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我只喜欢你

我只喜欢你

乔一 著 主角:赵乔一言默 来源:

完结 免费 宠文 言情

我只喜欢你该电视剧已经火热上线了,该小说是作者乔一写的,讲述了主人公赵乔一言默两个人甜蜜的爱情故事,本站带来了我只喜欢你小说乔一原著,赵乔一言默小说作者乔一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在线阅读。...

45万字 更新:2019/04/22

在线阅读

我只喜欢你该电视剧已经火热上线了,该小说是作者乔一写的,讲述了主人公赵乔一言默两个人甜蜜的爱情故事,本站带来了我只喜欢你小说乔一原著,赵乔一言默小说作者乔一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去年F君去日本出差,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姐妹们平时怎么发短信调戏男朋友?》各种答案直接笑喷。

正巧那天我换了新手机号,顺手给他发了条匿名短信:“老板,需要特殊服务吗?”

他没理。

我又发一条过去:“寂寞小野猫,热情似火,送货上门,包君满意。”

过了好久,他打电话过来,第一句就是:“你在家很闲吗?”

我特震惊:“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说:“只有你才会这么无聊。”想了想又说,“我后天回来。”

“这么快,不是要下周吗?”

“临时有变。”

没过多久他同事来家里吃饭,聊到这次日本之行,同事说:“F连庆功宴都没参加,正事干完一秒钟没耽误地往机场赶,说家里没人,要回来照顾猫。”

他四处看看,好奇地问:“你们家猫呢?”

我的脸蹭一下红了,F夹了块红烧鱼放我碗里面不改色地说:“它胆子小,怕生。”

我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

002

F君在外人面前那是十分严肃冷傲,人送外号Ice Man。而我恰恰相反,资深神经病,特别爱演,他经常骂我不当演员可惜了。

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我突然停下来对他说:“姐夫,我们这样做对得起我姐吗?”

起初他还会和服务员一起露出被雷劈的表情,久了就习惯了,昨天还特淡定地回了我一句:“你姐在九泉之下会祝福我们的。”

有一回我心血来潮,对他说:“我要演痴心男二号。”

然后很快进入角色,对他咆哮:“我才是最爱乔一的人!我是不会把她让给你的!”

他在书架旁一边漫不经心地翻书,一边无所谓地回:“你拿去好了。”

我愣了,剧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啊。

我说:“我今晚就带她走,永远离开你!”

他啪一声把书合上,冷冷地说:“你试试,她要是敢跟别人跑,我打断她的腿。”

靠!谁让你乱改剧本的!

003

家里楼上装修,每天吵个不停,我干脆去酒店开了个房安心写稿。

晚上F君来给我送饭,我两眼发光地问他:“我俩这样子像不像在偷情?”

他狠狠瞪我一眼。

谁知这厮一进屋就麻利脱衣服,我问他做什么?

他一脸正经:“动作快点,我老婆五点下班。”

004

出差回来,在机场接到闺蜜电话,失恋了哭得稀里哗啦。我拖着箱子陪她去喝酒。

说有始有终的爱情是人间异数,是天上掉馅饼,根本不能奢望它跟发盒饭一样,到饭点就人手一份。

回到家我特别伤感,抱着F君说:“我这人运气一向不好,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遇见你,所以我特别特别珍惜,长这么大唯一坚持下来的事情就是爱你。”

他说:“恩,你这么想我很感动,”顿了顿又说:“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凌晨三点才回家。”

然后狠狠瞪我一眼,起身去厨房帮我泡蜂蜜水解酒。

005

我话很多的,经常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有天我突然问他:“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啰嗦?”

那时他在开车,眼睛看着前面的路,面无表情地回:“是挺啰嗦的。”

我有一点不高兴,原来他一直觉得我烦。

他忽然笑了,说:“反正得听你啰嗦一辈子,习惯就好。”

006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他读书时和现在一样,嘴上不饶人,但心肠很好,一直很照顾我。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当时都不太成熟,为一点小事就绝交了。

他去英国读书,好多年我们都没再联系。同学会上提到他,有人说无意中拨错号码,打他以前的手机号他居然通了,才知道这些年F一直留着原来的号码。

“在国外不是很不方便吗?”

大家都很费解,最后统一得出结论,大神的行为模式不是我等凡人能会意的。

没过多久他生日,我鼓足勇气给他发了条短信,抱着手机看了一晚,他没回。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发来回复,很疏离很客套的两个字:

“谢谢。”

后来他回国,我带着一身孤勇来北京找他,我们和好,决定在一起。有一天我在书柜里找到他以前用的那部诺基亚N97,打开,通话记录和短信都删得干干净净,只有短信草稿箱还有东西,我点进去,里面存了几十条草稿。

今天在Asda碰到一个女生很像你。

Paul出了新专辑,听歌的时候感觉你就坐在我旁边。

长沙降温了,你记得加衣服。

我原谅你了,给我打个电话好不好。

……

最后一条是:我好想你。

时间是他生日。

007

去年在一个挺偏僻的山区做活动,人群中我被推搡着摔了一跤,腿正好磕在石头上,疼得眼冒金星。同事来扶我问没事吧,我爬起来拍拍手说没事,贴了两张创可贴继续工作。

回去才发现半截裤子都是血,一瘸一拐地去医务室,医生说得缝两针,但是医务所没麻药。因为第二天还有任务,耽误不得,我心一横,缝吧,我忍着。

硬是忍着一声没吭。

同事在旁边看着,一米八几的东北大男人居然眼眶红了,他说哥真心佩服你。

我还挺不好意思的,说:“这算什么呀,我小时候做手术,比这疼一百倍都忍过来了。”

回北京F君来接我们,我一上车倒头就睡,中途醒来听同事在跟他聊天,说我早生个几十年肯定是刘胡兰。

“她在家也这么要强?”

F说:“不,在家很爱撒娇,经常看电影哭得眼泪鼻涕要我哄,跟个小孩儿一样。”

同事很困惑:“为什么?”

“因为只有在我面前,她可以不用坚强。”

我默默听着,突然鼻子一酸。

我以前在书里看过一句话,印象很深,说在人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我想这就是了解吧。

008

公司要做一个关于怀念青春的策划。

我给朋友们群发了一条信息:“你学生时代喜欢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收到各种答案:

“成了别人孩子的爹。”

“结婚了,生了孩子,昨天晚上梦见他,还是那样对我不屑一顾,好像不管我多努力,都追不上他的脚步,梦里很难过,因为他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不爱我。”

“学生时代只爱黄冈模拟题。”

慢慢看下来,发现不小心也给F君发了,我倒也没报希望,他基本不回这种群发短信,等了好一会儿,他果然没回。

那阵子我们工作都很忙,我回家已经晚上十一点,他比我还晚。晚上睡得迷迷糊糊感觉他蹑手蹑脚地上床,帮我掖了掖被子。

第二天醒来他已经走了,我到公司才发现手机里有一条未读信息,打开,看到他的答案:

“成为我妻子,在我身边睡着了。”

凌晨两点四十五分。

009

跟F君刚谈恋爱那会儿,我对这段感情没有把握,他又是很固执的人,每次吵架都是我主动认错和好。

有一回我们吵架,他晾了我一星期,我厚着脸皮赔笑脸,可他就是不理我,那天正好车里在放张悬的《宝贝》,里面有一句歌词:“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眉眼,让你喜欢这世界。”

我说:“你看这歌词写的不就是你吗,跟个小孩儿似的好像世界都是你的。”

我自说自话了半天,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哽咽,心里委屈得要死,心想不理就不理吧大不了分手。

一路无话。车在我公司楼前停下,我正准备开门,身后的他突然拉住我,低头闷闷地说:“可是……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我眼泪刷一下就流下来。

010

我外婆年纪大了,脑子有些迷糊,全家只有F君能跟她沟通,我们都觉得特别神奇。有一年过年回老家,我帮妈妈做饭,F在院子里陪外婆聊天,我听到他在教外婆说英语。

“I love you,就是我爱你的意思。”

“你慢点说,矮什么?”

F很耐心地说:“矮——那——屋——有——”

外婆信心满满地点头:“记住了!”

晚上吃饭我故意问外婆:“听说你会说英语了?”

外婆很高兴:“小F教我的。”

F歪着头问她:“我爱你怎么说?”

“矮……矮……矮……”她想了好久,终于想起来了:“矮隔壁有!”

一桌人都被逗笑了。

夜里我出来倒水,看到外婆屋里的灯还亮着,以为她又忘了关灯,走到她门前,看到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捧着外公的遗像小声说:“老头子,爱隔壁有。”

……

那晚睡觉F抱着我说:“外婆很孤独,我们要多回来陪陪她。”

我突然很想哭。

不熟悉F君的人都觉得他很冷漠,寡言少语像块石头。

只有我知道不是。

他很温柔,是我见过最温柔的男人。

011

领证的前一晚我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他答:“不记得了。”

“可是,为什么是我呢?”

“为什么不是你呢?”

“我很小气,又爱吃醋。”

“我也是。”

“我怕自己不值得你喜欢。”

“我也是。”

“我没怎么谈过恋爱,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他温柔地握住我的手,“但我知道,一想到能和你共度余生,我就对余生充满期待。”

16岁时我们共用一个课桌,胳膊与胳膊相距不过十厘米,我的余光里全是他。

26岁时我从清晨醒来,侧头看到阳光落在他脸上,想与他就这样慢慢变老。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读书的时候F同学是我们学校的传奇,长了张TVB里反恐精英的正气脸,成绩好到逆天,还会吹萨克斯,被很多怀春少女醒着睡着惦记。

他很拽,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死样子,冷冷的。那时他在我眼里只是个爱装逼的静音冰箱,我的梦中情人是陈浩南,渴望成为大哥的女人,跟着大哥从铜锣湾一路砍到尖沙咀,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我们高中是市里最好的一所中学,唯成绩论,学校有个规定,座位必须按成绩排,我们班主任又相当注重仪式感(肯定是巨蟹座)。所以期中和期末考试后,我们都要在走廊上排队,班主任拿着排名表从上到下喊,被喊到的才能进去选座位。

这种体验太不好了,我觉得这是人类迄今为止最不人道的一项的发明。

F同学永远是第一个进去的,但他不坐第一排,因为他不喜欢,他喜欢第四排靠窗的座位,视野开阔,方便走(zhuang)神(bi)。

当时我们班有个不爱洗头的男文青喜欢我,热情洋溢地给我写情诗,《用我的热血洒满你的坟头》什么的。那次考试我就排在他后面,这意味着我们得同桌,一想到自己的坟头会洒满他的热血我就一阵鸡皮疙瘩。

当时全班只有F同学旁边有空位——他一直一个人坐——在我们那所变态的重点中学里成绩好就享有一切特权。

那简直是我人生中最勇猛果敢的一刻,我抓起书包逃到F同学旁边不由分说地坐下来。

他回头看我一眼,我还记得他当时塞着耳机在听歌。我尴尬万分地冲他笑。他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我,不说话,直到CD机里的碟片播完。

“周杰伦吗?”我跟他搭讪。

那时周杰伦正当红,满大街都在放他的歌。

F同学啪一下打开CD机,换碟,重新带上耳机,冷冷地说:“The Beatles。”

我们就这样成了同桌。

若干年后,回忆起这一段,我说:“你就不能对自己的新同桌友善一点吗?”

“对不起,”他十分抱歉地说,“毕竟当时谁都不知道坐下来的是我老婆。”

002

F同学说话特别惜字如金,能用单音节词的绝不用双音节,能用词语的绝不用句子,能用一句表达清楚的绝对不用两句,反正跟他聊天简直要被活活气死。

他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萨克斯,就是因为性格孤僻,我婆婆一度怀疑他有自闭症。正好认识一个挺出名的萨克斯老师,就让F去跟着学,主要希望他能多交点朋友。

没去多久老师就告状,说他不合群。

婆婆决定和他谈谈。

“儿子,有多少人和你一起学?”

“4、5个。”

“人怎么样?”

“还行。”

“有玩得好的吗?”

“没有。”

“你要主动和人家讲话,多和同学交流。还可以邀请他们来家里做客。”

“不行。”

闷葫芦严肃地摇头。

我婆婆崩溃了,“为什么啊?”

闷葫芦理直气壮地答:“吹萨克斯,嘴没空。”

后来婆婆跟我说起这一段,我窝在沙发上笑得不行,我说妈应该让他去学芭蕾,那个嘴有空。

某人端着水杯路过,朝我俩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003

我初中时做了场挺大的手术,因为开刀导致神经损伤,有好几年我整个背部都没有知觉。我很少提这件事,几乎没人知道。

有天自习,大家都挺无聊,我后面的女生一时兴起在他同桌背上玩猜字。

她玩了几轮突然叫我坐正,兴致勃勃地在我背上写起来。我顿时就傻了,因为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摇头说不知道,她又写了一个,我还有摇头。

她不相信,说你装的吧这么简单怎么可能猜不出来?

那一刻真是万分尴尬,不解释说不过去,解释起来又很麻烦,我一下子手足无措。

这时,很少参与我们话题的F同学突然说了一句:“我来吧。”

那时候我和他不太熟,虽然是同桌,但我们很少说话。他是万年冰山啊,当时他一说话所有人都震惊了,天才君这是要与民同乐吗?

他也不管我有没有同意,抬手就在我背上写了个字。

我自然不知道,但是因为F的参与大家都很兴奋,齐刷刷地盯着我,我再说不知道显得好丢脸,我于是随口说了一个字,是他的姓。

谁知他竟然说对了。

我特震惊!这都能猜对?!

然后他又写了个字。我随口猜了我的姓。

他好像笑了一下,声音低低地说:“恩,对。”

后坐的女生纳闷了,说:“我怎么看着不像啊。”

倒也没人继续追究,大家继续聊天,我就这样蒙混过关。

我至今不知道F当时写的是什么。

后来才知道其实他知道我做过手术,学校之前组织体检,发体检报告的那天我请假没去,就放在桌上,他扫了一眼,默默记住了。

004

如果F是“看一眼就记住先生”,我就是“看几眼都记不住”小姐。

我数学很差,他数学很好。考试时他做题速度超快,基本半个小时搞定,然后就托着腮看窗外发呆,我就趁机偷偷摸摸抄他几道题。

我一边抄一边安慰自己,圣经上说,施比受更有福,我不是作弊,我是在帮F同学积攒幸福的资本。

通常流程是这样的:

(我偷偷瞟一眼)ACBCD,BCAAD,好,记住了。

(埋头写)BCAAD,BC……后面是啥来着?忘了!

(再偷偷瞟一眼)哦哦,BCAAD……

(埋头写)等等,最后一个是B还是D?没看清楚。

再偷看一眼,发现某人居然把卷子折起来了!

抬头,他正一声不吭,满脸鄙视地瞪我。

我干笑两声缩回去,努力回想究竟是B还是D,死活都想不起来。

然后就听到他冷冷地说:“是D。”

……

他吐槽:“抄都不会,蠢死算了。”

我忍辱负重地假装没听见。

005

F同学是数学课代表,还没有同桌的时候我俩基本没有任何交集,但有一件事我印象深刻。

有一次发数学卷子,老师把卷子分成两摞,一摞是及格的,交给F发,另外一摞是不及格的,老师自己发。我自然是在不及格的那一摞。

发到我的时候,老师很嫌弃地说:“这么简单的选择题只对四道,我就是教一头猪它也学会了。”

F抱着卷子正好走到我旁边,瞥了一眼,十分有正义感地替我反驳:“她对了五道。”

老师有点下不来台,全班发出很暧昧的一声“wow~~”

从此我多了个外号,叫“五道”。

后来我来北京工作,公司正好就在五道口,简直是神一般的诅咒。

说起这件事,F同学一点印象都没有,根本不知道我这个外号是拜他所赐。

不过F同学的数学课代表当了几个月就被撤职了,原因是这货脸盲,还记不住名字,卷子永远发错人。

006

我很喜欢周杰伦,有一年他来我们市开歌友会,主办方下午五点发票,中午十二点歌迷就开始排队,老远就能看见黑压压一群人抱着KT版横幅站那儿,跟非法集会似的。

我琢磨着逃课去抢票,让F帮忙,他不同意。

不管他同不同意,反正我跑了,给班主任发了条短信,说我生理痛请假回家。

谁知那天我哥突发善心,主动跑去帮我请假,说我腿摔伤去医院了。(我这个逗比哥哥专业坑妹二十年。)

F同学嘴上说不管,事到临头又忍不住帮忙,颠儿颠儿地跑去跟班主任说我发烧回家了。班主任顿时就怒了,拍着桌子说:“她自己给我发短信说生理痛要回家!她哥跟我说她摔伤腿去了医院!现在你又跑来说她发烧,她到底干吗去了?!”

据目击者称,F当时愣了一秒,真的只有一秒,然后面不改色地说:“她生理期高烧不退上体育课时从单杠上摔下来,她妈妈把她接走去医院了。”

全过程行云流水脸都没红一下,简直令人叹为观止。事后我听说了这一段,拍着他的肩说小伙子可惜你生在了中国,你要是生在金三角,绝对是枪口抵在脑门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犯罪团伙头目。

查看全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