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寂寞画鸳鸯

寂寞画鸳鸯

一纸寂寞 著 主角:姜棠、靳三爷 来源:若初文学

完结 免费 宠文 虐心 言情

民国初,大雪纷飞。 姜棠被绑着做了冲喜新娘,可在一番洞房花烛后,却被告知她的夫君早已在夜半被她克死。众人逼她以死谢罪时…… 那人出现。烽火乱世中,他予她安稳,许她无忧,抛却世俗要与她长相厮守。她得他疼爱,愿顶骂名为他生儿育女,亦是以为此生无憾。 她是他唯一的年少轻狂。他是她义无反顾的倔强。 可当真相揭开,所有甜蜜化为利刃,残忍地在她身上划下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后来,传闻佳人香消玉损。 他每日独坐荒丘,对一空坟,倒一杯她最爱的梅花酿,却是无处话凄凉……...

0.8万字 更新:2019/05/24

在线阅读

民国初,大雪纷飞。 姜棠被绑着做了冲喜新娘,可在一番洞房花烛后,却被告知她的夫君早已在夜半被她克死。众人逼她以死谢罪时…… 那人出现。烽火乱世中,他予她安稳,许她无忧,抛却世俗要与她长相厮守。她得他疼爱,愿顶骂名为他生儿育女,亦是以为此生无憾。 她是他唯一的年少轻狂。他是她义无反顾的倔强。 可当真相揭开,所有甜蜜化为利刃,残忍地在她身上划下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后来,传闻佳人香消玉损。 他每日独坐荒丘,对一空坟,倒一杯她最爱的梅花酿,却是无处话凄凉……

免费阅读

夜半,深沉墨空点缀着粒粒洁白的珍珠,月色如霜般笼罩了大地。

皎洁月光从窗外渗进房内,姜棠合着双眼躺在床榻中,左脸不时传来的痛意让她在睡梦中也不得安稳。

吱呀——

房门被人缓缓推开,高大身影出现在门口,他周身弥漫着冷意,抬脚一步步走进房间,空气随他出现骤然降温,月光下他的身形在地面拉出一道长长暗影。

最终,他停在榻前,宛若雕像般一动不动地借着月色凝着榻中人。

姜棠睡得不安稳,窗外不断吹来冷风,她咽了下干涩的喉咙,正想起身去关窗,睁开眼便模糊看见床前立着一个人影。

那是个体型高大的男人,西式黑色长衣更显他身型颀长,他背对着着窗外月光,让人看不清脸。

姜棠刹那瞪大双眼,双手抓紧了棉被,颤抖着张口就要喊人。

忽然一只大掌捂住了她的嘴,他早有预料般,又上榻压住了她,一只手便轻而易举地将她两只手桎梏于头顶,使她无法动弹。

“不许叫。”

他在她耳边低声警告,音色低沉又醇厚,是成熟男人才有的嗓音,气息喷洒间流出淡淡的烟草味。

姜棠眼底狠狠一颤,这个味道她深深记得,是洞房夜的那个男人。

“你、你是谁……”

视线昏暗,男人看不清神色,唇边勾起的微凉弧度却异常清晰,他压低了姜棠,俯视着她。

姜棠心中惴惴不安,浑身抑制不住地打颤,双眼蒙了层浅薄水雾,在月色下反射出晶莹光芒。

男人阴沉地眯了下眸,伸出大掌遮住了她那双清澈又明亮的眼睛。

细碎轻柔的吻落在姜棠左脸,他在她耳边轻吐气息,再开口,低沉语声中多了抹怜惜:“疼吗?”

姜棠不敢说话,只有哆嗦。

她和他姿势危险,他如猛兽扑食般将她压于身下,随时会露出獠牙将她拆骨入腹。

她的目光透过他的指缝瞄着,努力想看清他的脸,却徒劳无获。

忽然,他收回了捂着她双眼的手掌,却是从一边捞过枕巾,蒙住她的双眼,照旧在她脑后打了个结。

姜棠刹那绷紧了身子,不敢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微凉感忽然在左脸漫开,药香萦绕在姜棠鼻间,他指尖轻柔地抚过她脸颊,将药膏一点点涂匀。

带有薄茧的指腹擦过姜棠的脸,姜棠僵硬地一动不敢动,就像一只被虐待了的狗,当施暴者再次将她绑住却只是抚摸起了她的脑袋,她受宠若惊而又心怀惶恐,只能以瑟瑟发抖来回应。

好半天,姜棠狠狠地咬了下僵直的舌头,才挤出一句话:“我不管你是谁,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她现在是靳家的寡妇,如果被靳家人发现,等着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身上那人在她脱口一瞬,身形僵了下,随即回应她的,是他饱含了讽刺的不屑一嗤。

“你的意思是,让我放过你?”

闻言,姜棠忍不住瞠目结舌。

“我本就和你无冤无仇,我甚至不认识你,是你平白无故跑来喜房占了不属于你的东西,我不曾招惹得罪你,谈何你来放过我?”她恼怒,语声也染了急色。

气氛安静,那人忽然沉默了。

姜棠急了一通,这会儿也升起一股后怕,忐忑地小声说:“你知道我被大太太打了脸,说明你也是靳府中人,你来给我送药膏,说明你还有人性,我和你们家大少爷成婚那晚的事我希望你能忘掉,它于你于我而言都不是好事,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扰可好?”

冷风幽幽地吹进房,吹起姜棠额前细碎的发丝,吹得她眼眶微红。

“互不相扰?”

寂静的房间中,他阴鸷的声音缓慢地响起,透着彻骨寒凉。

他猛地掐住了姜棠的脖子,戏谑地在她耳边嗤了声,“大少奶奶,我一个卑贱下人,三十多了还没娶到老婆,好不容易睡到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女人,你还不会往外说,你觉得我会轻易放过你这张长久肉票?”

随着他的话,姜棠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牙齿隐忍地咬破了唇。

“那你到底想怎样……”

那人再次沉默。

两秒后,回应姜棠的是他掀了棉被,解了她的里衣,在她又冷又恐惧之下,毫无人性地再次占了她。

人性?

末尾时,他俯在她耳边,勾起唇瓣冷冷地嗤了声,“知道我为什么来给你擦药吗?”

姜棠死咬着唇,不吭声。

他淡呵,冷意自姜棠耳蜗缓慢又清晰地蔓延至心脏,她冷得打颤,他却一字一顿饶有兴味的说:“就算你只是玩物,若脸坏了,我上着也会不舒服啊……”

所以,哪有什么可笑的人性。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