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白丹烟冥熙玄小说

白丹烟冥熙玄小说

云朵 著 主角:白丹烟冥熙玄 来源:书影

完结 免费 重生 古风

女特工穿越成废柴王妃,这里便是我的天下。   没有钱?仙人自有妙计;不受宠?正和我心意。   王爷,你松手,我要去闯江湖!...

4万字 更新:2019/05/24

在线阅读

女特工穿越成废柴王妃,这里便是我的天下。   没有钱?仙人自有妙计;不受宠?正和我心意。   王爷,你松手,我要去闯江湖!

免费阅读

白丹烟眸中寒光闪烁,站在那里,停止哭泣。

只见来人,一头墨染的头发,一半挽起一个公子髻,另外一半披散在肩膀。他五官棱角分明,薄唇抿起一个寒冽的弧度,只需一个眼神,已经让跪在地上的下人,胆战心惊。

白丹烟心中暗惊,好一个气势迫人的美男子,这皇家的男人,果然都继承了优良的基因。

那双眼睛,眸中光华流转,每一种光华都触目惊心,让人不敢直视,却又在这样的眸子中,令人恍惚情。

这样的男人,白衣黑发,简单的颜色,已经倾城。

所有人,除了白丹烟,全部跪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听着冥熙玄的发落。

“小郡主为何会被关在柴房?”冥熙玄冷然,视线却直直的盯着管家。

赵管家在地上,额头伏在地上,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直起身子,“回王爷,三夫人找智圆大师算过,王爷近日有血光之灾,只有将小郡主单独幽禁起来,王爷方可平安度过!”

好一番冠冕堂皇的说辞,既将自己的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又不得罪三夫人明水卉。

这赵管家,也是一只老狐狸。

白丹烟不动声色,只是冷漠的打量跪地的赵管家。

冥熙玄眉头一凛,一甩衣袖,冷声道,“荒唐,竟然相信江湖术士的信口雌黄!”

“王爷,不可不信,在臣妾的眼里,再也没有什么比王爷的安危更加重要!”跪地的明水卉,站起身,眸中含泪的朝着冥熙玄走去。

冥熙玄眉头皱的更紧,却不理会惺惺作态的明水卉,而是紧紧的盯着赵管家,“那本王问你,柴房为何会着火!”

“这……”赵管家欲言又止,他抬头看着眼前这尊贵的男子,“纵火的凶手,已经看押在王府地牢,王爷请亲自审问!”

“带凶手!”冥熙玄眸光寒彻,绝美的脸上,明显带着一丝杀意。

明水卉见冥熙玄不理会她,随即瑟缩一下,站在一边。

冥熙玄的眸光,落在了白丹烟的身上,白丹烟随即垂下头,作出一副不敢直视他的表情。

“为何她还在这里?”冥熙玄这话,是询问的赵管家,他记得,他已经给了她一封休书。

赵管家跪在地上,不敢起身,“回王爷,小人还未将休书送往丹枫园,已经听闻王妃悬梁的消息,所以小人不敢擅自做主,害怕闹出人命!”

冥熙玄点头,森冷的视线掠过白丹烟,最后定在那被烧的断壁残垣的房屋上面,寒意浮上眸间。

他薄削的唇瓣,紧紧抿着,俊美的脸上,不怒自威,站在那里,带着睥睨众生的王者气势。

白丹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面对这个冥熙玄,她没有底气,不知道自己的做戏,他能看懂几分。

垂着头,眸中含泪,满脸都是小女人柔弱的姿态。

须臾,柳叶被带了过来,大概在地牢中受了些折磨,她浑身都是血污,头发凌乱,双手被夹的红肿不堪。

“砰”一声,柳叶跪在冥熙玄的脚边,不住的磕头,“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谁命你这么做的?胆敢烧毁柴房,戕害本王的骨血!”冥熙玄眸光寒意凌然,单手背负,冷冷的凝视着地上的柳叶。

柳叶饮泣,抬起头,看了三夫人明水卉一眼,又看了一眼白丹烟,她咬着唇瓣,眸中的泪簌簌落下。

“说!”冥熙玄冷然,皱着眉头,冷眸浮上一层杀气的看着柳叶。

柳叶摇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有人命令我!”

说着,她哭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会这么严重,明明小郡主不受宠爱,在王府平日里,就被三夫人百般虐待,没有想到,死了之后,反而被王爷重视。

她哭着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的样子,模样十分狼狈。

“小蹄子,你身为我身边的贴身丫头,平日里紧着你吃好用好,不指望你念着我和王爷的半点恩好,就指望你对着这玄王府忠心耿耿!没有料到,你竟然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知道的懂得纵火之事是你一人所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在背后唆使,你这样,让我怎么面对王爷,和死去的小郡主……”明水卉说着,拿起手绢,开始拭泪。

白丹烟则是微微的蹙起眉头,好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没有料到,柳叶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敢跟她的主子反目。

她缓慢上前,双眸紧紧的盯着柳叶,那一泓秋水般的清眸,宛如山涧的清泉,清幽的映射人心。

“柳叶,你告诉我,真的没有人指使你这么做吗?”她轻启柔唇,耳珠上面的一对珍珠耳坠,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光芒。

柳叶怔了一下,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白丹烟的耳坠,那珍珠的耳坠,左右摇摆,宛如控制着她的灵魂一般。

缓慢的,她开口,“是夫人,三夫人吩咐我这么做的,她抓了我的家人,我不得不这么做!”

“哦?那你为什么现在又肯开口指认她?”白丹烟蹲下身子,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

“溅人,竟然敢诬赖我……”明水卉上前,扬手想要打被白丹烟催眠的柳叶,只是她的手还没有落下,却被白丹烟一把抓住。

她拧着眉头,森然的看着明水卉,“三夫人,王爷在这里,你想要杀人灭口吗?”

明水卉被白丹烟眸中的煞气所骇,站在那里,一时之间竟然忘记挣扎,她的手就被白丹烟死死的抓住。

白丹烟一把甩开,明水卉踉跄了一步,这才站稳身体。

她蹙起眉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白丹烟,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腕,被她捏过的地方,赫然一片青紫。

这个白丹烟,究竟是以前装傻充愣扮柔弱,还是现在突然开窍了?

眼前这个白衣潋滟的女子,真的是那个整日以泪洗面的玄王妃吗?

明水卉怔住,只是蹙着眉头,定定的看着白丹烟。

白丹烟转头,脸上是一副凄苦之色,“王爷,臣妾自问嫁给王爷数年,不曾对不起王爷!王爷若是执意休妻,那么臣妾认了,可是小郡主无辜,她是王爷的骨血啊……”

冥熙玄眉头紧皱,他上前盯着柳叶,冷冷的开口,“柳叶,本王问你话,你要如实回答!”

柳叶茫然的点头,冥熙玄接着道,“为何你刚刚不敢指认三夫人,现在却不顾家人死活,道出三夫人主谋?”

白丹烟眸光淬冷,这个冥熙玄,果真是个厉害的角色,只是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柳叶依旧茫然的看着冥熙玄,半响不说一个字,冥熙玄终于耐心用尽,“你可知,谋害本王的骨血,死罪一条!”

“王爷,臣妾冤枉!”三夫人明水卉忽然屈膝跪地,哭着上前大喊着道。

她双手抱住了冥熙玄的腿,满脸都是眼泪的样子,显得楚楚可怜,完全没有平日里的盛气凌人。

“卉儿,你有没有被冤枉,我心里清楚,你先起来!”冥熙玄伸手,拉起了明水卉。

白丹烟心中一冷,遂带着眸中的光线,也更加冷冽。

他对着别人,自称本王,却唯独对着这明水卉自称我,看来,这明水卉果然得宠。

不知道这一局,能不能扳倒正得恩宠的明水卉。

白丹烟站在那里没有说话,脸色带着一丝凄楚。

冥熙玄将眸光转向了白丹烟,好看的剑眉,深深的皱起一个隆起的弧度,“王妃,柳叶此刻,似乎失去了神智!”

“玄王殿下,您是要包庇你的三夫人吗?”她冷冷的笑,继而嘲讽,“小郡主枉死,没有料到,玄王殿下竟然是这种纵容的态度,丹烟受教了!”

“放肆!”冥熙玄怒吼,凤眸迸射出火花的看着白丹烟,周围的下人,都是一片唏嘘,没有想到,平日里柔柔弱弱的王妃,竟然敢跟王爷顶嘴。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