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开在黎明的花

开在黎明的花

缚瑾 著 主角:周逸辞程欢 来源:微小宝

完结 免费 虐心 言情

十里洋场,波诡云谲,浮城迷事,血色残阳。 我爱上周逸辞在我最悲惨的岁月里。 他是叱咤八方不可一世的矜贵,像一个身披佛光的救世主,给了我最温暖的救赎。 我爱他不惜千夫所指粉身碎骨,他于我除了阴谋便是欺诈。 如果不是他,那些年我不会相信爱情。 如果不是他,我现在也许还相信爱情。...

32万字 更新:2019/06/25

在线阅读

十里洋场,波诡云谲,浮城迷事,血色残阳。 我爱上周逸辞在我最悲惨的岁月里。 他是叱咤八方不可一世的矜贵,像一个身披佛光的救世主,给了我最温暖的救赎。 我爱他不惜千夫所指粉身碎骨,他于我除了阴谋便是欺诈。 如果不是他,那些年我不会相信爱情。 如果不是他,我现在也许还相信爱情。

免费阅读

我叫程欢,而承欢父母膝下的欢乐日子我却不曾拥有过。

我是两年前从鸟不拉屎的老家到滨城,家里穷,与其全部的人都饿死,倒不如我一个人下海。

那年头烟花柳巷遍地是黄金,灯红酒绿下包房和走廊就像一个掌控了一切的美梦,诱惑了太多清白干净女孩的理智,我小心翼翼又胆战心惊,生怕一不小心万劫不复。

我是在一吧台上拉客人误打误撞认识了我最好的姐妹琪琪。她和我一样,没钱没关系,也不受重视,虽然脸蛋好,但这年头漂亮女人太多了,靠美貌红不久,会办事有眼力见儿才是王道,可谁不想出风头啊,关键实在拿不出真金白银来。

我和琪琪都是在最底层混日子,打点野食吃,经常因为和其他人抢客人撕打得鼻青脸肿,可没办法,不抢就没活儿干,没活儿就饿着,咬着牙也要填饱肚子,才能等来扬眉吐气的机会。

可我没想到,琪琪死了。

就为了两百块钱的小费。

这行人都特别欺生,从男人口袋里搞不来票子头都抬不起,我和琪琪抱团闯荡那段日子活得真不如一条狗。最苦时候一个月吃不起一顿肉,窝在一个没窗户的地下室吃一碗面,最让我感动是她会把热汤留给我喝。

琪琪半年前被经理看上了,正儿八经给她安排进包房,她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拍着胸脯雄心壮志对我说,“程欢,等姑奶奶我有钱了,我就带你吃红烧肉狮子头,你想吃多少吃多少,吃吐了为止。”

我当时就哭了,我清楚她熬到今天多不容易,无数个夜晚她浑身伤痕,一身淤青,她总是遇到不大方还特别变态的客人,我心疼她说要不咱别干了,当什么不行啊,都能混口饭吃。

她咬牙切齿骂我没出息,她说没背景的姑娘想出人头地就得靠男人,上哪儿找有钱有势的男人啊,除了这里还有哪儿!这点苦忍不了,只能当一辈子污泥给人踩。

她是农村的,家里最小,上头四个姐姐,刚会说话就被爹妈给卖了。十六岁从她第八个养主那里逃出来,一路走一路混,最后在滨城落脚。她做梦都想赚好多钱,从豪车里走下去,把钞票捆成一沓扔她爸妈脸上,让所有人都对她卑躬屈膝。

她抱着我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又哭又笑,所有人都跟看傻子一样,她鼻头上挂着鼻涕泡儿,眼睛里写满了对苦尽甘来的渴望。

我接到经理通知,她跟我说琪琪没家属,只能通知我,她很少用那种语气说话,我当时就知道出事了,我问她琪琪怎么了,她告诉我受了伤。我挂断电话惊慌失措赶到场所,琪琪正被两名保镖放在裹尸袋里抬出来,脸上还没来得及盖白布。她睁着眼睛,表情特别痛苦,我根本无法想像她在死之前经历了怎样的折磨,那么漂亮的一张脸怎么会狰狞到这副模样。

她身上好多地方都有血,尤其是裙子,刺目的血浆染红了裙摆,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淌。我看到这一幕瞬间就崩溃了,我撕心裂肺呼喊着她名字,拨开瞧热闹的人群冲过去趴在琪琪身上嚎啕大哭,我死死搂着她,那一刻真的天塌地陷。

她是我的命,我们相依为命了两年,最惨的日子是她陪着我熬过来,好不容易到了今天,我以为再努力一把我们都能得救,可她死了。

死得让我措手不及。

我不知道抱着琪琪哭了多久,寂静的走廊尽头忽然爆发出一阵骚动,两侧围堵的人纷纷让开一条路,我含着眼泪抬起头看,站在包房门口的经理完全无视早已咽气的琪琪,一脸谄媚对从里面走出来的客人鞠躬道歉。

那男的五十来岁,一脸横丝肉,十足的凶相,胸口一条硕大的青龙纹身隐隐约约从领口露出,他看见被放置在尸袋里的琪琪,并没有因为玩儿死了人忌惮什么,他冲过来狠狠踢了一脚,“敢打老子,不要脸的贱货!拿自己当根葱了!”

他没完没了踹了好几脚,我知道来这里的客人非富即贵,没点背景和财力连门都进不来,我不敢和他争执,只能用自己身体压住琪琪抵挡男人的踢打,在她尸骨未寒之际为她保留最后的尊严。

男人带着几名手下大摇大摆离开场所,经理特别嫌弃看了眼琪琪,她脸上没有流露出哪怕一丁点惋惜,漠然无情得令人心寒,她招手把保镖叫过来,“赶紧拉走处理掉,她没爹没妈,烧了就行,惹不了官司,别在这里碍眼晦气!”

对于这样的事,这边早就见怪不怪了,每个做得特别大的商业场所一年都会死几个人,甚至包房服务员,糊里糊涂的被看上了,成为了权势张扬下的牺牲品,跟琪琪一样再也醒不过来,照样大把抓。

没名没号的姑娘惹了事只能自己扛。

经理吩咐完用手捂住鼻子,皱眉从琪琪身上迈过去,一秒都不愿意留,像是躲瘟疫一样,她对围观姑娘叫嚷着散了散了,该干嘛赶紧去,不赚钱等着喝西北风啊!

所有姑娘在经理的催促中朝着各个角落散开,鸦雀无声的沉默下,我被残酷肮脏的现实击打得站都站不起来,没有一个人肯张口为琪琪说句公道话,每张脸孔都冷漠到没有丝毫温度,仿佛除了花花绿绿的钞票,她们眼睛里再看不到是与非。

保镖从我怀里无比蛮横把琪琪扯过去,我太弱势,因此我无能为力,在这样的摧残欺压下,我连控诉的余地都没有,我只能眼睁睁看着琪琪的尸体被他们卷在袋子里提出去,一路跌跌撞撞磕在冰凉的墙壁上,就像一堆腐臭的垃圾。

我失魂落魄从场所里走出去。

我在大门口台阶下看见了琪琪男友,小坤。

他也是这家场所里的,不过他身份比我们强,长了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又特别会做事,比较受欢迎。

此时正和另外一经理手下的服务员动手动脚,那女孩笑着闹着还挺享受,然后俩人就抱在了一起。

我看到这样一幕气得浑身都在发抖,琪琪死了,刚死,尸体还没烧,他半滴眼泪都没掉,就转身投入到另外一个女人怀抱。我当初和琪琪说过,这里的男人都没心,是靠不住的,她不听,她对我说程欢我没路子,场所欺人太甚,小坤托着我总比自己闯要好走一点。

结果呢?

琪琪真他妈傻。

我朝小坤冲过去,他背对我根本没发现有人靠近,还是那女的最先看到我,她刚张嘴没来得及出声,我扬起手狠狠扇了她一巴掌,立刻给她打懵了,差点把腮帮子打歪,小坤转头的同时,我又反手抽了他一巴掌,我用了这辈子最大的力气,打完后我觉得手都被震麻了。

这对狗男女捂着脸站在那里十分错愕,难以置信发生了什么,我朝小坤脸上啐了口痰,一字一顿告诉他,“琪琪死了,你女人死了,你有没有良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