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心灰意冷放弃你

心灰意冷放弃你

蒲公英 著 主角:刑诺一 宋庭渊

完结 付费 短篇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心灰意冷放弃你免费无弹窗,心灰意冷放弃你刑诺一宋庭渊蒲公英,心灰意冷放弃你是一本短篇虐文霸道总裁的言情小说,作者是网络新晋写手蒲公英,女主是刑诺一,男主是宋庭渊,接下来匹克小说网就为大家带来心灰意冷放弃你的部分精彩章节试读,希望喜欢心灰意冷放弃你这本小说的你,别忘记支持作者蒲公英,当然也可以支持一下匹克小说网!...

6.2万字|97次点击 更新:2018/10/17

心灰意冷放弃你免费无弹窗,心灰意冷放弃你刑诺一宋庭渊蒲公英,心灰意冷放弃你是一本短篇虐文霸道总裁的言情小说,作者是网络新晋写手蒲公英,女主是刑诺一,男主是宋庭渊,接下来匹克小说网就为大家带来心灰意冷放弃你的部分精彩章节试读,希望喜欢心灰意冷放弃你这本小说的你,别忘记支持作者蒲公英,当然也可以支持一下匹克小说网!

免费阅读

刑诺一难耐地躺在床上,只觉得身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但是身上熟悉的气息让她瞬间睁开了双眼,原本想要翻身去看身后的男人,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头发无法动弹。

“趴起来,把腰挺起来!”男人的声音低沉,深邃的目光在头顶昏黄的灯光照相下,异常的炫目。

“不要……”她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刚刚苏醒时的沙哑,整个人在一天忙碌后尽是疲惫,现在更是无力到不行。

但是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腰肢被男人的手掌紧紧禁锢着,只恐下一秒男人便会将自己掰断。

想要开口求饶却被男人一团领带,塞进了嘴巴里,堵住了她的所有的求饶与尖叫。

男人面无表情地俯视身下小女人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双手解着自己腰间的皮带。

下一秒,宋庭渊扯下她的睡裤,粗暴的占有,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身体的干涩与疼痛,让她双手无力,直接狼狈地前倾在床上,嘴巴里也溢出“呜呜”的求饶声。

“怎么?还不适应自己做妓的身份,把腰抬高些。”

宋庭渊禁锢住她的纤腰,动作凶狠,似乎她只是一个发泄的工具。兴起之时,更是将她的上衣撕裂。

刑诺一只觉得火辣辣地疼,双手抓住床单想要逃离男人的禁锢。

这时,宋庭渊突然将她嘴里的领带直接扯了出来,任由她求饶哭喊。

“你不是喜欢喊吗,那你就给我用力喊,不要一会儿我问你问题,你又在这里给我装哑巴!”

刑诺一却在男人说完话后身体猛地一僵,死咬住了下唇。

宋庭渊察觉到小女人的异样,直接大手扯住了她在自己身侧的脚踝将她抬高,用力压在在床上,更深地占着身下的刑诺一。脸色阴寒力道却是更加凶猛。

刑诺一沉默忍受着身上男人的折磨,口中已经充斥着血腥味。却也没敢再出声。

她虽然已经认识身后的男人十几年,却从来不知道他的任何想法。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爸爸到底去了哪里?欣雨又被带到了哪里?”他的大手直接抓着她的脖颈,逼迫她回应自己。

这是宋庭渊这三年来每次见她都会问的问题。

每一次男人的手段,都是充斥着让人无法忍受的残暴。

“我不知道!”

“刑诺一!你给我在这里装蒜!”

“我真的不知道……”她的双手紧紧握住身下的浅色床单,咬紧着牙关。

这样的答案,她已经回答了多少遍,她自己也怕是记不住了。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身后的男人,重重一巴掌扇了过来。

小女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不自觉地收紧,身后的男人微微蹙起眉头,一声粗喘过后,身后的宋庭渊便直接将身前的小女人推开。

刑诺一腿间瞬间被沾满温热的液体,她却只感觉到讽刺的感觉。

刑诺一被男人推搡着,额头直接磕在了床上,瞬间鼓起了一个包,嘴角因为刚刚咬破而带着血丝,整个人狼狈到不行。

宋庭渊直接站在地上,下身围着浴巾,从容的站在她的身边,伸手扯住了她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刑诺一,你最好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我有的是方式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刑诺一浑身颤抖,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宋庭渊深邃的眼神仍旧是初见时那般明亮,却已经没有当初的温柔,她闭上了眼睛,不愿看他的脸颊。

这个举动无疑是让男人十分气愤,直接将她扯到了地上。大脚一抬便直接踢在了小女人的后背。

“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不珍惜,那么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男人的脚还踩在她的后背,“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告诉我!”

刑诺一却没有说话,直接蜷缩起身体,缩在了一边的角落。

宋庭渊眸色一暗看着面前可怜楚楚,十分狼狈的刑诺一,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从小养在自己家中的小女人,会和白眼狼一样永远养不熟。

十年前,还在宋家做司机的邢猎天带着十来岁的刑诺一来到宋家,小姑娘白白嫩嫩。他清晰地记得,小姑娘却没有一丝胆怯甚至还朝着甜甜的一笑,整个人好像一个可爱的陶瓷娃娃。

曾经的他无数次想过,这个总是用笑来面对一切的小姑娘长大会变成什么样子。

然而当他三年前从国外回国时的再次相见,却变成了在法院的宣判会上。

邢猎天为了钱而伙同绑匪,绑架了自己刚刚十几岁的妹妹。而她却为了维护自己的父亲,不肯交代完整的口供,导致证据不足无法定邢猎天的罪行。

邢猎天更是不知道去了哪里,而刑诺一却因为对此事一无所知而被当庭释放。

宋庭渊对这个的结局是无法接受的,他无法相信和邢猎天相依为命的小女人会什么都不知道。

痛恨着刑诺一背叛的他一把掐住刑诺一白皙修长的脖颈,手劲发狠到仿佛下一秒一用力就会掰断。

“欣雨是我的妹妹,可是她也是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为什么你们父女俩都这么忍心对她下手,你到底有没有心?”

刑诺一看着面前的男人,却没有开口,有些事情一旦被要求保守秘密,那么她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说的。

……

一个月之后,当刑诺一站在卫生间内,看着手中的验孕棒,双眼空洞无神,脑海中亦是一片空白。

上面鲜红色的两道杠,却是异常醒目。

她又怀孕了,就在她忍受着对这种药物过敏,无数次吃了吐,又重复吃药过后,她又再次怀上了那个男人的孩子。

她纤细的手指,将它举在眼前,眼睛紧紧盯着那鲜红色的两道杠,眼底却是一片绝望。

两人再次相遇的三年间里,她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已经怀过几次孕了。

然而每次,她都会自己默默去打掉,她知道那个男人根本不稀罕自己给他生的孩子。

然而这时男人的短信,却在此时发了过来,“晚上过来。”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出了门。

上一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