄,寻求保护伞。 当情敌有危险时金浅浅主动请缨护情敌周全,所有人都在夸她大度识体,霍权霄撕掉她的面具,逼她露出真面目。 “我白吃白喝养着你是为了让你给别人冲锋陷阵?” 金浅浅娇笑,“哦,我才没有那么伟大,我是担心江小姐因为你有个三长两短,比如缺胳膊断腿要赖上你,我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离婚后,金浅浅骂他混蛋,霍权霄一点儿也不生气,哼笑,“你还住在我的户口本上呢,想搬出去,你没有这个本事!” 我爱你,蓄谋已久。

免费阅读

霍权霄解开安全带,看着戴口罩的女人不动,“怎么了?”

金浅浅全身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病兮兮的柔弱样,“我全身都很不舒服,没有力气。”

“麻烦。”虽然他口头上嫌她,可还是抱着她下车了。

江露曼远远就看到他抱着金浅浅走过来,指甲在名牌包包上抠出裂痕。

她化着淡妆,穿着女性修身的职业装,身材姣好,一头乌黑直顺的秀发披散在肩头。

金浅浅看着自己的头发,以前烫过染过,发质没有那么好,摸着也不柔顺,本来还可以在脸蛋上一较高下,现在她都不敢去看自己的脸,一股浓浓的自卑涌起。

江露曼刻意不让自己表现出异常,笑着说,“霄哥,我爸早上的飞机已经到了,现在在等你过去。”

金浅浅的神经一抖,他为什么要去见她爸,一般什么情况下要见家长?他们是要结婚了吗?

霍权霄点头,“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就跟你一起去。”

江露曼露出更大的笑容,“那我就不进去了,在车里等你,等下开我的车,反正我这辆车也都是你送的。”

金浅浅的手指慢慢蜷缩起来。

进去客厅,霍权霄想把她放在沙发里,一弯腰就发现她的两只手臂死死地缠着她的脖子不肯放。

他低眸去看她。

金浅浅仰着一双大大的杏眼盯着他,“你不要出去留在家里陪我好不好?”

“我有事要做。”

她的烧已经退了不少,好好休养就可以了。

金浅浅就是不肯下来,“我不想你跟她走,我想你陪我。”

霍权霄沉下脸,“下来。”

金浅浅碍于他的气场,只好松开手臂任由他把自己放在沙发里。

“你一定要跟她一起去吗?”

霍权霄没回答她,径直上楼去衣帽间换衣服。

金浅浅垂下眼眸。

他现在什么意思?看她丑点就要这么明目张胆甩了她吗,那她以后要怎么办,难道她真的要被玩玩就丢了?还是等他结婚后当小三?

不行!

她绝不会让自己面临这样的命运,她好歹是金家大小姐,怎么可以沦落到变成让人人唾弃的第三者。

想到了这里,她就站了起来,慢慢上楼,来到卧室,拿了睡衣进浴室。

打开水龙头把浴缸放满冷水,脱掉衣服,她把腿伸进去。

天气很热,不过她把整个人浸泡进去水里时还是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缓缓地把自己的脸埋进水里。

这样有利于她过敏的恢复,她不想顶着一身疹子去讨好他,不然只会惹起他的反感。

密密麻麻的疹子,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都害怕。

憋气再起来,不断重复。

霍权霄换好衣服后下来没有看到她的人,不是说没有力气走路?于是迈着长腿来到卧室,看到浴室的灯亮着。

他拧开进去,走了几步就看到浴缸里面光溜溜的女人。

“金浅浅!”

金浅浅刚想从水中冒出来听见他在吼她,踩着浴缸想上来脚下在内壁一滑,整个身体重心不稳淹了水里。

噗通了两下就被拎了出来,不是温水而是冷水,男人的脸色蓦然就沉了下来,“你昨晚发烧把你的脑子烧傻了吗!泡这么冷的水,是不是嫌你自己烧得不够重!”

金浅浅靠在浴缸边沿咳嗽,眼圈红得更厉害,“你不就是嫌弃我浑身都是红疹,我泡冷水能让疹子快点退。”

他难不成是觉得她以为自己要被甩在自虐吗?

霍权霄看着她这副蠢样又生气又好笑,直接拿起架上的浴巾一把将她拎出来包上浴巾,放在大床上。

金浅浅看着他刚换上的衬衫湿了,“你衣服湿了。”

霍权霄手掐着腰盯她,“还不都是因为你。”

她笑了笑,脸色可能因为泡冷水而变得很苍白,“那你别出门了好不好?”

霍权霄刚转身就被她抱住了腰,含情脉脉,楚楚动人地赖着他撒娇,“阿霄,我人不舒服,你陪陪我嘛。”

霍权霄真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磨人,想出个门谈点事情都走不了,他解开缠着他的两只藕臂。

“躺着,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我不渴,也不要喝什么热水,我想你坐在这边陪着我。”

她拉起他的大掌,活脱脱幼稚得像是个孩子,霍权霄想,她的年纪本来也勉强算是个孩子。

他拿出了手机,“露曼,我今天去不了,你跟江叔叔说下,我明天再过去。”他低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女人,“嗯,遇到点麻烦事……是,我知道……”

金浅浅看着他在打电话,俊美的面部轮廓线条分明,是自成一派的成熟矜贵。

他为了她都不惜跟江露曼说谎,她是不是可以自作多情地认为他其实也是有点儿喜欢她在乎她的呢?

结束通话,霍权霄把手机放在一边,“躺下去睡觉。”

“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

事情不能今天谈,那就明天再谈。

金浅浅嘀咕,“那你干嘛脸那么臭地对着我?”

她都觉得自己有点得寸进尺了,他都为了她不出去而且跟江露曼说谎了,可她还要计较他是不是心里对她有气?

她真是矫情!

霍权霄当然知道她存的是什么小心思,突然抬起手摸她湿漉漉的头发,“浅浅,娶你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养着你,也可以一直这样宠你。”

霍家少夫人这个位置不是谁都可以坐的。

金浅浅听见他说前面那句话,心口裂出一大道缝。

她拼命挤出笑容,“你的妻子位置是不是只能留给……江露曼?”

霍权霄拢眉,“不是。”

金浅浅躺了下去,抱着被子转过身去,语调听起来很轻松仿佛不在意的样子,“没关系啊,我也不是很想嫁给你,之前是为了让你帮我才想让你娶我的,你若是肯帮我,结果是一样的。”

有名分跟没名分,结果怎么可能会一样……

霍权霄盯着她侧睡的背影,“你欠的那些钱我都已经替你还清了,你妈只要动手术就有一半的机会能醒过来,至于金氏,我也可以帮你拿回来,只是需要点时间。”

金浅浅闭上了眼睛,眼泪掉下来,湿润了枕头,“哦,谢谢你啊。”

他说他不可能会娶她,她怎么就那么难受呢,像是有一只手伸进去把她的心脏揪住。

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这么想要嫁给他。

她想要婚姻还想要爱情,她怎么会这么贪心呢。

霍权霄替她掖好被角,低声说,“睡吧,我坐在这里。”

金浅浅一边默默流泪一边睡着了。

一觉醒过来天已经黑了,她下楼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反而看到了周姨。

“金小姐,您醒了啊。”周姨还是一如既往地热情,“霍先生说您醒了让您喝点粥。”

他估计是觉得她发烧了也做不了家务就临时把周姨叫过来。

她确实是很饿了,“周姨,这个粥没有味道,你能不能给我弄点卤肉或者小菜啊。”

霍先生说她发烧了,就能喝粥。

“金小姐,等你的身体好了我再给您做好吃。”

金浅浅低头刚喝了两口粥就听见了门铃声,周姨让他们把箱子放在一旁。

“是什么?”

“霍先生说是给您的。”

“我的?”金浅浅站了起来走过去,打开了箱子,里面是当季新款的衣裙,还有一些首饰珠宝什么的。

周姨笑着说,“我跟着霍先生很多年了,从没有看到他对这么体贴,金小姐您真有福气。”

金浅浅倒不是这样认为,他出手阔绰是自小养尊处优的习惯,何况,她这些东西全部加起来跟江露曼那辆几千万的跑车相比,实在是不算什么。

转念一想,人家跟他是青梅竹马,她顶多就算陪睡的,有什么可比性?

霍权霄下来就看到她站在箱子前面。

他走近到她后面,伸出长臂圈住她的腰,“喜欢吗?”

“你又给我买衣服了,怎么都是大红色的吗?”

“大红色有什么不好?”

“俗气。”

她最讨厌的衣服颜色就是大红色了,简直俗不可耐。

霍权霄觉得她穿大红色很好看,衬得她皮肤更白,“哪里俗了,你穿多好看,鲜艳的颜色站在人群里我一眼就能把你认出来。”

“我又没跑,你哪里需要找我。”

金浅浅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给不了她婚姻,就只能从物质上丰厚弥补她。

只是不说破,她就可以装傻,她转过脸亲了他一下,“收到礼物我还是很开心的,谢谢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