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王妃要弃夫

王妃要弃夫

云朵 著 主角:白丹烟冥熙玄

完结 免费 重生 古风

女特工穿越成废柴王妃,这里便是我的天下。   没有钱?仙人自有妙计;不受宠?正和我心意。   王爷,你松手,我要去闯江湖!...

4万字 更新:2019/05/24

在线阅读

女特工穿越成废柴王妃,这里便是我的天下。   没有钱?仙人自有妙计;不受宠?正和我心意。   王爷,你松手,我要去闯江湖!

免费阅读

回到丹枫园,月梅和青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蒙混过关了,还好那个柳叶关键时刻昏过去了。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小姐,王爷还会不会给你休书?我们还用不用被赶出玄王府?”月梅担忧的问道。

白丹烟摇头,“暂时不会了!”

“为什么?”青竹好奇起来,她觉得今天,虽然看似惊险,可是一切都似在小姐的控制之中。

“因为他对我产生了兴趣,他知道,这件事情,或许是我陷害了明水卉!”白丹烟的手指,杂乱无章的拨弄琴弦,任凭琴弦发出叮咚的声音。

青竹和月梅一起凑上前,兴奋的盯着白丹烟,白丹烟挑眉,“你们做什么?”

“王爷会不会喜欢上了小姐?”月梅率先问出口道。

白丹烟失笑,神色依旧冷淡,“你们的王爷,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喜欢一个人,他这种人,只看利益,不谈个人感情,谁若是对他用了真情,谁才是真正输了!”

月梅和青竹的脸上,顿时出现失望之色。

白丹烟站起身,“都别顾着想你们家王爷了,帮我想想,我找你们家相爷大人,要多少两银子合适!”

“啊?小姐你要银子做什么?”月梅不解,青竹上前一步道,“小姐需要用银子,可以去王府的账单支取!”

“要是我要五百万两呢?”白丹烟转眸,定定的看着青竹。

青竹吓了一跳,五百万两,那可是很大一笔钱,这冥水国能一下拿出五百万两的人,原本就不多。

白丹烟看着两人的神色,微微一笑,站在那里,手指在琴弦上拨弄,“人这一辈子,可以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不能没有钱,你们明白吗?”

青竹半信半疑的点头,“相爷最多能给小姐拿出一万两左右,再多,相府就无能为力了!”

“好,就一万两!”白丹烟点头,转身看着月梅,“我有没有什么嫁妆之类的?”

月梅转身,从角柜中拖出了几口大箱子,“小姐的嫁妆,都在这里,若是变卖,大概有两万两银子左右!”

“你要银子做什么?竟然打算变卖嫁妆?”门外,传来了一道天籁般的男音,接着冥熙玄一身月牙白的锦袍,信步走了进来。

青竹和月梅吓了一跳,赶紧弯腰行礼。

自从小郡主出生之后,王爷都已经多年未踏入这丹枫园,没有想到,今日竟然出现在这里。

白丹烟眉头一蹙,心里顿生不悦,竟然被他给听去了,也不知道听去多少。

看见行礼的青竹和月梅两人,她站在那里,神色冷漠,“王爷要休了臣妾,臣妾自当变卖首饰,另行打算!”

“本王若是休了你,你不打算回到相府?”冥熙玄挑眉,对着青竹和月梅挥手,两人一起站起身,躬身退了出去。

“回到相府遭人白眼吗?”白丹烟冷冷的反问。

冥熙玄讥诮一笑,“那你现在可以放心,暂时,我不会休了你!”

“我应该谢谢你吗?”她挑眉,鄙夷的问道。

“不必!”冥熙玄冷然,他转身环视四周,似乎在打量着整个屋子。

看他没有走的意思,白丹烟淡淡的道,“夜深了,王爷该回去休息了!”

冥熙玄奇怪的看着她,“我今晚打算宿在你这丹枫园!”

白丹烟的脸色顿时一黑,他的侍妾那么多,他宿在丹枫园作甚?

“王爷,臣妾自打悬梁那日开始,夜夜梦呓,有时候梦中喜欢伤人,为了王爷的身体着想,王爷还是慎重考虑!”白丹烟缓慢的道。

冥熙玄坐在凳子上面,“无妨,王妃伤不了我!”

白丹烟气的喘息,早知道他脸皮这样厚,还不如不玩花样,直接要了他的一纸休书离开作罢。

“王妃,还不侍寝?”冥熙玄转身,奇怪的看着她。

白丹烟摇头,“王爷,小郡主头七未过,你不怕她呆在这屋子里,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吗?”

冥熙玄的眉头,深深皱起,小郡主的逝去,是他的一块心病。

虽然他并不喜这个女儿,但是这次的意外,还是让他无比震惊。

皇室中,子嗣连绵,手足相残时有发生。亲情对他来说,是最危险的一种感情,再说,他还年轻,并没有想过,要怎样做好一个父亲。

所以现在,小郡主的离去,让他除了哀伤和痛心,还多了一抹惆怅。

冥熙玄缓慢的站起身,脸上的神情缓和很多,他拧眉看着白丹烟,“水水真的死了吗?我始终不信!”

这一回,他说的是水水,和我,白丹烟从这个男人的口中,听见了一种哀悸。

她站在那里,神色依旧冷漠,“是的,她死了,她被王爷的漠视,和这王府的歧视,杀死了!”

冥熙玄俊美的脸上,浮上一抹难言的苦痛之色,他转身,“你早些休息,水水的事情,或许另有隐情,但是本王绝对会查个水落石出!”

白丹烟看着冥熙玄离开的背影,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看来,这冥熙玄不是善茬,她必须想办法,尽快的带着水水离开这里。

第二日,是白丹烟跟自己的爹约好,城外十里亭相见的日子。

一大早,她就收拾妥当,由青竹帮她梳了男装,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衫,从侧门离开了王府。

十里亭,白丹烟坐在那里,一身洁白的衣衫,翩然若梦,她手中拿着一把折扇,青竹和月梅正在忙着沏茶。

两人在亭边支起了柴火,柴火上架着一壶正在煮沸的开水,配上不远处白丹烟绝色的容貌,这一切,宛如画卷。

她摊开一本书,看着这个国家的地理日志,拿着毛笔,将重要的地方勾画出来。

时值晌午的时候,旁边的小路上,响起一阵马蹄声,接着是青竹的声音,“老爷,小姐久候多时了!”

白丹烟放下手中的毛笔,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男子,白齐年正穿着一身便服,在小斯的陪同下,急速的朝着这边走来。

“小烟,为何约了爹爹在此相见?”白齐年上前,着急的问道。

白丹烟微微一笑,站起身,“女儿有些疑惑,需要爹爹解答!”

“小烟,玄王打算休妻的事情,为父已经听说,只是,望吾儿切勿放弃,只要你是玄王妃一日,那么就没有人敢动我们左相府!”白齐年坐在白丹烟的对面,拧起眉头,慎重的说道。

白丹烟在心里暗自叹息,看来她这个爹,果然是只顾自己的前程,不顾她的死活。

“恐怕这些事情,由不得女儿做主!”白丹烟摇头,伸手给白齐年倒了一杯茶,碧绿的茶叶在清水中晕染开来,如叶落大海。

白齐年皱眉,“吾儿必须坚持,皇上已经时日无多,恐怕朝局大定就是这几日的事情!”

“女儿有一事不明!”白丹烟蹙起眉头,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道,“如果爹爹希望女儿抓住玄王这边,为何让三哥娶了阳将军的妹妹!”

任谁都知道,阳将军是太子的左膀右臂,他这么做,不是变相的投靠了太子?

白齐年无奈一笑,保养得宜的脸上,露出皱纹,想来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美男子。

“吾儿有所不知,你三哥和阳尹霜珠胎暗结,我若是不应下这门婚事,恐怕会一尸两命!”白齐年叹息着说道,可是从他的眉眼间,没有发现对这门亲事的不悦。

白丹烟心中暗惊,那阳尹霜竟然已经怀了三哥的孩子?这事,着实荒唐。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