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他眼底有星辰大海

他眼底有星辰大海

柳尺素 著 主角:陶樱 路原

完结 免费 宠文 言情

被迫很久没吃辣的她岀门偷买and偷吃包辣条后,心满意足地蹦回家 遇见曲起长腿斜靠在门边的他,眼睑低垂,长睫忽闪,抬眸看向她时,恍若星辰大海。 美色让她不可控地失神。 他轻轻勾起嘴角,嗓音低沉慵散¨干嘛去了? 他站直身体,高大身影向她逼来,声音撩人却危险“是不是去见他了?” 她微微瞪圆眼,大惊着退步,“没有!绝对没有!我就出去吃了包辣条! 他面带微笑,脚步却直逼,片刻后,湿润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脖颈处。 哦?真的? “真的!你相信我! 那,我尝尝。”...

103万字|77次点击 更新:2018/11/08

在线阅读

被迫很久没吃辣的她岀门偷买and偷吃包辣条后,心满意足地蹦回家 遇见曲起长腿斜靠在门边的他,眼睑低垂,长睫忽闪,抬眸看向她时,恍若星辰大海。 美色让她不可控地失神。 他轻轻勾起嘴角,嗓音低沉慵散¨干嘛去了? 他站直身体,高大身影向她逼来,声音撩人却危险“是不是去见他了?” 她微微瞪圆眼,大惊着退步,“没有!绝对没有!我就出去吃了包辣条! 他面带微笑,脚步却直逼,片刻后,湿润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脖颈处。 哦?真的? “真的!你相信我! 那,我尝尝。”

免费阅读

——但为什么,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已经盛夏末,但街道上仍热浪滔天,卷得人头脑发胀,快要炸裂。沿路的冷饮店几乎爆满,但买东西的并没几个,大部分都是蹭空调的。

一袭及膝白裙的陶樱,抱着三本黑色硬皮书,从街边的婆娑树影里穿过,望着树叶间倾泻的日光,轻声嘟囔:“这都十月初了,太阳怎么还这么毒辣?”

她是个大一新生,刚过完一年封闭式的高三和大半月的住院生活,抗晒抗热能力早已退化得所剩无几。

才走几分钟,就开始头晕眼花,无奈地站在树影下遮阴,稀碎的光斑摇晃在她周身,衬得气质愈发柔和,像浸泡在清泉里的白色绸缎。

“早知如此,就该早点买个新手机。”陶樱眯起细长的眼,看着沿路跑过的车,后知后觉道:“或者,留点钱在身上也好啊。”

职业级山顶洞人说的就是她,在这科技日新月异,小学生都与时俱进地用最新款智能机的现代化社会里。

她还用着足以砸碎核桃的学生机,与世隔绝,不问世事,比尼姑庵里的尼姑还要清心寡欲。

但前段时间,就住院前,她唯一能和外界联系的学生机被摔坏了。

一瞬间,她从山顶洞人连降数级,直接成为单细胞生物,在充满消毒剂味和无病呻/吟的白色国度里单了半月。

‘单’得实在太过灿烂,让对任何事都不死缠烂打的她都想矫情地问上一句:“为什么?”

但当时咬唇忍泪没有问,现在更不会去问。

因为当呼吸窒息,天地倒转,死神死死捏住喉管,亲人们绝望呐喊时,被背叛根本没那么重要。仔细想一想,就像眼角处的不明物体,叫人嫌恶。

歇了会,陶樱望着被炙烤得扭曲的空气,幽幽叹口气,正准备走,身后突然响起几声车喇叭声,还有人在叫她。

她回头一看,是夏南。

“樱桃,上车。”

--

上车后,温度骤降,陶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夏南赶忙调低空调温度,担心道:“怎么不等我?出事怎么办?”

陶樱撅嘴吹飞被细汗打湿的刘海,嫌弃地看向夏南,“这么大个土生土长的a市活人,又不会走丢。再说,我个如花似玉的小菇凉都不怕,你个糙老爷们儿怕什么?”

夏南是陶樱的男闺蜜,两人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打小关系比铁还铁,比金还坚,就差邀约去民政局办个小红本。

当然,他们相知相识,却没有相恋相依。若问为何,答案是差点。感情差点,便是一眼万年,再无可能。

不过,两人数次充当对方的知心好闺蜜,并完美落实大胆爱、勇敢爱的青春主题,然后一起奔向无边无际的早恋之路。

不过,夏南做事特不地道。

当年他失恋阴郁时,陶樱明里引经据典为他做心理辅导,暗里则呕心沥血为他追女友。就怕他没想通,一头扎进城北高中旁边的大江里。

但轮到陶樱失恋,需要兄弟的温暖怀抱时,他却让竖着走路的陶樱在半小时内变成横着躺在担架上,被风光无限地抬上大白车,围观的吃瓜群众组起来可以凑好几个足球队。

虽然酒量极差,差到一杯伏加特就酒精中毒,导致暂时性休克,跟夏南并没有本质上的联系。

但中国最好男闺蜜,仅此一家,别无分店。盖章,无疑。

当然事后,夏南为弥补他犯的滔天大罪,专门请了大半个月假在医院陪陶樱。

不过两人的关系实在太铁,铁到冰冰凉,成天坐在病房里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尬破天际。

但陶樱为让家人放心,夏南为让自己良心可安,便互相配合演出,谁还不是个影帝影后呢?

夏南拧起剑眉,睫毛闪了闪,正想教育她,可迟疑了会,出口就变成了:“樱桃,下回记得带上手机,智能机,也好让我们找得到你。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带着你那破学生机,落不落后?”

陶樱不置可否地哼了声,心想可不是落后,落后到男朋友都被抢了。虽然这么轻易被抢走,让她知道这人并非良人,但想起来还是不免酸涩一下。

陶樱转头看向夏南,正想说点什么,突然看见他锁骨处的小草莓,眨眨眼睛,笑出两弯月牙,“男神,小草莓露出来啦,好显眼哦。”

闻言,夏南埋头一看,果然看见锁骨处的小草莓不知何时跑了出来,顿时热了热脸,连忙扒拉着衣领把小草莓给遮起来。

“哎,遮什么遮,我这都看光了。”陶樱弯着月牙眼,“再说,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哥们,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看着子言两眼放红光,要说没做点什么,谁信?”

既然早被看光,夏南也不欲盖弥彰,坦荡荡地拉下衣领,一本正经道:“哦,就是我女朋友咬的,怎么了?”

陶樱笑骂一句,“臭不要脸的,什么德行?”

看着夏南秀恩爱,说丁点儿不揪心,那肯定是假的。毕竟初恋,毕竟在一起两年,但陶樱是掏心窝为夏南感到高兴。

她永远记得那个雨夜,跪在伯母坟前,浑身湿透如溺水般绝望的夏南。让人心疼。

过了会,陶樱再看向夏南锁骨处的那颗草莓,突然想到那些亲密但不雅的照片,心底忍不住冷嘲一声。又想到她与那人同在a大,很可能遇见,更忍不住皱眉。

--

陶樱家在清雅别墅小区,路程并不长,几分钟就到了。她抱起书,正准备下车,夏南突然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力气还不轻,捏得有点疼。

陶樱转过头想问什么事,却见夏南目光如注,皱着眉,一脸为难的模样,心底顿时有不好的预感。她跟夏南向来无话不说,从没这么纠结的时候。

“男神,怎……怎么了?”陶樱咽咽口水。

夏南松开她的手,深吸一口气,“樱桃,你明天就要去a大,所以有些事,我必须提前告诉你,你做好心理准备。”

这番话让陶樱心跳不稳,但却故作出无所谓的笑骂:“有屁就放,叽叽歪歪的,越来越娘了啊。”

夏南抿着好看的薄唇,深深地看着她,将她所有看似坚硬似铁却脆弱无比的盔甲全部看破,甚至一眼看进她内心深处的惶恐与不安。

---

不知何时下的车,也不知何时推门走进自家小院,更不知在自家大门前站了多久。

陶樱努力睁大眼,平视着前方,但依旧让眼泪掉落了下来,划破白/皙的脸颊。

a大,她为其挑灯恶战三年,咬过牙,切过齿,流过汗,掉过泪。

最后她的梦想,家人的期望被6/42的高分宣告实现时,她恨不得宣告全世界——她的梦想被实现了,她没有辜负家人的期望。

后来她一脚踏进鬼门关,差点拔不出那只脚来,最后好不容易捡回半条命,躺在医院病床/上看日升日落时。

她突然感受到生命即将湮灭时的无助与惶恐,让人绝望!

于是,她将未来的美好寄托在大学四年上,那应当是充满硝烟但美好的四年,她甚至已经做好规划,该怎么去做,该做些什么。

但为什么,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犯错的人逍遥自在,如鱼得水,被称为金童玉女;而被背叛、被伤害的人却荣获‘a大毒瘤’之称。

为什么?

院中的婆娑树影晃动在陶樱的肩上,像鬼魅般,又黑又重,压垮了她的肩。

身后荡起一阵滚烫的热风,吹得树叶‘哗哗’作响,宛如那些躲在暗处的低声细语,让人委屈暴躁,却又无计可施。

好久,陶樱抬起双肩,用指尖抹去眼角的泪花,眨眨微红的眼,里面闪过不服输的光。

随后,她扬起带笑的脸,轻轻地推开门。

--

热风晃动着树影,让树影四处散乱,像无处闪避的逃兵。

又是阵风,荡过开满鲜花的花圃,带起阵清淡的花香,掀起对面别墅紧拉住的白色窗帘,露出一只轻轻捏住窗帘的手。

那手一看便知是男人的,可十指纤细,骨节分明,比起大部分女人的手还要好看几分。

唯一不足是白/皙得过了头,清晰可见皮肤下轻轻跳动的青色血管。仿佛多年未见阳光,透着寒玉的冷意。

它松开窗帘,转而捏住窗门,却久久未动,仿佛不舍得关上一样。

这时,窗门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还有一道说着英文的好听男音:“原,又在看她?”

站在窗前的路原并没立即理会约翰的话,蓝眸紧锁对面别墅的大门。

其实什么也看不见,也没什么好看的。但当知道她在这扇门的后面,仿佛只要凝视着这扇门,就可以猜想出她正在做什么。

身后约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还有水声荡漾杯壁的声音。

这种细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声音原本该听不见的,但路原的脑海里却有道清晰的声音,甚至是清晰的图像。

声音和图像正在一点点的放大,然后‘砰’的一声,炸裂在他的脑海里。

现实中也出现‘砰’的一声,是他将窗门猛地带上的声音,决绝的,快速的,宛如一闪而过的雷电。

因为窗门的关闭,房间里瞬间灰暗下去,像个不为人知的囚笼。

而路原和约翰就像囚笼中的敌人,他们面对站立,眼神与气势都在交战中。路原的蓝眸里是嫌弃的抗拒,而约翰的黑眸中却是温和的坚持。

两人身高相仿,都接近一米九,体型上虽然是路原颇具优势,但他的精神并没约翰那般明朗。

因此两人的交战不相上下,房间中的气氛也因这对持变得更加灰暗,更加压抑,仿佛无法流动的死水。

良久,路原冷哼一声,道:“出去!”

他的嗓音低沉磁性,却因长期没说话,带着点砂质感的沙哑,以及因情绪不满而流露出来的冷意。

当他说出这话后,约翰并没走出房门,反而端着水杯和药物直直地向他走来,面带微笑,清爽得像春日里卷过绿草时的风。

“今天我们也打个商量,怎么样?”

“商量?”

路原勾起有些苍白的唇,双手环抱住胸膛,姿态懒散地靠在身后的窗门上,冷冷地瞥了约翰一眼,语气淡薄又讥讽:“你倒是说说看,我跟你有什么好商量的?”

约翰不是没听出路原语气中的讥讽,因为职业原因,他比常人敏感十倍,同时也见过比这恶劣百倍的语气。

但以他的双重身份,这种语气出现在路原对他的态度中,再正常不过。若是路原对他彬彬有礼,他可能还得怀疑路原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

所以一切都是正常的。

对于路原故意的挑衅,约翰视而不见,将水杯和药物放在一边的矮桌上,边拆药物边笑道:“我记得你明天要去学校,以你现在的身体状态还有精神状态,你觉得合适吗?”

闻言,路原顿时如拔了尾巴毛的孔雀,脸上的表情再也不能淡定。

但碍于约翰的身份,他不想输他一截,便愤愤地哼了声:“不需要你管,我可以压制得住。”

约翰将药拆开后,放在旁边的白纸上,看向路原,笑道:“我知道你压制得住,但你能保证一辈子都压制得住吗?”

路原:“……”

在她面前控制不住情绪是他唯一的软肋,约翰抓/住这一软肋,让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吃了药。

他握着水杯斜靠在窗门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喝水,看着约翰帮他收拾残局,心中突然有那么点感动,但出口的却是:“药我吃了,你该出去了。”

约翰没理会他这话,笑着将垃圾扔进垃圾桶中,转而收拾起其他的地方,笑道:“今早你的经纪人大卫打了三个电话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路原无情打断:“告诉他,我已经死了,有事烧把纸就好。”

这话让约翰都愣了半秒,但好歹是专业心理医师,很快就调节好心态和表情,又笑道:“他很担心你……”

又没说完,且又被路原无情打断:“担心我?担心他的命/根子而已,我回国时带走了他的命/根子,以抵我借给他的两千万美元。”

约翰:“……”

约翰收拾好垃圾后,没再停留地出了门,只是走到门边时,又望向站在昏暗房间中孑然一身的路原,无声叹口气,面上依旧微笑:“原,去学校后记得吃药吃饭。”

路原听见这句话,扯动嘴皮,无声地笑了笑,没回应。

约翰知道他的性情,知道多说无益,便轻轻地掩上了门。

房间里又归于沉寂,寂得足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路原垂下眼睑,眼中晦暗不明。

一会后,他转过头望向对面的别墅,抬起指尖轻轻触碰玻璃中的大门,轻声呢喃道:“明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