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总裁你要狠狠爱

总裁你要狠狠爱

杰杰 著 主角:白皓然 夏灵灵

完结 免费 都市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总裁你要狠狠爱是一本言情霸道总裁虐文,作者杰杰,主角白皓然夏灵灵.总裁你要狠狠爱主要讲述了白皓然和夏灵灵之间的爱情故事.他是她第一个男人?薄怒着抿紧了唇瓣,白浩然恍惚的回忆着昨晚的一切。昨夜里那女人给他的感情是从来未有的,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前世里的爱侣今世历经艰险才得重逢一般。...

50.39万字|56次点击 更新:2018/10/30

在线阅读

总裁你要狠狠爱是一本言情霸道总裁虐文,作者杰杰,主角白皓然夏灵灵.总裁你要狠狠爱主要讲述了白皓然和夏灵灵之间的爱情故事.他是她第一个男人?薄怒着抿紧了唇瓣,白浩然恍惚的回忆着昨晚的一切。昨夜里那女人给他的感情是从来未有的,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前世里的爱侣今世历经艰险才得重逢一般。

免费阅读

夜幕低垂,将反间笼罩进深沉的夜色之中,城市里的繁星,总是璀璨不过那些人工制造的迷乱光源。

C国首都S市,午夜将至的时候,是这片繁华堕落的酒吧街最火爆的时间。霓虹闪烁的“夜爱”门口,进进出出的形色男女构成了这个晚上最常见的画面。

他们要的,只是足以上瘾的颠倒离乱。

在各式各样的超级跑车一辆辆从面前驶过之后,自以为早就练就平静心的红男绿女和侍应生都彻底陷入无声状态。

在闪烁的霓虹灯映照下,轮骨上那被一丝不苟的镶嵌上去的黄金,闪烁着梦幻般的诱人光泽。——全球唯一独家定制版保时捷,超豪华的镀金车身,超一流的跑车性能,绝非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得起的优渥生活。

众所周知,这车全球只此一辆,也只在国外高端车展中被央求着露过一次面。

难道,那车里的是他?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急切的想要看看那车上的人,究竟是否是自己猜测的那一个。

那一瞬间的场面,绝不亚于好莱坞巨星亲临红地毯所造成的震撼。万众瞩目之下,车门被打开,同样是高端定制的手工皮鞋,继而是笔挺的西装裤,再然后——

身着一身考究西装,身材颀长帅气的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似乎是对眼前的状况颇有些不满,斜飞的浓眉紧蹙着,黑亮的眸子微微一眯,在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声后,薄唇紧抿,朝着发出噪音的方向冷冷一撇,周遭霎时再度陷入安静之中。抬头看了一眼夜爱闪个不停的招牌,男人眉头蹙的更紧,完美冷峻的面容透出几分阴冷的嗜血之意。

不再理会周遭闲杂人等的目光,修长的双腿朝着夜爱的门口走去。

而当男人的身影彻底被消失之后,各种议论乃至于尖叫声爆发开来。

“天啊,那个男人好帅!”

“那不是白浩然吗?”

“白浩然?白氏集团的总裁白浩然?天啊!”

能靠近夜爱的经营范围之内,就绝对不会掺杂三教九流的夜店混混台妹之类了。

在场众人也都算得上是上流社的一员,对于这大名鼎鼎的传奇人物,自然是都有所认知。

十六岁,拿到哈佛博士双学位,十八岁,成为白氏企业总裁,十年来,带领白氏企业由二流家族企业成为C最大的财团,亚洲龙头之一,而他本人也成为各大国际媒体青睐的宠儿,名符其实的风云人物。

他不仅有着雄厚的家室,更有让任何女人的着迷的容貌,最重要的是他至今未婚,甚至连正式的女朋友都没有!

一众名媛千金沸腾了,如狼似虎的目光处处皆是。

白浩然完全不理会从他进门开始就如同跗骨之蛆一样死死黏在他身上的视线,并未如同其他人暗自揣测的进入哪个包间,反而是直接坐在吧台向酒保一连点了三杯伏特加——纯饮。

其他人的各种视线,此刻的白浩然早就无暇顾及。

那些在夜店放浪形骸的女人,对他是痴迷也好,垂涎也罢,还不够格让他白浩然看得上眼。

而且……

再度灌下一杯辛辣的液体,白浩然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他现在对于杀人的欲望绝对大于让他去找女人上床的欲望!

谁能想象得到,被外界称为金融帝王的铁腕男人会被一个梦境困扰折磨了十几年?

“砰!”猛地将酒杯放回吧台上,白浩然觉得一口气闷在胸口,心情坏透了。

从他十五岁开始,他老是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的梦里,那个身影,好像是一个女人,看不清脸,但是每次梦到他,他便觉得蚀骨的痛,每每醒来,枕边总有湿意。

随着他年龄的增长,那梦越来越频繁,痛也越泪越真实。

而真正造成他此刻烦躁到极限,并且不顾自己原则的跑到夜爱来企图用酒精来消除烦恼的原因,是他马上就要结婚了,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一桩现代社会少有的指腹之婚,还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衡量着双方的价值由长辈促成的经济联姻。

对于他而言,他不在乎那个人是谁,反正作为白家的掌舵人,他的婚姻早就是一个巨大的筹码,有没有感情,见没见过面,又有什么区别?

烈酒刺喉,白浩然无声的自嘲一笑,没区别?如果真的没区别,最厌恶关系的他,怎么会对这桩婚事抵触到了,要跑到这种地方来自找罪受的地步?

“这位先生,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一道妩媚的声线近在耳边,白浩然的身边,已经站着一个美丽性感的女人,金色的卷发之下是娇小完美的脸蛋,修长白嫩大腿暴露在外,胸前的弧度更是惑人。

她妖媚的刻意在白浩然眼前轻扭腰身,对于眼前这男人,她是势在必得,从来没有男人能逃过她的魅力,就算白浩然也是!

白浩然心中冷笑,眼中仍是只有酒,连个眼尾余光都懒得给她,低声道:“滚。”

“你说什么?”那女人脸色微僵,但仍旧不死心的凑上脸来,吐气如兰,让人心醉。

“我说,叫你滚!”白浩然终于抬起了头,冷冷的看着那女子。

女子面色一滞,被那寒冷到极点的目光吓了大跳,连呼吸都是一滞。

“五秒钟,滚!”白浩然那性感的唇瓣轻轻张开,众目睽睽下,吐出这无情的话语。

浓妆妖艳的女人终于看清了状况,脸色煞白的倒退几步,在众人的嘘声中灰溜溜的走出了夜爱。

酒保无奈的看了一眼不停灌酒的白浩然,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老大,沐阳是让你到我这来缓解情绪,不是让你来我这当酒鬼的好吗?”

白浩然听到耳边有人在和自己说话,可是声音却朦朦胧胧不清不楚,用力的摇晃了几下脑袋,却还是无法阻止眼前的情景逐渐模糊。

灯红酒绿,噪杂人群,都渐渐离自己远去,最后,意识里只剩下一团朦胧的背影。

是那个梦,是她,她又出现了!

看到那人影,折磨了白浩然十几年的痛处再度传来,下意识的捂着心口,妄图抵抗那种钻心蚀骨的疼痛,却毫无成效。

淡淡的声音在脑海中缭绕不散,飘渺不知来自何处,带着岁月的苍凉,和不知因何而起的哀怨。

“益,我们说过来生再见,你在哪里?”

柔细的嗓音,这时就好似仙丹灵药,白浩然清楚的感觉到,那种恨不得自挖心脏的疼痛,减轻了许多。

“益,你在哪里,我找得你好苦,好累,你快出现好吗?”

“好——”

白浩然一直紧抿着的薄唇微微勾起,缓慢而坚定的回答。

从很久以前,他就直觉的认定自己就是那个所谓的“益”,掌中的酒杯折射着灯光,他仿佛从中看到了那个始终模糊的女人,第一次向他展露笑颜,春风和煦的美丽,彻底将他醉倒。

意识模糊之中,白浩然感觉自己被谁抬到了某间安静的包房或者客房里。

是谁,沐阳的那个同学?

白浩然不想去想了,他最近反反复复的陷入梦境,他累了,想要休息。

因为酒精作用而略微泛红的俊美容颜陷入柔软的鹅绒尽头之中,安静的样子,稍微软化了他的脸部线条。

“皓然!皓然?”

与梦中相似的柔声呓语传入耳际,白浩然吃力的想要张开眼睛,却因为醉酒而无能为力。

“益,你还记得我吗?益……”

身边的女人逐渐和梦境中的身影亮相重叠,白浩然无力的笑了笑,原来即便是醉了,他的梦里,还是会有她出现。

而当一个柔软的身躯趴伏到白浩然身上,他在短暂的惊讶今晚梦里的女人为何如此主动之后,便顺从自己的本能,健壮的双臂揽住了怀中诱人的娇躯。

就放纵自己一次吧,反正,只是个梦而已……

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酒液催情,梦更醉人,白浩然猛然翻身,将和自己紧密贴合的女人压在身下,两唇相接,报复般的掠夺着这总是让自己困扰不已的神秘倩影。

被撩起的欲火和对梦境的恼怒,在酒精的催发下,早就将所有的理智和常识蒸发成虚无。

身下的女人柔顺的勾着他的脖颈,耳边一声声绵软的呼唤,让白浩然愈发觉得体内的燥热几乎要破体而出般的鼓动着。

“益……皓然……”

他分不清,分不清她究竟是在唤着谁的名字,或者说,他更希望,她是在唤着他白浩然的名和姓。

唇舌追逐间,两人的身躯都是愈发火热起来,心脏在胸膛鼓噪,白浩然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对谁会有这样亟不可待的渴望心情。

激吻过后,白浩然似是稍微清醒了一些,身下的女人虽仍旧模糊,却不难看出她精致小巧的脸部轮廓,应该是个相貌不错的美人。

两人身躯相贴,身下娇人儿因为呼吸急促而起起伏伏的胸前曲线,彻底焚毁了白浩然好不容易回笼的些许意识。

他再度附身吻上那柔嫩的粉唇,修长的手指解开对方的衣扣,滑进了对方的衣服之下。

爱不释手的来回抚摸着如同丝绸般柔滑细腻的皮肤,指尖的触感让白浩然忍不住将头埋进对方微微扬起的颈项,辗转亲吻吮吸,在她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片妖冶的殷红花朵。

“嗯——”

身下的女人因为他的吮吻而发出一声娇吟,纤细的食指无法控制的紧紧扣住他坚实的臂膀,灼烫的呼吸在白浩然耳边浮动,被吻到红艳的唇在他耳垂上擦过,魅惑到了极致。

“呲——”

女人胸前的衣裳被白浩然粗野的撕碎,柔嫩的皮肤尽显,落在白浩然的眼中如同一餐上等的盛宴,他俯下身去,尽情享用品味。

而在他这般的急切之下,原本如羊脂白玉一般细腻的肌肤上,留下串串吻痕,如同盛开的妖娆花朵,在对方的身体,如同他这个金融帝王的所有物般,被打上了最为艳丽的烙印。

衣裳尽蜕,情欲稠浓,黑夜里,尽是男男女女忘情的喘息。

清晨醒来之时,白浩然还是处在那酒吧的包房之中,他揉着乱发坐起,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而床上那欢爱之后的狼藉,却让他骤然一愣。。

昨晚,不是梦?而那个和他共度春宵的女人,她居然走了?

白浩然敲了敲沉重的脑袋,视线偶然撇到床单上绽放的娇艳颜色,眉头一挑。

他是她第一个男人?

薄怒着抿紧了唇瓣,白浩然恍惚的回忆着昨晚的一切。

昨夜里那女人给他的感情是从来未有的,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前世里的爱侣今世历经艰险才得重逢一般。

好看的浓眉越蹙越紧,昨晚的一切,在联想到自己十几年来的梦境。

他暗暗发誓,他绝对,要找到这个女人。

薄唇微勾,白浩然心情好了些,他要找到她,让她对他负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