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恰逢春风与你

恰逢春风与你

尽歌 著 主角:朱涛张小萌 来源:微小宝

完结 免费 虐心 言情

骚扰短信、暴露照片、偷窥变态…… 所谓的嫁给爱情,不过是一场骗局。 本以为骗局被揭破,谁料却是局中局。 局中人是我,局外人竟是他。...

34万字 更新:2019/06/25

在线阅读

骚扰短信、暴露照片、偷窥变态…… 所谓的嫁给爱情,不过是一场骗局。 本以为骗局被揭破,谁料却是局中局。 局中人是我,局外人竟是他。

免费阅读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当我跟我老公做那事儿的时候,我就会有种被人盯着看的感觉,这也就罢了,最诡异的是,第二天我还会准时收到一条骚扰短信。

短信内容很露骨,里面详尽的还原了我和我老公做那事儿的过程,甚至还着重形容了几颗长在特殊位置的痣,以此来证明他的存在感。

这可把我吓坏了,担心自己是被变态盯上,我特地找当警察的同学帮我查了查,结果查了好多天也没有查出个所以然,反倒令那个变态更疯狂了。

他先是陆陆续续给我发了几张我的居家照,在我跟我老公商量着搬家的时候,他又给我发了段我洗澡的视频。

这段视频拍的很模糊,虽然看不清楚关键的地方,但也拍的很暴-露了。

最关键的是,这段视频的角度是从浴室门口拍的。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老公因公调职外地,家里只有我一人在。

大半夜的,我孤身在家,家里的某处却藏着一个变态,还悄无声息的偷拍了我洗澡,而我却浑然不知!

这样的画面,单是想想就毛骨悚然,更别提亲身经历了。

我被吓破了胆,只好借宿在闺蜜家。

我闺蜜是军校毕业的,胆子大的很,身手又极好,听完我的遭遇就提出了个绝妙的主意——趁着我老公这段时间不在家,她来扮作我,去我家住一段时间,好狠狠地治治那变态。

我正愁不知如何是好,见她愿意以身涉险,我真是感动的都不知该说什么了,便主动承担了她住在我家的所有开销。

说来也怪,自打我闺蜜住进我家后,我就没有再收到过骚扰短信。

我担心我闺蜜的安危,每日发微信问她进度,得到的都是她还没有捉到变态的消息。

一连在我闺蜜家窝了一个月,我见那变态再没有骚扰我,我闺蜜的假期也临近结束,便想着叫她作罢。

那天也巧,正值我哥休年假来看我,带了很多海鲜回来。

有我哥壮胆,我便没跟我闺蜜打招呼回了家。

结果刚打开门,就撞到了令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一幕——我闺蜜张小萌赤-身果体的跟我老公朱涛滚在了一块儿!

屋里很凌乱,地上丢的到处都是外卖包装盒和用过的纸巾,上面乱盖着各种男女衣服,延绵到了家里各处,就连盆栽上都挂着一条女士内-裤。

而张小萌和朱涛,此时正叠坐在沙发上,面红眼荡,汗流浃背,好不快活!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我愣在门口,一时间竟忘了做出反应。

还是我哥率先反应过来,操起手里的海鲜袋子就砸在了朱涛的脸上。

朱涛惊慌失措,第一反应却不是闪躲,也不是解释,而是将张小萌拉到身后,担心她被误伤。

扶着门框,我看着我哥揪着朱涛暴揍,朱涛却紧紧护着张小萌的场面,豆大的泪珠子终于不受控制的砸下来。

张开嘴急促的呼吸了几口气,我按着隆起的肚子,只觉得一股子腥甜直冲喉头,小腹跟着就抽痛起来。

热流顺着腿根往下淌,我艰难的喊了我哥一声,虚弱的就滑坐下去。

“姓朱的,你,你们,你们为了瞒我,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我恨得唇舌发颤,一瞬间全明白了。

什么变态,什么调职,什么以身涉险……

呵!这都不过是他们为了能光明正大的厮混给我设的局罢了。

亏我担心暴-露了我闺蜜的身份,还乖乖听她的嘱咐在她家宅了一个月,期间不仅不敢给她打电话还给她一次又一次的转账,生怕她因为我的事儿亏待了自己。

结果呢,结果证明我就是个傻X。

体温迅速下降,不等我完全坐在地上,眼前就是一黑。

急切的扶着肚子,我又喊了我哥一声。

心里的难受搅着小腹的剧痛,我痛哭,却虚得发不出声儿。

耳边不断传来朱涛让我哥打他别打张小萌的话语,我勉强扯出一抹冷笑,心里凉了个透。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去得医院,但我始终记得朱涛护着张小萌的样子。

听到医生跟我哥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时,我虽然很伤心,但也替我那未出世的孩子感到庆幸。

我跟我哥说,我说咱家小南瓜是个有福的,跟着我这样的妈,只有受罪的份儿,倒不如转投个好人家,爹疼妈爱,和和美美的过一生。

我哥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当场就红了眼,攥紧拳头就要去找朱涛拼命。

我喊住了他,看了看空荡荡的床边,又望了眼门外,红肿的眼睛忍不住又涩起来。

我被送进医院已经一天一夜了,这么久了,朱涛连个影儿都没有。

从手术室出来时我还残存着一丝希望,想给自己找个跟朱涛继续过下去的理由,可直到我撑不住虚弱睡了一觉醒来,都没有找到他的身影,甚至连个问候电话或信息都没有收到。

我不甘心,骗自己朱涛是因为被撞破奸情丢了脸面才不肯来看我。

日等夜等,一直等到我出院那天,我终于绝望了。

尤其在看到我哥因为我消瘦了好几圈的身子时,我忽然就觉得自己这些日子的等待特脑残。

三年零四个月的感情和寄托突然就这么散了,从医院出来,我到底没绷住,哭了一路。

我哥劝我离婚,我却鼓不起勇气。

算上住院这一个月,我和朱涛结婚才不过五个月。

六个月前,我意外怀孕,朱涛得知后就跟我求了婚。

由于朱涛家境不好,我怕我爸妈不同意,就偷了户口本跟朱涛先斩后奏的领了证。

为此我爸妈险些跟我断绝关系,若是他们知道我新婚期未过就要离婚,指不定会被我气出什么病来。

存着天下乌鸦一般黑,嫁谁都一样的丧气心思,我本想搬出来冷静一段时间再考虑离不离婚,谁知不等我下定决心,一直没有出现的朱涛就突然杀出来给了我个大惊喜。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我出院后的第十三天。

先前因为怀孕,我辞了工作。

临近春节不大好找工作,为了糊口,也为了静心,我便白天做些手工首饰,晚上拿去夜市卖。

腊月里天儿虽冷,但因着最近商场搞促销,又有很多好看的电影上映,所以晚上人流量特足。

几天下来,我赚了足有以前一个月的工资多。

尝到了甜头,又跟周围的摊主搞好了关系,我每天都去一个固定的摊位出摊。

也不知道朱涛是怎么知道我摊位的,那天我刚过去就见我摊位前围满了人。

等我挤进去就瞧见朱涛带着几个朋友正在里头布置花瓣蜡烛。

看到我,他朋友很夸张的喊了声嫂子,一边拉横幅,一边就赶紧把一束玫瑰花塞进了他怀里。

天已经黑了,心形烛光晃在朱涛的脸上,衬得他怀里的玫瑰愈发火红。

身后横幅渐展,看着上面那明晃晃的原谅我,我爱你六个大字,再看面前这个穿得格外正式的男人,我不禁有些恍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