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终不负相思意

终不负相思意

雪涩 著 主角:苏子柒 顾瑾南

完结 免费 短篇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苏子柒顾瑾南,终不负相思意全文免费,终不负相思意是一本言情虐文,霸道总裁向,作者雪涩,主角苏子柒顾瑾南.凌晨两点,他离开她粉软的身子钻进了卫生间,半个小时后,西装革履地摔门而去,看都没看蜷在沙发上的她。苏子柒缩了缩身子,只觉外面的夜风都吹在她的心上,让她冷如骨裂,彻夜难眠。...

5.13万字|55次点击 更新:2018/11/06

在线阅读

苏子柒顾瑾南,终不负相思意全文免费,终不负相思意是一本言情虐文,霸道总裁向,作者雪涩,主角苏子柒顾瑾南.凌晨两点,他离开她粉软的身子钻进了卫生间,半个小时后,西装革履地摔门而去,看都没看蜷在沙发上的她。苏子柒缩了缩身子,只觉外面的夜风都吹在她的心上,让她冷如骨裂,彻夜难眠。

免费阅读

街边咖啡店的拐角处,他脱下身上的风衣披在了身边的女人身上。

这一幕,刚好落在苏子柒的眸里,她腿下一软,心魂颤颤地跌在了墙上,清艳艳的眸里死灰一片,顾瑾南,你明知今天是我的生日,可你却还是赴了别的女人的约。

她的盛装,她的生日,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因为他不在乎。

阵阵恶寒从心底一点一点蔓延至四肢百骸,让她快要不能呼吸。

看他走远,她丢了手中的蛋糕,告诉总监她会去参加部门的团建。

凌晨,她染着薄薄的酒意穿过庭院推开了房门。

还来不及关上门,他就风一样地荡在她面前,将她抵压在墙上,语息寒寒:“怎么,舍得回来了?是不是他在厕所里把你搞得不够爽?”

苏子柒蹙眉,滟光漓漓的眸子里泛着一抹迷惘。

下一秒,她神魂俱僵,难道他也去那个酒吧了?难道他看见她跟总监一起进了卫生间?

她的同事林清儿喝的不省人事,在厕所吐得一塌糊涂,她弄不动她,才让总监进去帮忙的。

“不是你想的那……”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手就探入她的裙子,染着凉意的手指猛地就按在了她腿心处的柔软上。

她僵在那里,只觉浑身的血液都在瞬间凝结。

“苏子柒,你到底要我提醒你多少次你才能够记住你是谁的女人?”顾瑾南星眸微敛,幽阑的墨瞳宛似能够吞噬人的沼泽,散着邪佞而又凛寒的妖气。

“我也想知道我是谁的女人!”她冷幽幽地焦了一眼他,“顾瑾南,我跟你结婚两年了,你有把我当成过你的女人么?你有碰过我么?”

结婚两年,不要说春宵一刻的洞房花烛了,就连拥抱、亲吻,甚至就只是一抹眉眼如水的温柔、一个清风入怀般的笑意,他都不曾给予过她。

顾瑾南玉身一紧,语息寒寒地吐了几个字:“那又怎样!”

他清萧俊雅的容颜上染着与生俱来的矜贵和桀骜,他可以娶她,可以不爱她,可以不碰她,但决不允许她污了顾家的百年声誉!

话音刚落,他的手指便带着一股狠劲猛地滑入她的腿心。

“呵……”苏子柒疼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向顾瑾南的眸子湿润的像是一面涟漪荡荡的湖。

“疼?”顾瑾南蹙眉,“我就只是进去一根手指而已,你们刚才不是才在卫生间搞过么,怎么,他那里还没有我的手指粗么?”他的手指染着几分肆意的挑衅在她娇嫩的腿心里搅动着。

她语息颤颤哀喃:“不要动,求求你不要动,好疼……”她双腿发颤,快要站不稳,轻皱着的眉心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

“苏子柒,我告诉过你,只要你一日是顾家的少奶奶,你就得守一日的本分!”他菲薄的唇上流动着凛凛的恨意。

她泪光轻闪的眸子深深地凝着他,心底那苦寒的酸涩像是一把把利刃划着她的心。

成婚两年来,她低眉垂眼的柔软,她以他为天的温顺,都被他不顾一屑地鄙薄着,今天,她只是跟总监稍稍有了让人误会的暧昧,就引得总是一片漠然的他如此盛怒。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动气,这是他第一次向她提及本分二字。

今天,看到他将自己风衣给了别的女人,她真的嫉妒的快要发疯了。她不由得去想,难道他盛怒的背后也是嫉妒?

从不碰她的他,现将她箍在怀里,触碰着她腿心的柔软,或许她再得寸进尺一点点的话,他就会要了她。

她,真的太想做他的女人了。

真的是太想太想了。

哪怕他不爱她。

遂,哀求的语息猛地锋利起来。

“本分?守什么本分?我虽然跟你结婚了,但是我从来都没做过你的女人,既然没有做过你的女人,你要我守什么本分,想让我守本分,可以啊,那先要让让我成为你的女人!”生平第一次,她如此挑衅他。

“怎么,你就这么想当我的女人吗?”顾瑾南惊为天人的面容上尽是神清气寒的漠然。

“不做你的女人怎么给你守本分呢!”她语息轻飘地挑衅着。

“好,我成全你!”他抽出手指,三两下就扯了她的衣服,一手抬起她的腿缠在自己腰上,一手松了腰带,倾瞬便将腰腹间早已叫嚣的欲望抵在了她的腿心处的柔软上。

眉眼低垂间,他窥到了染在手指上的殷红。

幽深的星眸骤然一凛,怎么会有血?

想起她的紧致,想起她疼的面色煞白的样子,难道她……

不,这不可能!

他怔在那里,俊逸的面容上铺着月光一样的清冷和阴郁,

这怎么可能?他明明亲眼看见她跟那个男人一起进了卫生间!李长如明明告诉过他,说顾子柒为了上位用自己的身子讨好过好几个上司……

所以,这两年来,纵使浴火燃身,他宁愿自己用手解决也不愿碰她一下。

他爱欲靡靡的眸底荡起一抹清明,然,下一秒,那抹清明就被淹没在烈烈的情欲中。

他腰身一挺,就将自己蓬勃的欲望刺了进去。

她咬牙承欢,疼的将粉艳的唇咬到冒出血珠,豆大的泪珠簌簌地往下落。

“这不是你想要的么,怎么,这才几下就承受不住了?”顾瑾南幽寒凛凛的面容上闪过一抹动容,低头便噙住了她的唇,然后用力地吮吸起来。

“这么想做我的女人,可是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女人!”他终究是恨她的。

她的唇角荡着一片幽凉,她知道,这场欢爱,染着恨意,与爱无关。

两年前,为了完成候鸟迁徙的纪录片,她跟老师一起去了郊外的湿地,老师突然昏倒,她只顾着老师,完全不知道架在那里的摄影机都录了什么。

直到顾瑾南找到她,她才得知那天她录到了他姐姐出于防卫将他姐夫失手杀死的画面。

她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就是那个在她路过篮球场帮她当掉朝她砸来的球的人。那个短暂的光影,刀一样地刻在了她的心里。

她很愿意交出录影带帮他姐姐洗清罪责,可是她那个同父异母、嗜赌成性的哥哥把她当成了摇钱树,以录影带为要挟逼顾瑾南娶她。

为了姐姐,他娶了她。

他不爱他,可是却不得不娶他。

她知道,他恨毒了她。

丢给她一张结婚证就算是结婚,没有婚礼,没有婚纱,没有手捧花,没有宾客,可是她还是很高兴,高兴自己嫁给了他。

在他汹涌狠厉的撞击下,她发僵的身子渐渐变得酥软起来,白瓷一样的肌肤上泛着灼灼的桃花粉。慢慢的,她开始变得狂野起来,湿哒哒的唇在他身上又亲又咬,秋水一样的剪瞳里眸子闪着浪荡的微芒。

他星眸如火,在她紧致的褶皱中抵死给予,她紧紧地攀着他,在他带来的邪佞的欢愉中震颤、痉挛。

两年了,他终于给了她一场花事荼蘼般的欢爱,她的倾慕、欢喜、嫉妒、孤苦、酸涩,都在这一晚得到了回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