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程沫佟辰小说

程沫佟辰小说

万贵妃 著 主角:程沫、佟辰

完结 免费 都市 短篇 虐心 言情

程沫从未想过,她和佟辰的重逢,会是在床上。“沫姐,我想要你。”那个小她五岁的男人,再一次改变了她的人生。今夜,她只属于他。当一切终成过去式,程沫纵身跳入火海。“你爱我吗?”“我爱过你。”...

5万字 更新:2018/12/18

在线阅读

程沫从未想过,她和佟辰的重逢,会是在床上。“沫姐,我想要你。”那个小她五岁的男人,再一次改变了她的人生。今夜,她只属于他。当一切终成过去式,程沫纵身跳入火海。“你爱我吗?”“我爱过你。”

免费阅读

回到市中心公寓,程沫发现佟辰依旧不远不近地跟在自己身后。

她继续视他为透明,拿钥匙开门,没想到佟辰一个侧身也走了进来。

“出去。”程沫实在没有力气再大吼大叫。

“我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给我弥补的机会,求你。”佟辰语气哀怜,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带着恳求。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程沫垂帘看着脚尖,抬手指向门外。

“佘依依的母亲是因我而死,我答应过她母亲会照顾她直到20岁……我没有伪造她有精神疾病的假诊断,请你相信我……”

佟辰焦急地解释着,眼底有一团弥漫的雾气。

程沫闭上眼睛深呼吸,直接掉头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

“给我滚出去!”她咬牙切齿地大吼着,猩红的眼眸都似要溢血出来。

佟辰心底一咯噔,愧疚感和不安感将他团团笼罩住。

“这是股权转让书,我放下就走。”

佟辰声音有丝哽咽,他将手中的文件下放在门口的鞋柜上,最后定睛深深看了一眼程沫,艰难地朝外走。

程沫大口喘气,她将菜刀扔掉,两腿发软地坐在了地上。

现在唯一能支撑自己好好活下去的,就只有晨天集团了……

她要把原本属于程家的一切,都原封不动地夺回来!

程沫强压下所有翻涌的情绪,将那文件袋打开。

里面的A4纸上,白纸黑字写得非常分明——

佟辰名下的20%股份,全部转到程沫名下,还有一份10%的股份,则是几个占比不多的老股东联名转让给程沫。

那10%的股份,佟辰是用什么办法要来的?

程沫不得而知,但也没有心思去了解。

他愿意给,那自己就收。

但属于她父亲的那些股份,程沫统统都会夺回来!

酒吧。

程沫一杯接着一杯仰头饮尽。

心底淤积的情绪越来越多,除了让酒精麻痹自己,她真的找不到其他方式。

“一个人喝,不寂寞吗?”

一个微微沙哑的男声自身侧响起,程沫还未闻声望去,对方已经坐了下来。

程沫侧头打量着这个男人,身穿剪裁得体的宝蓝西装,衬衣却随性地解开了两粒扣子,露出锁骨下的小麦肤色。

“华盛集团的戴公子,怎么有闲情雅致跑来这种小酒吧?”

程沫收回视线,继续独饮着自己杯中的酒。

“原来我已经入了程小姐的眼,看来省了繁琐的自我介绍。”

戴鸣航浅笑一声,面颊浮现两个深深的酒窝。

在常人眼中,那酒窝是无害可爱的代名词;可在戴鸣航脸上,就是恶魔的标志。

“华盛晨天历来是死对头,戴公子还是坐远点,省得有心之人胡言乱语。”

程沫语气中透着疏离,她抬手正欲再饮一杯,戴鸣航却抓住了她的手腕。

“程小姐和晨天也算半个对头,我们何不强强联手,各取所需?”

戴鸣航凑头靠近程沫,微浓的古龙香水让程沫皱起了眉头。

“怎么联手?”程沫听到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戴鸣航抬起她的手背,放在唇边隔空吻了吻,随后微微一笑。

“跟我结婚。”

他话音刚落,黑暗角落一个拳头突然就砸了过来!

“给我放开她的手!”

佟辰的声音杂夹着火药味,将戴鸣航打得后退了好几步。

程沫被突然蹿出来的佟辰惊住,直到戴鸣航的人从酒吧各个角落陆陆续续涌上来,她才回过神。

“你疯了!”程沫见佟辰还想继续挥拳,连忙拽住他,他这几天依旧一直暗中跟着自己?

佟辰红了眼,反手拉着程沫往酒吧门口跑。

“抓住他们!”人群中一声高喝,一群手臂纹身的黑衣人直直朝两人奔去。

“佟辰!你放开我!”程沫穿着高跟鞋,根本跑不快。

她刚揣摩透戴鸣航说结婚的意图,被佟辰这么一闹全都乱套。

佟辰带着程沫跑进旁边的小巷子,眼见她走路一瘸一瘸,气喘吁吁,连忙一把将她扛至肩头,再狂奔起来。

“不放!死也不放!”他沉声说着,扛着程沫跑到了一废旧老房子的屋顶。

戴鸣航的人没有跟过来,应该是巷子里小道太多,被佟辰这么一绕,让他们都晕头转向。

“我们已经恩断义绝,你现在是我的杀母仇人,别再幼稚了!”程沫在佟辰肩上挣扎。

幼稚两个字,彻底刺激了佟辰。

他和程沫之间的年龄差,是他一直以来的心结。

他不幼稚,他一点都不想在她面前幼稚!

佟辰将程沫从肩头放下,然后狠狠压至墙边,近乎粗暴地吻上了她的唇。

“就算你视我为仇人,可我也是你的男人!”

他疯狂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这几个月来无尽的思念都化成浓郁的亲吻,凶猛到让她近乎窒息。

程沫没有挣扎,像一个提线木偶般任他索取。

她眼神空洞,神情木然,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微弱。

“沫……”佟辰松开她,心疼地捧住了她的脸。

他18岁的青春悸动,因她而萌芽,22岁的气血方刚,因她而疯狂。

他放不了手,她早已融进自己骨血,成为身体里无法再生的一部分。

若失去,将会生不如死。

“我可以走了吗?”程沫轻声问着,眸底的寒冰一点点聚拢。

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佟辰松开她的手,脸上扭曲着痛苦的表情。

她唇上的口红因他而颓败,像黑暗中被灼烧的花瓣,让他无法自控。

“让我留在你身边……”他近乎哀求地说着,疼痛在血管中翻涌。

程沫神情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未再说话,转身往暮色中走去。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