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聂先生宠妻请低调

聂先生宠妻请低调

逸卿 著 主角:周月茹聂祁承 来源:微小宝

完结 免费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皮薄馅大的包子周月茹被未婚夫和妹妹绿了个惨,索性强行轻薄了个神秘型男! 五年后她带球回国,是叱咤风云的金牌经纪人女王!为了救姑姑不得已嫁给一个身份矜贵的男人。 可……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长得和自己儿子一毛一样? 周月茹错愕未开口,就被男人压在床上,“女人,非礼我,还偷我的种,是时候很算账了!”...

45万字 更新:2019/06/25

在线阅读

皮薄馅大的包子周月茹被未婚夫和妹妹绿了个惨,索性强行轻薄了个神秘型男! 五年后她带球回国,是叱咤风云的金牌经纪人女王!为了救姑姑不得已嫁给一个身份矜贵的男人。 可……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长得和自己儿子一毛一样? 周月茹错愕未开口,就被男人压在床上,“女人,非礼我,还偷我的种,是时候很算账了!”

免费阅读

希尔顿酒店的逃生通道内,周玥茹脚踏五厘米恨天高,在厚厚的地毯上艰难逃窜,羸弱的身躯禁不住强力奔袭的折腾,她那傲人的胸·脯不规则的起伏,体力消耗殆尽……

身后嘈乱的脚步声愈发临近,周玥茹终于在十八层推开了一扇未上锁的大门,冲着电梯狂奔过去!

毫不犹豫的按下最后一排三十三层键,周玥茹虚脱的瘫倒在地,待电梯门敞开后,踉跄着窜了出去。

顶楼的灯光格外昏暗,有些夜盲症的周玥茹只感觉眼前一片混沌,只能听到身后电梯间传来骂咧声越来越清晰。

咦,竟然有个房间屋门是虚掩的,她心一横,一头扎进了那扇虚掩门的房间内。

周玥茹把耳朵贴在门上喘着粗气,压根没注意到身后那双冰冷的眸子。

三年的特种兵生涯,让聂祁承几乎可以敏锐感受到周遭一切动向,更别提察觉这个胡乱闯入的周玥茹。

聂祁承的冷眸几乎杀人,他满是不屑的逼近自己的猎物,时隔三年,这些女人勾引人的手段,还是如此老套!

门外的声音逐渐消失,周玥茹松了口气,正准备离开,身后的声音蓦地传出一句,“就打算这样走了?”

双腿一软,周玥茹险些吓瘫!

周玥茹一阵头疼,不是说好了虚掩房门的房间都是没人住的吗!

回过头,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身后,和自己几乎贴在了一起!

房间内只有一盏昏暗的小夜灯,恰巧夜盲症的周玥茹只能模糊的看清个轮廓。

但即便是轮廓……这男人,也太好看了吧!绝对的型男!

“怎么,傻了?”

聂祁承嘴角勾起一抹玩味,即便是灯光昏暗,也看得出外貌不错,身材不错,皮肤不错。演技,也不错,整体都很好。

宽大的手扼上周玥茹纤细的脖颈,缓缓收拢,“谁派你来的,恩?”

缓缓回神的周玥茹有些语塞,“我不太懂你说什么,抱歉,打扰了,我这就走。”

女人略带慌乱的软糯嗓音,竟让他心底一颤。

周玥茹脖颈被大手附上,赫然收紧!

随后,整个身体掉入一个滚·烫怀抱中!

“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么,我很烦,和我玩套路的女人。”

“先生。”

周玥茹静默一刻,突然,她想到了背叛她的未婚夫,还有设计她的妹妹,她眼角掉下一滴泪,凭什么她只能逆来顺受?

既然今天,上天赐给她一个甩开未婚夫纪衡十万八千里绝世型男,她要……

周玥茹踮起脚尖费劲的将自己的唇贴上男人的,紧紧搂着他的脖颈。

聂祁承分毫不动,感受着她的青涩。

他诧异自己为何没有推开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对这个吻,有些食髓知味!

聂家大少从不是扭捏的人,既然决定,那就行动!

轻松将女人压在自己胸膛,将这个吻加深!

拥吻热烈,让周玥茹几乎迷醉,却不知周身被摸得滚·烫,已经迷失自我。

待柔软的冰凉刺激的周玥茹清醒时,她已经躺在水床的中央!羞涩中有些后悔,“龌龊!”

“你趁人之危,还算什么男人!”

“你要干什么?!”

“……”

聂祁承冷笑,“龌龊?趁人之危?”

他每说一句话,周玥茹身上的衣服就少一件。本想反抗,但那低沉的嗓音仿佛有着莫可名状的魔力,周玥茹的身体抗拒着意志,完全无力抵抗!

男人背对着窗户,修长健硕的身材哪怕只剩下黑色的剪影,但依旧好到让人掉不下眼睛!

“你猜,我要干什么?”

“既然你这么想要,我不介意满足!”

长夜漫漫————

正是黎明,周玥茹一瘸一拐裹着衣服走在街头。

昨夜那个该死的男人几乎要了她半夜,累的半死不说,身上几乎没有一处不酥麻酸疼。

这家伙是个狼人吗?

刚到家洗漱完毕,房门仿佛擂鼓一般,被敲的震天响。

“你这个孽女!你给我出来!”

周玥茹裹好浴袍打开门,一记响亮的耳光砸在她脸上——

随后纷纷扬扬的照片,散落了一地。

“你看看,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东西!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孽女!”

周父脸色通红,浑身酒气,不用说,又是醉宿才归。

嫌恶的语气和赤·裸·裸的嘲讽,刺在周玥茹心口。

她蹲下身,捡起那些照片,笑出了声。

照片上的人是她不假,几近赤·裸,和几个男人摆出各种姿势。

但,即便是她这种只会用美图秀秀的美工白痴,也看得出这全是p图!

但父亲却如此深信不疑的兴师问罪……

周玥茹心底一阵阵刺痛,语气有些酸涩,“爸,你听我……”

周父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拔高了音量,“我们周家,竟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儿,难怪昨夜彻夜不归。周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你说,你这个样子,怎么和纪家订婚?”

呵,这句话才是重点吧。

周玥茹垂着头,眼角的余光瞥到站在门口的周慕蓉。

她一脸幸灾乐祸,和自己有六分相似的脸上,全是嘲弄。

“爸,你仔细看看照片,这是有人陷害!”

“陷害?你昨天彻夜不归,照片都送到家里了!我的老脸都丢尽了!”

周父激动的大吼,转脸就抓过烟灰缸砸向周玥茹!

鲜血,顺着额头蜿蜒而下。

“姐姐,你看把爸爸气的,你就……啊!”

周慕蓉脚腕一扭,手准确的扒在周玥茹的浴袍上。

瞬间!衣服滑下,肩膀上一片暧昧的痕迹!

“啊姐姐……你真的……”

周慕蓉嘴里道歉,手却紧紧按着周玥茹,不让她把衣服穿好。

“家门不幸,丢人啊!”

周父又是一耳光甩在周玥茹脸上,这次手重到她有些眩晕。

“丢脸?你把我当成过自己的女儿么?我三岁开始住寄宿学校,十六岁后的学费都是我自己赚,现在我被人陷害,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来指责我,只怪我丢脸!可既然你没把我当成过女儿,凭什么指责我丢你的脸?”

“我被人陷害,你不闻不问就来辱骂我!”

“好,既然你们容不下我,我走!”

一向唯唯诺诺的周玥茹发飙,将几人震惊在原地。

随后抓了衣服和银行卡护照,周玥茹朝门外奔去。

“滚!滚了就别回来!”

“爸,别生气,你不是说,我是你唯一的女儿嘛,有我……”

唯一的女儿。

轻轻几个字,将周玥茹心底小小的期待,彻底击垮。

哀莫大于心死。

母亲死后,父亲就是唯一的亲人,从小到大努力学习,除了万年不变的第一和各类奖状,还有拼了命的去学习各类才艺。可这些,却不如日日闯祸的周慕蓉一个噘嘴撒娇。

亲情的梦,她早该醒了。

拦下一辆出租车,“去机场!”

路上,她编·辑好微信,给自己的好友发送。

“微微,你去跟拍纪衡和周慕蓉,这个大爆点,会让你成为你们公司最厉害的记者!”

买票,关机。

滨海市,国际机场VIP室。

一身黑色套装的女人干练的拉着一只巨大的行李箱,从航站楼内走出。

摘下墨镜她仰头,眯起眼睛看滨海市的蓝天。

不过是短短一个瞬间,那双美目却足以令人神魂颠倒!

“妈咪,这是你的家乡吗?是不是爸爸也在这里?”

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女孩抱着帮帮他,拽着周玥茹的衣襟问道。

“小甜,你笨吗?没看到妈妈的身份证上写的是滨海人吗?还有,以后不要提起那个负心汉渣男!”

一个身穿夏威夷大花衬衫的小包子拽拽周玥茹的衣襟,脸色严肃。

周玥茹有些头疼,呆呆的软萌的女儿很像自己从前的包子性格,但这个儿子……

从小就展现出不同常人的智商不说,逻辑能力和执行力超强,而且对自己和妹妹有超强的保护欲,最可怕的就是……

“你放心,妈咪,我迟早会找到一个值得让你托付终身的男人,如果找不到,我就一直保护你!”

“……”

六年前她狼狈离开,在M国才发现怀孕。她无法狠心让自己打掉这两个孩子,将他们生下带大,有多少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当然,最感激的人,还是一直在M国经商姑姑周月!如果没有周月,恐怕她们早就饿死在异国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